第238章 皇上下旨撤軍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35
A+ A- 關燈 聽書

這些日子接觸下來,夜天珏特別欣賞秦暮雪這樣的姑娘。

因為她溫淡冷漠,又偏偏武功高強。

這樣的女子留在身邊,日後必然能助他成為一國之君。

秦暮雪眼底有戾氣一閃而過,才慢慢道:「我不願意!」

她以前可是堂堂將軍,怎麼能夠做這男人的後宮小妾?開玩笑!

她承認她確實挺喜歡這男人,可也並不能成為自己要墮.落於此的理由。

「那……」

夜天珏沒意料到她會拒絕得這麼徹底,怔了一下,神色都帶著幾分無奈,「可你若是不願意,那……」

「我可以做你的女侍衛。」

女侍衛?

夜天珏怔了半晌。

「如此一來,太子妃也不必對我太大敵意。」

此話倒也確實如此。

夜天珏垂眸,靜下心來細細思索一番這話,倒也覺得沒錯。

……

門被用力敲響。

門口青玄的聲音傳來:「太子妃,您有事?」

「讓開,我要見你們靖王!」

此刻已經是亥時,天色很暗,而雲輕歌和夜非墨二人是小心在他人掩護下來到天焱軍營里與假扮夜非墨的人交換。

天焱軍營安札在西臨城邊郊,這次派的人不多,所以並不佔據太多位置。

雲輕歌聽見門外雲挽月的聲音,輕輕撇了撇嘴說:「我去打發她。」

免得她在外面嚷嚷。

夜非墨輕嗯了一聲,目光落在雲輕歌那張沒有易容的臉上。

雲輕歌聳聳肩,說:「不用擔心。」

畢竟她這模樣雲挽月再了解不過,根本不會往心裡去。

夜非墨垂眸再也沒有多問。

門打開。

雲挽月正要罵人,倏然目光一滯,不可思議地看向了雲輕歌。

眼前這張傾城絕色的臉,不是別人,正是雲輕歌!、

只是瞧著一會兒,她的眼底立時就冒起了熊熊的嫉妒火焰,「雲輕歌,你竟然在這?」

「對呀,你能在這兒,我就不能在這兒嘛?」

她面色有了幾分古怪,一雙淬毒的眼睛正瞪著雲輕歌這張完美無瑕的臉,心底不快。

這女人在這,而且還沒有易容!

若是讓珏哥哥知道看見指不定會……

「你有什麼事?」雲輕歌出聲打斷她的思緒。

沉默了幾許的雲挽月才說:「我有事與靖王說。」

「哦,王爺,三姐姐說有事與您說。」

「嗯,在門口說。」屋內傳來男人冷聲的吩咐。

雲挽月一口氣堵在喉嚨,還是耐著性子說:「這次剿滅叛軍之事,我家珏哥哥因為你們受了傷,所以接下來要剿滅叛軍之事全權應由靖王處置。這次事情中,蕭將軍更是為此喪生。」

提到蕭明之死,雲挽月眼底滿滿都是沉痛。

雲輕歌倒也有些驚愕,原來蕭明死了?

這事兒一直沒有聽夜非墨提起過,她也一直忘記去打聽,之前也被溫情的事情鬧的。

「嗯,本王自會處理,不用勞煩太子妃多心。」

「更何況,此事本就是交由本王處置,可太子卻執意要邀功,太子受傷又與本王何相關?」

聽著這番話,雲挽月只覺得氣人。

這男人有什麼本事在這兒狂拽?不過就是個毀容殘疾的男人,連從輪椅上站起來的能力都沒有,還敢用這副口氣與她說話!

雲挽月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沉沉地說道:「很好,希望靖王儘早澆滅了叛軍給皇上一個交代。」

說罷,她拂袖就大步走人。

看著雲挽月氣惱的背影,雲輕歌暗暗覺得好笑,搖搖頭,折身回到屋中,瞧見男人正手指微曲敲在輪椅扶手上,她走了過去。

「這邊事情儘早解決了吧,我回去好給你配藥,儘早解毒。」

夜非墨沉吟一會兒,點頭。

……

之後三日,夜非墨也一直沒有動靜。

直到第四日。

皇上那邊下了聖旨,先是追悼了一番因為剿滅叛軍而亡的士兵和將軍,隨即下令撤兵。

夜天珏得到消息,氣怒地要起身去尋夜非墨理論,結果太激動直接摔下了床榻。

「珏哥哥!」

就在秦慕雪要伸手把夜天珏扶起時,雲挽月已經一個箭步衝過來把夜天珏扶起。

「扶我去找夜非墨!」夜天珏氣得臉都黑了。

皇上下旨,讓他們撤兵,決定對叛軍招安,畢竟魏王年紀尚幼,當初被皇家逐出這事兒也是皇帝有錯在先,所以皇帝捫心自問覺得錯在他身上。

招安……

夜傾風那少年就是個混不吝,怎麼能夠招安?

之前被逐出邊境也是因為他活該,現在又把這小魔王招安回帝都,簡直要帝都大亂!

雲挽月卻拉著他勸說:「珏哥哥,這事兒我覺得也沒錯,你若是再執意打下去,對我們都沒有好處。」

夜天珏眼神覆上了一片陰霾。

他受的傷全白費了嗎?

「珏哥哥,之前我們天焱攻打西玄已經敗過一次了,再敗,我們天焱的臉面往哪兒擱?再說,那次兩國對戰已經元氣大傷,招安的話,日後人就在眼皮底下,明裡殺不了,暗裡殺豈不是容易?」

經過雲挽月的提醒,夜天珏也漸漸冷靜下來。

是,若是再這麼僵持下去,對他也非常不利,招安這法子或許更好!

……

第二日,他們一行人便返程回了宮。

而招安之事,自然是由靖王的人去安排。

不過這事兒,也只是有人傳話到了夜天珏這兒,至於後續情況如何,夜天珏根本不知道。

數日後。

雲輕歌與夜非墨返回了靖王府。

結果一進府邸里發現如妃正在府中等著。

「如妃娘娘?」雲輕歌看見她,還有些怔愣。

畢竟這位夜非墨的養母,已經許久許久不曾見面了。

顧思如看見他們夫妻兩,一顆心也才算是放下,拎著裙擺奔了出來,「你們可算是回來了,輕歌你也是,怎麼能夠悄悄去找了非墨,可把我擔心死了。」

看見一臉難過的顧思如,雲輕歌反倒是覺得自己是不是去找大反派做錯了?

「你這女人,教訓我媳婦做什麼?」夜非墨坐在輪椅上一臉不耐。

「你個小兔崽子,怎麼跟你母妃說話的?」

夜非墨擰眉:「有事?」

若是再跟顧思如吵下去,指不定會吵到明天天明。

雲輕歌在一旁看的才是瞠目結舌,好像這「母子兩」一見面就吵架,也不知道他們是咋想的,難道是越吵感情越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