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娘親要抱抱才能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3:16
A+ A- 關燈 聽書

邪風也聽見思琴的話,轉眸看向思琴,心底暗暗嘆息了一聲。

蘇雲沁也神情平靜,沉聲說道:「我若說不呢?」

「蘇姑娘,太后已經知道你的存在,更知道蠱后在你身上,你若想活著,若想與你的孩子們安然無恙,最好還是離開得越遠越好。」

思琴說的都是對的。

蘇雲沁當然也明白她的意思,她並不討厭思琴,雖然也不喜歡這個女人。

畢竟這個女人是待在風千墨身邊的唯一侍女,即便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留著的,可也依舊是特殊的。

她沒有再說話。

邪風握拳在唇邊咳嗽了一聲:「思琴,你逾矩了。」

思琴垂眸,也明白自己這是逾越了,咬了咬下唇。

蘇雲沁也轉頭你看向了邪風,慢悠悠呢地道:「沒事,既然是我們兩的事情,我們自己會有分寸。」

她說完這話,拖著有些沉重的腳步往前走。

身上冰冷,她確實腳步沉重。

邪風嘆了一聲,將外袍褪下,遞給了思琴,示意思琴給蘇雲沁披上。

畢竟這是陛下的女人,他也不敢逾越。

思琴接過邪風手中的衣裳,只好走上前追上蘇雲沁的腳步,給她披上。

……

夜越來越深沉,濃郁的夜色夾雜著清冽的涼意。

蘇雲沁在床榻上翻了個身,睡意全無。

回到寢宮中后她便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鑽入了被窩裡,只可惜的是,身上的冰冷依舊沒有因為溫暖的被褥驅散。

又翻了個身。

屋門傳來了輕微的「嘎吱」聲,讓原本翻身的蘇雲沁動作忽然一滯,看向門外。

隨著門被推開一條縫隙,月光也傾瀉入屋,映出了兩個小小的身影。

看著這兩個小身影,蘇雲沁下意識地閉上眼睛裝睡。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娃娃躡手躡腳地入屋,走到了她的床榻邊,發現娘親竟然已經睡著了。

兩個娃娃相視一眼。

蘇小陌道:「娘親怎麼睡在這裡的?」

之前害他們和靜容姐姐一陣著急尋找,現在竟然……躺在了這裡?

蘇小野輕輕扯了扯他的衣角,低聲說:「笨啊,看不出來嘛?」

娘親連衣裳都換了,肯定是出去過了。

見到娘親沒事,她也不計較年輕之前到底去了哪裡,所以也不想跟哥哥討論這些問題。

蘇小陌低低地哦了一聲。

「那我們回去休息吧,不要打擾娘親了。」蘇小野又低聲提醒了一句。

蘇小陌點點頭,跟隨著她往外走。

兩個小傢伙剛踏出兩步,就被身後的女人給喚住了。

「等等。」

聽見這道聲音,他們同時轉身。

「今天陪娘親睡。」蘇雲沁已經坐起身來,拍了拍床榻。

她已經很久沒有跟著兩個小傢伙一起睡了,最近也很少將兩個孩子帶在身邊,今天的事情讓他們擔心了吧?

看著娘親如此模樣,蘇小野和蘇小陌臉上的神情也很快染上了喜色。

二人不再猶豫,上前逼近床榻邊,二人脫下了鞋子爬上了床榻。

「娘親。」蘇小野率先喚了一聲蘇雲沁,「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呀?」

蘇雲沁本來也已經替蘇小野給脫著外袍,聽見她的話,愣了一下。下一刻,蘇小野那溫暖的小手落在了她的額際上,輕柔地探了探她的額際溫度。

蘇雲沁眼中染上了欣慰之色。

還是女兒會疼人。

蘇小陌也連忙伸出另一隻小手探上蘇雲沁的額際,「嗷,我也要看看娘親有沒有不舒服。」

兩隻小手,說是摸在額頭上,實則是摸在了她的眼睛上,蘇雲沁只覺得眼前一黑。

她有些哭笑不得。

「行了行了,我沒事,你們趕緊睡覺。」

她扯下眼睛上的兩個小手,用被褥將他們給蓋住,獨留出了兩個娃娃的小臉。

蘇小野在被褥下輕輕扯了扯蘇小陌的小手,率先閉上眼睛,示意哥哥趕緊跟著她一起閉上眼睛。

蘇小陌看著妹妹如此模樣,輕輕哼了哼,吐了吐粉嫩的小舌頭。

蘇雲沁也躺下,看著兩個娃娃以為她看不出來的樣子互動,暗暗覺得好笑。

「小孩子不能熬夜。」

「娘親,爹爹會不會有事呀?」寂靜中,蘇小陌的聲音小聲傳來。

她聽著兒子的問題,心情徒然一沉,伸手摸了摸兒子的小腦袋瓜子。

「放心,爹爹不會有事。」

她也絕對不會讓他有事。

……

第二日。

酒樓二樓雅間傳來了「砰」地一聲響,屋門被大力推開了。

這突然推門的舉動,驚動了屋中正在睡覺的二人。

月淳驚醒過來,扯開帘子剛要罵人,卻看見了站在離床榻不遠處的墨衣男人。

一眾侍女和侍衛皆噤若寒蟬,匍匐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千墨?」月淳輕怔了一下,「你這麼早就來了?」

