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主動離開陛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3:09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走近,不由得微微眯細了一雙眸子,因為緊張,她的雙手皆隱在了袖中。

月光寸寸染在男人寬闊結實的胸膛上。

他背對著她,不知是否已經聽見了她到來的動靜。

她距離冰池還差不到十步的距離。

這個時候應該轉身馬上走,對他對她都是好的。

腦子裡劃過這個念頭,她垂下了眼瞼,小心翼翼地轉身準備走人。

池中的男人似是聽見了動靜,原本闔著的眸子驀地睜開。

嗜血的眸子里涌動著一絲暗芒。

他忽然轉過頭來看向身後。

但身後只有層層疊疊的密林遮掩,以及風虎嘯而過的沙沙聲。

他蹙了蹙眉。

因為冰池裡的溫度可以極好地壓制身體里血液的沸騰,他現在腦子很清明。

……

蘇雲沁剛走入密林之中,眼前黑影驀地一掠,阻擋住了她的去路。

閃爍著月光的銀輝,長劍散出幽芒,落在蘇雲沁的脖子上。

眼前的黑影,正是剛剛將她擄來的人。

她眯眼。

「你有事?」她冷然出聲問道。

她倒是絲毫不懼,因為這個黑影對她並無殺意,但是臉隱在黑色的面巾下,她隱約猜測到這人是誰派來的。

黑影沉沉地說道:「你只能入冰池,不能回去。」

「憑什麼?」她也不傻,意識到這是想要她的命。

太后的人?

這個太后,還沒有正面交鋒過,那女人就已經屢次想要她的命了。

黑影皺眉,一字一句說:「奉命行事,還望姑娘配合。」

配合?配合個頭啊!

蘇雲沁在心底暗罵了一聲,手隱入袖中,似是準備挑銀針。

「你若是不去,我不介意將你丟過去。畢竟冰池中的陛下很需要你。」

蘇雲沁無語地抽了抽嘴角。

黑影的長劍又往她的脖子處貼近了幾分,在她白皙的肌膚上畫出了一道不深的劍痕。

「過去。」黑影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又沉沉地說了一句。

蘇雲沁無語,只好轉身。

她過去確實沒什麼,她要是給風千墨當做食物用,她也不會懼怕。

她只是害怕,害怕看見風千墨隱忍的樣子,每次對著她那痛苦忍受劇痛和難受的模樣,讓她心底一陣陣難受。

剛轉身,忽然從前方的冰池之中傳來了動靜。

咔地一聲脆響,從前方赫然飛出了一把尖利的碎冰,直插入身後黑衣人的咽喉。

那銳利的碎冰飛來地太快,黑衣人連驚慌都來不及,就被冰尖刺入喉際,倒地而亡。

蘇雲沁瞳孔驟然縮了幾分,她下意識地往外退,但來不及了。

自前方冰池而來的強大吸力徹底席捲了她的腰際,她整個人被吸著飛入了冰池中。

「噗通」一聲,水花四濺。

她坐起身來,狠狠咳出了一口冰涼的水。

冷意透過濕透的衣衫侵入肌膚之中,讓她下意識地顫了顫身子。

她赫然抬頭,便對上了他的血眸。

「你怎麼在這裡?」他看見她,眉擰緊。

風千墨察覺到她臉上一閃而逝的痛苦,猛地鬆開了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是被你母後派人扔過來的。」

這種時候,她可不想說什麼為了顧及他和他母后的感情,不說實情。

反正她現在又不是那太后的兒媳婦。

風千墨心底低咒了一聲。

「孤派人送你出去。」他的聲音嘶啞了幾分。

蘇雲沁察覺到他眼底的血色越來越濃重,連忙挪動身子往旁退,與他拉開距離。

她也不想看見他這樣。

……

密林外,月淳深凝著池子中的情景。

「陛下真能忍。」身後的一名侍衛輕輕感嘆道,「太後娘娘……看陛下是決計不會對那姑娘動殺念的。」

讓陛下親手去掏這姑娘的心,恐怕不太可能。

可惜的啊,好好的姑娘家,好不容易讓陛下看上的女子,這要是沒有蠱后在身上該多好。

這侍衛的感嘆,讓月淳倏然轉頭陰狠地瞪他。

「你剛剛說什麼?」

「請太後娘娘恕罪,是卑職多嘴。」侍衛臉色一變,連忙跪下。

月淳冷嗤了一聲,「千墨不會動手?」

那便只有她這做娘的親自動手了!

若是蘇雲沁身上沒有蠱后,她尚且可以饒過蘇雲沁一命,不過現在……沒有機會了。

……

「風千墨,你不要忍了。」

男人的臉埋在她頸項中沒動。

「真的,我會想辦法的,今天你別忍了。」

他忽然自她身上起來,直視著她。

月華傾灑在男人俊美無鑄的臉上,精緻如畫卷中走出的人一般。

她便如此直視著他,卻不知不覺連呼吸也放的小心翼翼。

「只有今天必須忍。」他啞著嗓子說。

但,只有今天,絕對要忍住。

他怕他會控制不住想要把她的血吸幹了,會控制不住想要撕碎了她的身體,怕真的要把她的心給挖出來找蠱后。

光是想想,他就覺得可怕至極。

他不能如此。

蘇雲沁發現他脖子上和手臂上皆是青筋,顯然是忍得辛苦難受。

「我不在意這些。」

「邪風,思琴,送她離開。」

他忽然命令了一句。

一直埋沒在四周黑暗處的下屬立刻聽令出現,要將蘇雲沁給帶走。

蘇雲沁抿唇,又看了一眼風千墨。

這時候思琴走近,警告了一聲:「你趕緊走,否則陛下因為你只會更加痛苦。」

蘇雲沁自喉際輕輕嗯了一聲,從池子中爬起來,往外走。

走了兩步,她回頭看了一眼。

風千墨卻背過身去,不再看她。

再不走,他會控制不住身體里沸騰的血液。

蘇雲沁一咬牙,轉身走。

思琴與邪風跟在她的身後。

走了一會兒,思琴才緩緩道:「蘇姑娘,你也看見了,若是你們二人不相見還好,若是相見……」

「你想說什麼?」蘇雲沁轉回眸子,看向思琴。

此刻夜風寒冽,她身上衣衫也早已濕透,可身上的冷意終究敵不過心底的冷意。

思琴咬了咬下唇:「希望蘇姑娘主動離開陛下,永遠不要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