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然然做媽媽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4:46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冷聲一笑:「所以,你是為了報復?」

安展堂挑眉:「我的報復,正好解決了你的燃眉之急,這也算是……一箭雙鵰。」

喬御琛握拳:「你就沒有一次,為安然著想過嗎,她也是你的親生女兒。」

安展堂冷眼:「你這話我倒是不明白了。」

「你知不知道,你說出的真相,對安然來說是怎樣的打擊?」

安展堂沉默了片刻,凝眉,「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你這樣的人,真的不配擁有安然這麼好的女兒,你不配做她的父親,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安然的餘生里了。」

他說完,冷眼掃了他一記,轉身離開。

對於他來說,安展堂這個人,已經沒有了什麼可以利用的價值。

他對安然太狠,也不配做一個父親。

所以,這個人,他可以丟掉了。

他重新回到車上,讓司機出發。

安然看他:「怎麼這麼快。」

喬御琛笑了笑:「電梯口人太多,我想了想,還是算了吧。」

「其實,你是去見那個兩個人了吧。」

喬御琛挑眉,拉著她的手:「資本家太太真的是越來越聰明了。」

「近墨者黑。」

「我更希望聽到,近朱者赤。」

安然撇了撇嘴:「哪裡有朱?」

喬御琛伸手寵溺的戳了她眉心一下:「你呀。」

安然淡淡的笑了笑:「你為什麼去見他們?是有什麼話,不能當著我的面兒說的嗎?」

「剛剛有句話,我沒來得及告訴他們,我想讓他們,從此以後就消失在你的餘生,不要再出現了,只可惜,我回去的時候,那個隋嫻書已經不見了,只有安展堂自己在。」

安然沉默。

喬御琛揉捏著她近來有些肉呼呼的手:「怎麼忽然間不說話了。」

「那你告訴安展堂了嗎?」

「當然,」他拉起她的手,貼在自己的唇邊親吻了一下。

安然呼口氣,似乎在調整情緒似的。

喬御琛看她,有些擔心:「怎麼了嗎?」

安然搖了搖頭:「沒事。」

回到家,安然回了房間,一手支在後腰上,一手輕輕的抱著肚子。

她坐在床上,看向喬御琛:「你去忙吧,我休息一會兒。」

「好,我就在隔壁你的小書房,有事兒找我。」

安然點頭。

喬御琛出去后,安然慢悠悠的側身躺下。

哥他竟然不是她的親哥哥。

他們兄妹感情明明那麼好,可為什麼卻竟然不是兄妹呢。

她雖然不想相信安展堂的話,可想到最近哥對自己的態度,真的是……無法不信。

哥哥他怎麼可能會喜歡她呢。

還有,蘇溪阿姨難道真是的是為了安氏集團的財產,才會跟安展堂走到一起的嗎。

不然她為什麼會跟別人生下哥哥呢?

哥哥又為什麼在得到公司后,還要轉移財產。

她真的想不通,蘇溪阿姨明明那麼和善,那麼好。

她糾結的閉目,搖了搖頭。

明明說過要相信的,可是為什麼,心卻不由自主的總想胡思亂想呢。

她真的覺得亂了,所有的一切,好像都亂了一般。

安然躺了半個多小時,心裡只覺得疲憊不堪。

過往的畫面一直在眼前呈現,他無法分得清,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好像有些事情,瞬間被顛倒了一般。

越想越煩躁,越煩躁就越不安。

小腹上傳來隱隱的痛意,她調整呼吸,翻身,讓自己的心情平靜。

可是不行,痛意還在。

她慢慢的撐起手臂坐起身,對著門口喊道:「喬御琛。」

叫了三聲,喬御琛才聽到了她的聲音,回到房間。

見她姿勢怪異的半坐在床上,臉上的表情糾結不已。

他連忙跑上前,蹲下:「怎麼了?」

「我肚子一陣一陣的痛,像是醫生說過的陣痛,我不會是要生了吧。」

喬御琛連忙回身,對著門口喊道:「來人,備車,準備去醫院。」

樓下的人,有給司機打電話備車的,有上樓收拾東西的,還有人上來幫忙攙扶安然下樓。

才剛從醫院回來不到一個小時,緊接著又回到醫院。

喬御琛心裡有些憤然。

本來今天檢查的時候,醫生已經說過了,胎兒一切正常。

可現在,孩子竟然說來就要來了。

一定是因為今天的事情,讓安然的心理壓力太大,情緒起伏嚴重,所以影響了孩子。

喬御琛讓安然半靠在她身上,緊緊的摟著她。

「痛的厲害嗎?」

安然搖了搖頭:「現在還能忍,就是有點害怕。」

喬御琛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很快就到醫院了,別怕。」

安然握著他的手:「喬御琛。」

「你說。」

「萬一,生產的過程中出現什麼問題,出現狗血的保大還是保小的問題,你一定要記住,無條件的保我們的孩子。」

喬御琛親吻了她太陽穴一下:「一定不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所以我才說,萬一,你先答應我。」

