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要他親手殺了蘇雲沁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3:02
A+ A- 關燈 聽書

聖初月也顯然被這種意識給操縱著,再無回頭路。

「時辰還早,我回去看我的孩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說罷,轉身便走。

目送著蘇雲沁的背影,聖初月默默垂下眼瞼。

……

聖女國一夜之間忽然換了女帝,讓整個聖女國的百姓議論紛紛。

不但是因為這次的女帝候選沒有舉辦,更因為聖初雪死得讓人心駭。

是夜。

為了慶祝新登基的女帝,整個聖女國張燈結綵,好不熱鬧。

月淳坐在貴妃榻上,忽然問道:「我兒到哪裡了?」

她知道聖女國有一處冰池極其適合壓制蠱王,她特地將地址告訴了思琴,讓他們帶著她兒子去冰池。

此刻應該是到了吧?

下屬上前來抱拳彙報道:「回稟太後娘娘,剛剛屬下得到消息,陛下已經到達天池了。不過……這蠱后……」

提到蠱后這兩字,月淳的眼底滿是陰狠毒辣。

「當然是把那女人一同抓過去!讓千墨在蠱王發作時,親手撕碎了蘇雲沁的身體,挖了蘇雲沁的心。」

如此一來,才能大快人心。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蠱王發作的日子,也正是蠱后發作的日子。

……

夜色涼薄。

蘇小陌和蘇小野趴在床邊,看著床榻上額際突然冒冷汗的蘇雲沁,兩個娃娃又急切又不知所措。

「哥哥,娘親生病了!」蘇小野拽著蘇雲沁的手,發現娘親的手冰涼地駭人。

蘇小陌狠狠點頭,「我知道!」

他也看得見,可是現在爹爹不在,只有靜容姐姐在。

這兒也沒有一個大夫。

怎麼辦?怎麼辦?

靜容匆匆忙忙打了一盆熱水進來,將手中的濕布巾擰乾,飛撲到床榻邊,輕輕抹著蘇雲沁額際上的冷汗。

「小姐這可怎麼辦?小姐?」

其實耳邊的說話聲,蘇雲沁都聽得見,但她連開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身子彷彿被千斤的石頭壓制住,手腳動彈不得。

今日是蠱王發作的日子,難道蠱后也是今日發作?

她闔著眸子,但眼皮下的眼珠在動。

「靜容姐姐,你……你能不能找人來幫忙。」蘇小野拉過靜容的手,她柔軟的小手雖然也有些溫涼,可怎麼也不必蘇雲沁的手冷。

靜容愣了一下,結結巴巴地問道:「找……找誰幫忙?」

蘇小野也停頓了一下,慌忙轉頭看向自己的哥哥,彷彿是在用眼神詢問,這個時候該找誰幫忙?

蘇小陌性子不如妹妹那般內斂,因為急切,他在原地狠狠蹦跳了兩下。

「不行!我出去找人!」蘇小陌彷彿下定了某個決心似的。

靜容心下一驚,上前連忙拉住了蘇小陌,「我的小少爺,您別鬧了,快乖乖坐著,我會想辦法,你們都不許動。」

怎麼想辦法?

三人現在是千頭萬緒,只能幹著急,連一丁點想到的解決辦法都沒有。

突然,門口傳來了腳步聲。

聽見聲響,屋中的三人同時回頭去看。

只見一名身穿緋紅艷麗衣袍的男人正緩步走入,他將雙手負在身後,臉上還漾著幾分不羈的笑。

「你是哪位?」靜容站起身來,神色冷凝。

單雲走近,發現靜容這丫頭的樣貌不錯,立時伸出了一隻手捏了捏靜容的下巴。

「想不到蘇雲沁身邊的丫鬟都長得這麼好。」

「你!登徒子!」靜容皺眉,猛地拍開了他的手,連連往後退。

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男人。

「你是那個壞蛋蜀黍!」蘇小陌仔細看了看,終於認出了眼前的單雲。

「你這小不點,怎麼說話呢?本王今日來可是救你娘親。」言罷,他另外一隻一直背在身後的手忽然取出。

大家都瞧見了他手中捏著一株奇怪的草。

嗅到這氣味,原本在床榻上躺著不能動彈的蘇雲沁像是被什麼給勾住了似的,猛地坐起身來!

「啪嗒」一聲,因為她坐起身的動作太過激動,那原本放置在她額際上的濕布巾也摔在了地上。

「小姐?」

「娘親!」蘇小陌大喜。

可睜開眸子的蘇雲沁,雙目紅的充血,毫無焦距,血色的眸中全是渴望。

那是蠱王的味道,瀰漫著整個屋子裡。

她現在迫切想要這個味道!

想到這個,她跌跌撞撞從床榻上爬起來,衝到了單雲的面前,速度快如閃電。

這般速度,驚到了兩個娃娃和靜容。

當然,也包括單雲。

單雲因為她突然靠近,被驚嚇了一下,連忙往後退開數步。

要不是因為這個女人現在突然靠近,他還真的差點以為剛剛躺在床榻上的女人要死了。

蘇雲沁雙眸緊緊盯著單雲手中的草,劈手要奪過,哪知單雲卻動作極快躲過了。

「給我。」她目眥欲裂。

她身體難受之程度幾乎折磨著讓她恨不能爆炸。

她現在全身血液在沸騰,狂躁感開始瘋狂地竄出,讓她很想殺戮!

