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至此一生,僅此一人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7:16
A+ A- 關燈 聽書

「笙兒,你剛做了手術要好好休息。」

我沒有死,楚行強制性的帶著我離開梧城做了手術。

一場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的手術。

可楚行說那晚他趕到時家別墅時我已經奄奄一息,那時我穿著一條白色的裙子躺在床上,臉色蒼白,毫無生機,不做手術也是一個死。

手術說不上很成功,但也沒有失敗。

至少又給自己爭取了一些時間。

季暖抬手理了理我耳側的長發,我艱難的張了張嘴唇,她見我這樣忙著急的阻止我說:「你剛醒,全身都還插著儀器,暫時還說不了話。」

我妥協般的眨了眨眼,聽見季暖說:「前幾日我們沒有立即帶你離開,按照楚行的提議我給顧霆琛打了電話,他過來見著你的時候以為你死了,哭的很是傷心,他們還為了舉辦了葬禮,律師還宣讀了你的遺囑。」

還為我辦了葬禮……

在梧城已經沒有一個叫時笙的了嗎?

想到這,我滿眼充滿悲呢。

季暖替我揉了揉因一直躺著而僵硬的手臂,愧疚的說道:「楚行把你偽裝成死人是想懲罰顧霆琛,讓他難過悔恨以及餘生充滿愧疚,可我……見著在葬禮上哭的泣不成聲的他,最終還是心軟的告訴了他真相。」

哭的泣不成聲……

我記得在我昏迷之前顧霆琛來家裡找到我,真摯的說:「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我愛的究竟是誰……我愛的是那個讓我厭惡的女人。」

他還說:「做我的顧太太,我們復婚。」

我那時沒有答應,他也沒有履行承若。

顧霆琛最終還是決定要娶溫如嫣。

我抿了抿唇,艱難的問:「難道你不恨嗎?」

我的嗓音異常的沙啞。

之前顧霆琛為了溫如嫣將季暖關進了監獄,裡面的日子必定度日如年,沒想到她卻以德報怨,竟然告訴了顧霆琛我還活著的消息。

「我恨他。」季暖頓了頓,輕輕的揉著我的胳膊說道:「在監獄里的日子我無時不刻的恨著他,恨他包庇溫如嫣,恨他欺負我最好的朋友,可所有的恨在他跪在你墳前哭的撕心裂肺的時候就煙消雲散了。」

季暖不忍心的說:「我那般無所畏懼的愛著陳楚生,我明白失去心愛之人的痛苦,看到那樣的顧霆琛就好像看見了曾經的自己。」

季暖說顧霆琛為我哭的撕心裂肺,以前我就難以想象那個冷酷男人情緒外露的模樣,更別說他當著眾人在我的墳墓前哭的那般的情真意切。

這樣的顧霆琛確實令人心疼啊。

我疲憊的閉上眼,聽見季暖問我,「你還愛他嗎?」

我張唇,沙啞的說:「愛。」

我對顧霆琛的愛長達九年,這種感情不是一時片刻就能被抹殺的,現在這樣的結局或者是另一種成全,一廂情願就得願賭服輸。

季暖關懷的問:「那你身體好了之後還回梧城嗎?」

我失落的反問她,「回去之後的我又是誰呢?」

季暖突然猶豫道:「笙兒,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告訴你,可我又怕你接受不了這個結果……但我希望你能知道真相。」

我疑惑的問她,「什麼真相?」

我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有什麼接受不了的結果?

她鄭重道:「顧霆琛有個哥哥叫顧瀾之。」

可能是剛清醒不久,我的意識很模糊,腦袋沉沉的。

「我知道這個事。」我說。

季暖憐憫的目光望著我說:「他們是雙胞胎,長的一模一樣。」

我錯愕的望著她,問:「你想表達什麼意思?」

「九年前你遇上的不是顧霆琛。」

眼前一黑,我只聽見季暖喊我的名字。

此刻腦海里空蕩蕩的,什麼也無法思考。

實在難以理解季暖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許久許久之後我才理解了其中的含義。

……

我有一個藏在心底的秘密——

我愛顧霆琛整整九年。

年少時,常尾隨在他身後。

年長時,終於成為他的妻子。

九年,我堅定不移的守了那個男人九年。

以一個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姿態守護著那份暗戀。

哪怕他不給我愛情,哪怕連絲毫憐憫都沒有。

我仍舊義無反顧的待在他的身邊。

因為我的愛很純粹,

至此一生,僅此一人。

可現在季暖告訴我,我愛的那個如清風朗月般溫潤的男人從不是他。

所謂的回憶,所謂的情深,從一開始就是錯誤。

一想到這,心臟就泛起密密麻麻的痛。

我又進了急救室,再次清醒之後楚行出現在了病房,見我難過的模樣,他手掌撫摸著我的腦袋,放柔嗓音輕輕地問:「笙兒,為什麼要哭?」

我流眼淚了么?!

我仍舊記得第一次見『顧霆琛』的場景;仍舊記得那抹溫暖的語調柔柔的喊我小姑娘;更記得他在教室里為我彈奏的那首——風居住的街道。

我和他之間的回憶少的異常可憐,我卻格外珍惜。

如獲珍寶一般,緊緊的揣在自己的心尖。

可現在有人告訴我說,「九年前你遇上的不是顧霆琛。」

如果那年聲聲喚著我小姑娘的男人真不是顧霆琛!!

那我這三年的顧太太以及受的這些折磨豈不是一場笑話?

我的那些愛豈不是一直在自欺欺人?!

心裡痛的難以釋懷,我搖著頭不知道該怎麼辦,像是心被剜了一個碩大的口子,裡面流著股股鮮血,這真相的確是比死還難以承受的結果。

見我一直哭個不停,楚行心疼的要命,他泛紅著眼圈將我摟在懷裡,輕聲哄著我道:「別怕笙兒,你沒事的,醫生說你會好轉的,只要我們的時間足夠多,只要你好好聽我的話養病,一切都會沒事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不知所措的喊著,「哥哥。」

眼淚止不住,楚行替我擦拭著說:「我在的。」

生命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意義,我緊緊的抓住他的胳膊,又想起那夜雪落時那個『顧霆琛』給我溫溫柔柔的繫上圍巾喊我小姑娘……

他,便是九年前那個我真正遇到的男人吧。

我身子軟在楚行的懷裡說:「我想回梧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