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你不是第一次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3:05
A+ A- 關燈 聽書

沒有人知道,她要用怎樣的力氣去壓抑自己因為恐懼而想要嘶吼的心。

她一直在忍,可終究,眼底的淚,還是不受控制,落了下來。

黑暗中,她輾轉翻身將眼淚拭去。

她不會再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脆弱。

眼前這個男人更加不配。

將她變成他的女人那一刻,她的憤怒幾乎讓她爆炸。

因為腦海里,有些畫面總是揮之不去。

兩人在一起,他總覺得,這種感覺莫名的熟悉,就像是四年前那一夜……

與四年前不同,他今晚沒有喝那種酒,所以很清醒。

他有些煩躁,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對她有如此的反應。

想到這些,他的動作粗魯了幾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結束。

見他要開燈,她快速扯過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房間里忽然被燈光映照的刺眼。

她緊蹙眉心,裹著被子站起身,什麼都沒說的走進了洗手間。

她離開后,喬御琛看向雖然皺著卻很乾凈的床單,眼神中帶著一抹質疑。

安然在洗手間里狠狠的沖洗著。

她出來的時候,他還在。

她笑:「喬總,還在啊。」

「你不是處?」

安然頓了一下,隨即揚眉望向他:「我可從未說過我是處。」

「你跟過誰?你那個不告而別的男朋友?」

安然沒有回應他的問題,只是道:「如果你喜歡玩兒這種遊戲,應該提前跟我說的,我可以花錢去補,現在……也不晚。」

她笑,笑的嫵媚。

他最討厭看到她這副不陰不陽的樣子。

可她偏偏每次都用這種模樣面對他:「滾出去。」

安然挑眉,聳肩,轉身就出去了。

進了隔壁的房間,她將門關上,背倚靠在門上,身子微微下滑,蹲坐在門邊,將自己圈抱了起來。

她聽到隔壁喬御琛摔門離去,笑了。

回到房間,她拿起一顆糖塞進了口中。

反正也睡不著,索性就開始看書了。

第二天上午,帝豪集團總裁辦公室。

喬御仁站在喬御琛面前,眼神中帶著一絲恐懼。

「大哥。」

「誰准許你回來的。」

「我……想回來找一個故友。」

喬御琛將筆扔到了桌上,臉上滿是玄寒。

「我早就說過,死,你也得給我死在國外,怎麼,我的話你當成耳旁風了?」

「我只要找回我的故友,就立刻就離開這裡。」

「故友……女人?」

喬御仁沒有做聲。

喬御琛冷笑,看來自己猜對了:「雅音知道你是回來找女人的?」

「大哥,我不喜歡雅音,我要取消跟雅音的婚約。」

「我定下的婚約,你說取消就取消?想取消,可以,讓你母親站出來,接受她應有的懲罰,我就放過你一馬。」

他點燃一支煙,表情愜意的望向她:「四年前我就給過你選擇的機會,既然你要幫你母親承擔後果,現在就沒有資格反悔。」

喬御仁緊緊的握拳:「我已經有深愛的人了,我愛了她七年,我們已經錯過了四年,我不想再失去她了,大哥,求你看在,我們是一家人的份兒上,放過我們母子這一次吧。」

他冷笑:「你覺得,我會答應你嗎?」

他將煙灰彈進煙灰缸,挑眉:「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處理完這裡的事情趕緊滾,想要找小三兒是你的事情,但你跟雷家的婚約,休想取消。」

喬御仁站起身,看了他片刻后,踉蹌著轉身離開。

安然跟葉知秋一起坐在咖啡廳里,她手握著咖啡杯,望著窗外眼神恍惚。

葉知秋手指敲了敲桌子。

安然回神:「你說什麼?」

「我什麼也沒說,跟我一起出來喝杯咖啡,你就不能專心一點?」

她笑了笑,沒說話。

「我說,你這是又遇到什麼糟心事兒了。」

「哪有什麼糟心事兒,我是被那個迷到了。」

她指了指馬路對面。

那裡,少年自行車上載著少女,在等紅綠燈時少女圈抱著他的腰,兩人熱絡的聊天。

「情況不對呀,安然,你不會是又在想那個喬御仁了吧,你沒忘記你答應我的事情吧。」

安然望向他,「你怎麼這麼敏感,我只是在想,他們能走多遠。」

她喝了口咖啡:「那個男孩兒不知道說了什麼,女孩兒笑的那麼開心,可她可能要用很多年的時間才會明白,男人愛你的時候,可以為你說盡甜言蜜語,可當他不愛你的時候,哪怕只是一句真心話,他都不願意說給你聽的道理。」

