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真不讓人省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42
A+ A- 關燈 聽書

顧思如站直了身子,抱著手臂,不知因何故沉沉地嘆息了一聲,應該是有煩心事。

雲輕歌敏銳地察覺到,輕微挑了挑眉。

夜非墨因著面具遮擋了面容,誰也不知他面具后的神情到底是怎樣的。

「是父皇怎麼了?」他淡淡問。

這個問題剛出,也令顧思如面容當即僵了幾分。

看顧思如的模樣,雲輕歌確定,是夜非墨猜對了。

難道是皇后已經動手了?

畢竟如今夜天珏又在剿滅叛軍時受了重傷,顯然在皇帝心中已經失去了可信度,對皇後來說實在不利。

顧思如輕嘆了一聲說:「我知道你對他心有不滿,可畢竟他是你父皇,他現在重病,需要一名大夫給他看。宮中的御醫都已經是皇后的人了,所以……皇上托我出來找你。」

「找本王?」夜非墨冷笑,明顯覺得嘲弄。

「非墨……」

「他如何冷落你的,你忘了?今日竟是要為他求情。」夜非墨提到這事,眼底明顯有一股強烈的戾氣。

自男人周身四溢開的冷氣席捲了整個屋子,饒是站在門口的青玄和青陽都能夠明確感覺到。

雲輕歌垂眸,聽出了他們的對話情況。

皇帝重病?

似乎書中劇情沒到這兒呀!

「傻瓜,你快跟我說說劇情。」她在心底喚著系統。

「叮」地一聲響,耳邊終於傳來了系統的聲音:「主人,根據劇情需要,皇帝這個節骨眼是死不了的。不過,我覺得主人應該要去給皇上看病。」

「我?」

「對!這樣的話還可以拉攏一下皇上呀,指不定就不需要大反派造反再來奪位了,指不定就能順理成章地把皇位傳給大反派了呀!」

雲輕歌淡淡地搖頭,覺得好笑:「可沒有這麼簡單,你以為皇後會同意?如今皇后和太后已經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她們聯手擋在朝堂上,又豈能有這麼簡單。」

「不過皇上站在我們這一邊多少也是好的。」她低聲喃喃。

顧思如和夜非墨都沒有察覺到雲輕歌的神態變化,顧思如又說:「你當真不肯……」

「我可以給皇上看病。」一道女音響起,輕輕打斷了顧思如的話。

此話一出,二人同時轉頭看向了雲輕歌。

尤其是夜非墨,面具后的眉立時一擰。

顧思如愣了一下。

「你?」

「是,我。」雲輕歌頷首,「我用其他身份入宮給皇上看病,若是母妃信得過我的話。」

這一聲母妃叫的,令如妃心花怒放。

她真是越來越喜歡雲輕歌這丫頭了,真是越來越深得她心意。

她掃了一眼夜非墨,彷彿在用眼神跟夜非墨說——看看你媳婦,比你懂事多了。

夜非墨:「……」

「若是如此的話,你今日好好休息,明日我會好好安排。」

「不用,明日我帶輕歌入宮。」夜非墨淡淡啟唇,緋薄的唇角勾起一絲微弧,「既然是你親自來求的,自然要給你一分薄面。」

「你這小子,說的都是什麼話。」顧思如白了他一眼,站起身來,「既然如此,我先走了。」

她其實本意過來想讓夜非墨將吳大夫請過來,可這會兒……

雖然外面都傳吳大夫已死,只有她知道,是夜非墨的人絕對不會死。

可到如今,她發現了一個問題……

雲輕歌竟然會醫術?

難道……

腦子裡有了一個驚世駭俗的答案。

不過顧思如並不問,她一直都看好雲輕歌和她「兒子」在一塊兒,若是這吳大夫真是雲輕歌的話,那必定是夜非墨的福星,她也要保密。

「青玄,送送如妃。」

門口的青玄輕應了一聲,立刻領著顧思如離開。

雲輕歌看著顧思如離開,才轉回視線,問:「阿墨,你不會不高興了吧?」

輪椅上的男人聽見她如此問,竟有些好笑地問道:「我為何不高興?」

她走到他身邊蹲下。

女子眉眼溫柔,在淡淡微弱的光線暈染下,竟是憑空添了一分嫵媚。

他眉眼一動,伸手輕輕撫在了她的側臉上,輕輕說道:「這關鍵時刻,我也並不希望父皇死。」

若是皇帝一死,登基的必然是夜天珏,畢竟他還穩坐太子之位,順理成章就會繼承皇位。

這件事上,對他不利。

雲輕歌點點頭,「那我會好好治皇上的。」

雖然沒有看見皇帝,不過想必病非常重了,按照小說原本劇情——必然是皇后和太子商議之後故意給皇帝下的慢性毒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慢慢將皇帝毒死,之後對外宣稱是皇帝病逝的,如此一來,他們也可以成功拿到想要的權勢和地位。

大手沉沉落在了她的頭頂,男人清冽的嗓音裡帶著一分無奈:「輕歌,你總是不讓人省心。」

「胡說什麼,我為何不省心?」

「……就是不省心。」

雲輕歌鼓起腮幫子,瞪他,又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便不說話了。

……

是夜。

雲輕歌沐浴準備躺下,忽然耳邊傳來「嗡嗡」的刺耳聲。

她皺眉。

以意識入了空間。

「傻瓜,你怎麼回事?」

然而,沒有系統回應她。

雲輕歌頓覺情況不對,連忙又喚了幾聲系統,可系統都不見了。

什麼情況?

她去看空間里的屏幕,屏幕上方只標註著她目前的任務值,但沒有系統在。

奇怪了,系統出問題了?這種關鍵時刻,這系統可真是一點都不可靠。

正想著要離開,突然……屏幕上閃現了一行字。

「宿主10號,執行任務者22號正在等你,請你立刻與他見面。」

這位「執行任務者」,雲輕歌立刻下意識認定是夜無寐。

除了夜無寐,應當不會有別人。

「我不去呢?」她問。

「我們會酌情重新給你換一個系統。」

靠!

那該死的夜無寐跟這破系統是什麼關係,竟然如此罩著夜無寐,凡事都要逼著她去做。

該死!

雲輕歌再次睜開眼,意識已經從空間里抽離出來,出門。

「管家,王爺可在書房?」

因為雲輕歌發現書房是黑著燈的,不知道是不是人真的不在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