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撮合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1:15
A+ A- 關燈 聽書

第239章撮合

門外看熱鬧的群眾又興奮了,以往不得而知高門大院的辛秘之事,今日他們又聽了一些,原來端王府里的側妃和前王妃還有這麼一段過往,回家可要好好和家裡的念叨念叨。

夏侯銜失魂落魄的端著一碗血站在門外,不知在想些什麼。

端王府中,慕雪柔的血終於被止住,她現在還沒有恢復神智,面上毫無血色,府醫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至於她能不能醒,便全看她的造化了。

一連幾日,端王閉門不出,連早朝都不曾上,所有人都不知他怎麼了,就連宮裡的皇後娘娘也是如此。

派出去的人根本見不到夏侯銜,侍者來報端王將自己鎖在屋裡,每日不吃不喝不準任何人靠近,所以宮裡派去的人,根本連夏侯銜的面都沒見到。

皇后心急不已,銜兒怎麼能這個時候掉鏈子?

眼看皖月公主來了將近十日,銜兒連面都不露一下,白瞎了自己給他創造那麼好的規矩。

皖月倒是對皇後印象不壞,畢竟是一國的國母,還比南楚強盛許多,能如此和善的對待她,她還是很滿意的。

自打上次大鬧容府反被打后,皖月一直不敢出現在人前,那事太過丟人,她再怎樣也是名女子,臉面還是要的。

還有那些嬪妃的目光,皖月覺得她們都在嘲笑她,而她是一國公主,也不屑和她們打交道。

父皇已經將和親之事說出口,她勢必要在天祁尋一夫君,而她又對夏侯襄死不了心。

想著夏侯襄那裡走不通,容離又不是善茬,所以皖月便想從皇后處入手。

若是皇上賜婚,夏侯襄總推脫不得吧?

皇后與皇上是結髮夫妻,皇后的話皇上總還要聽幾分。

皖月心下想著,不如將皇后哄好了,倒時和皇上提提這事兒,說不準就成了!

越想,皖月越覺得可行,她這才跟皇后親近起來。

而皇后的打的主意,皖月根本不知道,若是知道,怕是會躲皇后躲的遠遠的,哪裡還會往跟前湊?

皇后和皖月相處甚歡,兩人走在一處似是母女般親密,可羨慕壞了其他有兒子的嬪妃。

她們費了半天力氣,這位南楚公主都是愛答不理的,對皇后倒是親近的很,難道說南楚公主將目標換成了端王嗎?

可端王這幾日一直不見蹤影,怎麼看都不像要和公主結親的意思。

眾人暗暗猜測,一時間也理不出個頭緒。

終於,消失多日的端王露面了。

后妃們自是不知曉他的狀況,可前朝每一個見到夏侯銜的人,皆是一愣。

這位,怎麼了?

夏侯銜整個人都瘦了一圈,兩頰微微有些凹陷,黑睛似墨般,既黑又透著無邊的壓抑,他整個人都彷彿籠罩在黑暗中,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走上大殿,夏侯銜目不斜視的站在自己的位置,周身暗黑的氣息無人敢靠近。

夏侯襄倒是多看了他一眼,幾日前夏侯銜去給離兒送血的事,他聽離兒說了。

現在見到夏侯銜如此倒也不奇怪,像他這般接連受到打擊的人,若還像往常一般若無其事,那才是真的嚇人。

夏侯銜感覺到夏侯襄的目光,側頭看了過去。

兩個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接觸,誰都不曾退縮。

「皇上駕到!」一聲太監的唱和打斷了所有人的思緒,也打斷了夏侯銜與夏侯襄的對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眾人挑袍跪地,獨余夏侯襄一人。

早朝照常進行,皇上在看得來上朝的夏侯銜時一愣,再看到他此時的狀態不由得皺了皺眉,若無其事般轉開眼,繼續聽臣子們的稟奏,心中有些無奈,他這個兒子又怎麼了?

自打休了容離以後,他就不正常。

就他這幅樣子,自己怎麼放心將江山交給他!

夏侯贊心中的天平偏離了夏侯銜幾分,其他幾個兒子也不說多差,他還是多考慮考慮再說。

畢竟是關乎一國的大事,他可不能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將天祁的江山葬送在自己兒子手中,那他往後還有何顏面去見列祖列宗?

皇后再得知夏侯銜上朝後終於鬆了口氣,連忙派人去等著,待他一下朝便將人請過來,她要讓銜兒和公主見個面。

沒多久,夏侯銜便跟著傳話的小太監出現在正陽宮外,皇后在殿里坐不住,便出來等著。

看見夏侯銜的樣子,她著實嚇了一跳,連忙迎上去,「銜兒,你這是怎麼了?」

夏侯銜抬眼看了她一眼,沒吭聲。

皇后心知外面不是說話的地方,連忙拉著夏侯銜進了大殿,並揮退眾人。

殿中就剩母子倆,皇后擔心的看著他,「銜兒,你幾日未露面,知不知道母後會擔心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這幾日怎麼瘦了這麼多?」

夏侯銜閉了閉眼,他輕聲說道,「兒臣無礙,母后不必擔心。」

「胡說,你這樣子,怎麼還說沒事?」皇后一點兒都不信,他這樣要沒事,天下就沒有有事的人了。

「兒臣真的沒事,母后喚兒臣前來,所為何事?」夏侯銜穩了穩心神,他這幾日想了很多卻又像什麼都沒想,總之他現在腦子很亂心很亂,不想說話不想動,只想回府安安靜靜的自己待在一個地方,不被人打擾。

皇后嘆了口氣,早知銜兒是這副樣子,她就不讓皖月公主來了。

可都派出去了人,往回叫是萬萬不能的了,是以只能留住銜兒,「母后這新做了些糕點,都是你愛吃的,你在府里不吃不喝身體怎麼受得了,先吃些東西,今日就在母后這裡用飯,聽話。」

夏侯銜知道拒絕,只能讓母后說出更多的理由留下他,遂點了點頭,「好。」

皇后沒想到他答應的這麼快,當下喜上眉梢,「來人。」

著人端上了茶點,母后在一旁和夏侯銜說著話,沒過多久,皖月公主便到了。

在小太監唱和皖月公主到時,夏侯銜抬眼看了皇后,他以為上次已經她說的很清楚了,可看母后的樣子似乎還沒有死心。

夏侯銜沒做聲,只聽自個兒母后和皖月公主在一旁寒暄,他一聲不響坐在一旁靜靜待著,反正他是不會娶皖月的,任憑母后如何撮合也沒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