喬御琛握拳:「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所以我不需要答應你。」

「如果這個孩子因為我的問題,出了任何的問題,我可能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原諒我自己。」

喬御琛心疼不已:「我說了不會,你相信我,再說,安安不是也答應過你嗎,他不會折磨你,會乖乖出生的。」

安然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與她手心摩擦一旋,瞬間與她十指相握,緊緊的抓住了對方。

來到醫院,她立刻住進了VVIP病房,接受檢查。

看到她的情況,醫生對喬御琛道:「喬總,夫人已經開了兩個指縫了,可以準備生了。」

「可是她現在才懷孕三十八周多,不需要先保胎嗎?」

「三十八周,已經不會有什麼問題了,喬總請放心。」

喬御琛看向安然,很是擔心。

安然呼口氣:「生吧,這是安安自己選擇的日子。」

喬御琛對醫生點頭:「趕緊去準備吧。」

醫生離開后,VVIP病房的主任特地趕來問候,她親自囑咐了安然,一會兒宮縮時要注意的事項,並在病房裡陪伴了半個多小時候才離開。

喬御琛看著安然難受,自己也是坐立不安。

他一會兒問安然,要不要吃東西,一會兒又問她,要不要喝水。

宮縮是一陣一陣的。

不疼的時候,安然看著喬御琛的樣子,不禁笑道:「你怎麼比我還緊張。」

「既心疼你,又因為自己馬上要當爸爸了,很緊張。」

安然呼口氣:「別擔心,目前為止我還好,我也想體會一下,我媽到底是如何把我生出來的。」

喬御琛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如果痛的厲害,就喊出來。」

「醫生不是說了嗎,喊叫會讓體力消耗的更快。」

四個小時的時間,醫生來檢查了四次。

到第四次的時候,醫生都有些驚訝了:「夫人,您不痛嗎?這都開了七指了。」

安然調整好呼吸:「我比較能忍疼。」

醫生不禁感嘆:「夫人您真的是厲害,病房裡真的是一年也碰不到幾個您這樣的產婦,我這就送您去產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起身:「我也一起去。」

醫生驚了一下,現在鮮少有男人願意在妻子生產的時候去陪產了。

因為那個畫面,是在挑戰男人的極限。

「喬總,夫人生產的過程,那個畫面看起來,可能會有些……」

「我不管那些,我只是要陪著她。」

安然看他:「你別進去了吧,應該會有些嚇人。」

「我已經不能替你分擔你的痛了,如果還不能陪伴你,我會悔死的,別攔我了。」

這話,連一旁的醫生都感動了一下。

她在樓下普通的產房時,很少會有男人願意陪產,鮮有的幾個,只要自己的媽說一句,女人生孩子,你進去幹什麼,血腥的很,那大部分男人都會打消這個陪產的念頭。

進了產房,宮口開八指的時候,安然也有些疼的受不了了。

她緊緊的咬著牙關,雖然不叫,可也五官緊緊地皺在一起。

喬御琛急了,對醫生道:「怎樣才能讓她不要這麼疼。」

醫生為難,這……哪兒有辦法。

安然幾乎是用哭腔道:「別……為難醫生,我沒事。」

喬御琛把自己的手臂放在她唇畔:「疼的厲害,就咬我吧。」

「啊……」安然側頭,痛呼出聲。

至此,安然忍耐的底線徹底被打破。

她才知道,媽媽是用怎樣的痛,換得了她的生命。

「喬御琛……」

「我在我在,然然你說。」

「以後……以後好好待我,好好待安安,不然……不然我……」

「你放心,然然,從此,你想要實現的事情,我全都可以為你去做,哪怕你要我的命,我也給。以後,你和安安就是我的命。」

「唔……啊……痛……」

安安『食言』了,他整整折磨了產床上的媽媽一個半小時,才慢悠悠的鑽了出來。

看到安安的那一瞬,喬御琛想拍他屁股一巴掌。

為了這小子,他媽半條命差點兒都搭進去了。

看到安安的一瞬,安然癟嘴,眼淚忍不住的掉。

她咬牙,視線模糊。

媽,你看到了嗎,你的寶貝女兒,然然,然然做媽媽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