單雲將葯舉起,不讓她拿到,聲色很平靜:「給你倒是可以,你跟我回漠北怎麼樣?」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緊緊盯著蘇雲沁。

兩個孩子緊張地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

他們害怕,他們娘親真的因為一個忍不住,直接答應了。

那怎麼行?

娘親答應了,爹爹可怎麼辦?

「呵!」蘇雲沁腦子再不清醒,也知道絕對不能答應。

她磨了磨牙,忽然朝著單雲的胸口猛地出了一掌。

殺戮感襲上來,讓她渾身血液沸騰至極。

「靜容!帶大寶小寶趕緊走!」她轉頭吼了一聲。

她真怕自己沒忍住,到時候意識不清之時,連自己的孩子都傷害了。

靜容驚呆了,她也明白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不能允許她驚呆。她連連點頭,連忙一手拉過一個孩子就走。

「快走快走!」

「不行!我要陪娘親!」蘇小野猛地要拽回自己的手。

靜容哪裡肯放,又把蘇小野的手給抓回去,費力將孩子拉了出去。

單雲中了蘇雲沁一掌,腳步往後退開了兩步,皺了皺眉。

「你這女人,還真是不知好歹!」

蘇雲沁眯了眯自己紅色的眸子,腦子裡兩個聲音拉扯著,她唯一只知道現在要做的就是殺了眼前的單雲。

否則,她拿不到單雲手中的草。

單雲看著她,心中徒然升起一股危機感,無奈之下,猛地將手中的草丟給了她。

「看你現在這般餓死鬼的模樣,東西給你便是了。」

丟下東西,他轉身大步走。

君明輝只是讓他把草藥給蘇雲沁,卻沒有告訴他,蘇雲沁蠱毒發作的時候竟然如此可怕。

那雙眼睛,滿是殺氣。

一個女人帶著兇悍的殺意張牙舞爪的樣子,讓他頓時也沒有了調戲和佔有的心情,實在倒胃口。

草扔在地上。

蘇雲沁拾起地上的草,腦子不清醒地將草全塞入嘴裡。

這股熟悉的氣味,讓她身上沸騰的血液彷彿越發興奮了,但興奮到極點也很好地壓制住了。

雖然,草很苦,澀澀的。

她現在吞進去,什麼味覺都察覺不到。

正狼吞虎咽,嘴裡塞滿,忽然後腦勺被人給重重擊了一掌,她雙眼一黑,暈厥了過去。

她現在意識薄弱,敏銳度大不如平時清醒之時,一點防備都沒有。

將她擊暈的黑衣人將她扛在肩上,轉身從窗口躍入了夜色中。

不過一會兒,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因為太擔心,又跑回到了門邊聽。

可聽了半天,屋中都沒有動靜。

靜容見兩個孩子不見了,連忙追了過來,發現兩個孩子正貼著門,不知道在聽什麼。

「你們在聽什麼?」

「屋中好像沒有聲音了。」蘇小陌偷偷摸摸地將門給推開了一條縫隙。

靜容哀嘆。

她知道兩個孩子擔心,可她也擔心。

剛剛剎那,蘇雲沁對著她嘶吼著讓她將孩子帶走時,她清晰地看見了蘇雲沁的眸子里隱忍著殺意。

她是真的擔心蘇雲沁會動手殺孩子。

蘇小陌原本只是推開一條縫,可很快,他臉色大變,猛地推開了門。

「娘親不見了!」

蘇小野和靜容也同時看進了屋中,昏暗的燭火下,確實已經不見蘇雲沁的身影。

靜容大步走入,四處翻找。

奇怪了,小姐人呢?跑到哪裡去了?

……

聖女國依靠漠北國極近,但氣候儼然不同。

有一片常年寒涼,形成了得天獨厚的冰池。

蘇雲沁被人重重丟在地上,寒氣徹底逼了過來,凍醒了她。

她悠悠坐起身來,茫然的目光看向四周。

這兒,密林圍繞,密林之中包圍著冰池,形成了奇特景緻。

月華灑下,樹影斑駁。

清輝是冰冷的,而她身上只有單薄的衣裳,感受到了絲絲寒意襲來,她連忙扶著一旁的樹榦站起身。

剛剛將她扔下的黑衣人卻不知蹤跡,而她眼底的血色也退散了。

看來單雲給的那株草確實能壓制蠱后。

君明輝……

想到這個人,她的心情便有些複雜。

收斂了心神,她赤著腳往裡走。

腳踩在落葉上發出了沙沙的聲響。

密林深處,月華的銀輝灑在了冰池之上。

冰池周圍皆被冰霜覆蓋,唯有池中的水清澈清涼,卻常年不會被冰塊覆蓋。

正是如此奇特的景緻,造就了眼前極致的美景。

而池中……她看見了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