葉知秋蹙眉:「喬御仁,對你造成的傷害竟這麼大嗎?」

她苦笑:「那時候,我只有他了,我以為,他會成為我的救贖,可是……可是他卻背棄了我。」

她眉目間帶著一抹深深的憂傷:「他給我帶來的不是傷害,是絕望,我一直在後悔,那晚,如果我去找的人不是他,而是你,該有多好。」

葉知秋看著她這樣子,也是心疼,伸手握住她的手:「都過去了。」

她笑,點頭:「都過去了,我現在已經有了新的生活希望,別的事情,我不想再想了。」

「好樣兒的。」

「行了,錢你收好,我先回去了。」

「有心事的時候給我打電話,別一個人憋在心裡。」

她點頭:「知道了。」

回到家,她將車停在別墅門口下車。

才剛打開門,身旁一雙大手立刻按住了她的門。

她驚了一下,轉頭看去。

見是喬御仁,她凝眉:「你怎麼又來了。」

「然然,我們談談。」

「我是真的沒有什麼好跟你談的,喬御仁,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沒有必要抱著過去那點事兒糾纏不清。

你別說你自己對我念念不忘,因為我根本就不會相信,我現在的生活,你已經無法介入,我的心裡也已經把你徹底刪除了。」

「我不相信。」

「隨便你相不相信,我都不可能再回頭了。」

她表情平靜的說完,轉身就要推門進去。

可是喬御仁卻從身後一把將她抱住。

「然然,求你了,別這樣對我,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我也知道,這些年我對不起你,可是我們已經錯過了那麼多年,我不想再錯過你了,我是回來帶你走的,我帶你去美國,我們在那裡重新開始。」

安然凝眉,多美好的誘惑啊,只可惜……

「如果這話,你四年前對我說,我可能會毫不猶豫的跟你走,可是喬御仁你知道嗎,現在的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他一用力,扳過安然的身子,雙手緊握著她雙肩:「有的,只要你點頭,我們立刻遠走高飛,再也不回來了。」

她笑,手輕輕的將他的手從肩膀上推開:「我媽死了,被安家人害死了,我莫名其妙的被你哥送進監獄里,坐了四年牢,在牢里經歷了你們想象不到的可怕的事情。

你以為,我現在還有辦法像四年前一樣,雲淡風輕的說一句,沒事兒嗎?你以為,我還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留在你身邊快樂的笑嗎?這樣虛偽的生活,你願意過,我卻不願意。

御仁,謝謝你在我青春年少的時候陪伴了我,幫助我成長,給了我人生初戀時最甜蜜的夢,可現在我們都長大了,我不再需要那些不切實際的夢來支撐我的人生了。

我請求你,從我人生中,完美的退場吧,不要再來找我了,如果你非要一個理由,那你就當,這是你過去的四年,對我鐵石心腸殘忍拋棄的報應吧。」

她說完,明朗的對著他笑了。

「不,不該是這樣的,然然,你告訴我,我還沒有失去你對嗎?你只是在生我的氣,在故意的氣我對嗎?我可以忍受,可是你答應我,我們不要分手。」

安然看著他,嘆口氣:「看來,你不是聽不懂,只是選擇性的聽不懂,那我就把話跟你挑明了說吧,你不是喬家的二少爺嗎,那你讓帝豪集團倒閉吧,只要帝豪集團倒閉,我安然,就是你的人,如果你做不到,我們就沒有可能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說完,轉身就進了屋,咣的將門關上。

喬御仁跪坐在地上,仰天長嚎:「然然……」

安然呼口氣,走到沙發上坐下,拿起一顆糖,塞進了口中。

門口,那個男人一直在瘋了一般的喊叫著她。

她直接拿起耳機帶上,打開書,卻是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喬御仁是什麼時候走的,她不知道。

只是晚飯後,曹阿姨離開的時候,門口已經沒有人了。

她披上件外套,將門帶上,往海邊走去。

她一個人在海邊靜靜的坐著,邊戴著耳機聽著舒緩的音樂,邊遙望著月光映照的海。

一天之中,最美的莫過於此刻了。

她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真心的笑容。

只可惜,這麼美的模樣,卻沒人看到。

此刻,她身後,有幾個壯漢正默默靠近,她完全沒有發現。

壯漢用麻袋,直接從她頭頂套了上去。

安然眼前忽然一黑,被人控制,她驚恐的快速掙扎。

耳機掉落,她只聽到有人喊:「打,狠狠的給我打。」

接著,拳腳踢打在了安然的身上。

她頭上被蒙上了麻袋,可對於挨打,她並不陌生,她快速的蜷縮成一團,雙手抱在頭頂。

對方是真的下了死手,踢的她,幾乎都要暈死過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