她邊說邊尷尬地要把帳簾放下,試圖遮住床榻上的另一人。

風千墨冷笑,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即將要被放下的帳簾。

「皇叔也在?」他銳利的目光看向月淳身邊的男人。

男人的年紀約莫五十初的樣子,並未梳髮髻,卻神色慵懶。並不因為風千墨的到來而有絲毫的波瀾。

「千墨啊,你何時能改改你這暴脾氣?」

他一點都不覺得恥辱,甚至隱隱有一種故意要給風千墨看的意思。

風千墨的眉一蹙,不耐煩。

「千墨,你皇叔他……」

「我在外面等你,我有事與你說。」風千墨打斷了月淳那急於解釋的樣子,轉身往外走。

連敬稱都不用了,他已經厭倦了跟太后惺惺作態的樣子。

月淳看著男人踩著穩健的腳步往外走的樣子,眼底浮上了一層陰暗。

這時,風翰天的手臂攬在了她的肩膀上,「別為了這樣的小事傷心生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是小事?

月淳咬唇,真想把這男人給踹下床榻去。

……

風千墨坐在樓下,手捏著茶盞,眸色清冷。

月淳已經穿戴整齊下樓來。

「千墨。」她走至風千墨的對面落座,「你準備何時回天玄?我與你皇叔特地趕來這兒,就為了尋你回宮。」

風千墨轉回頭來,看著眼前的女人,心底只覺得諷刺。

倘若這個女人不是自己的母親,他可以一掌劈死了。

月淳又道:「千墨,知道你心底是恨我的。蠱后既然在那姓蘇的女子身上,你若是不敢動手,那母后你替你動手如何?你放心好了,只要……」

「你敢!」男人硬生生捏碎了手中的杯盞,冷睨著她,「你若敢動她,孤也可背上弒母的罵名。」

他耐心向來極差,也是會爆發的。

月淳狠狠一怔,抿了抿唇,才恨恨地道:「千墨,你想明白。母后給你三天時間,你若是不離開,母后親自替你娶了那女人的心臟!你也明白,蠱后一死,蠱王便威脅不了你。」

風千墨猛地看她。

眼神凌厲而鋒芒。

「你最好不要讓母后做出這樣的事情,畢竟我們是母子。」

……

早膳廳里,蘇雲沁盯著兩個娃娃用早膳,她自己倒沒有吃幾口,只是匆匆喝了兩口粥。

蘇小陌抬起小臉問道:「娘親,我們何時可以去天玄呀?」

「去天玄?」蘇雲沁愣了一下。

沒想到兒子會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讓她的心下意識地咯噔了一下。

剛剛剎那,她還以為自己跟大長老的談話讓這兩個孩子聽見了去。

蘇小陌狠狠點頭。

「對哇,我們何時跟著爹爹去天玄!」他一臉憧憬和期待。

蘇雲沁掩下眼底的鋒芒,慢悠悠地喝著白粥,不回答兒子的話。

大長老的第一個要求便是——殺了太后。

殺月淳呢,這是要她成為風千墨的最大仇人呢……

她放下了白粥的碗,摸了摸兒子的腦袋,剛要開口,蘇小野那糯糯而喜悅的一句喚聲先開了口。

「爹爹回來了!」

蘇雲沁從兒子的腦袋上放下了手,抬起頭看向門口。

只見墨袍的男人正大步走入,一眼便看見了他們三人用早膳,氣氛融洽和諧。

他的雙目已經恢復了深沉的湛黑,昨晚上的事情還印在蘇雲沁的腦子裡,她有些無奈地垂下頭繼續喝粥,當做沒看見。

風千墨察覺到小女人忽略他,輕眯了眯眼眸,走至了她的身邊落座。

「爹爹,娘親,我吃飽了。」蘇小野察覺到他們二人之間瀰漫的古怪氣氛,連忙放下手中的碗筷,跳下椅子,給哥哥一個眼神示意。

蘇小陌卻一臉認真,像是根本沒有看見蘇小野的眼神示意。

「爹爹,娘親!」他非常嚴肅地喚了一聲二人。

兩人同時轉頭看向他,帶著幾分不解。

蘇小陌學著大人的嚴肅樣鄭重其事地說道:「你們不許吵架,不許打架,不許冷戰。」

「……」蘇雲沁看著兒子這小大人的模樣,嘴角狠狠抽了兩下。

真是想不通兒子這是從哪裡學來的。

「哦對了,爹爹,娘親不高興,娘親需要親親抱抱舉高高。」

「……」蘇雲沁連忙伸手捂住了兒子的嘴,已經不是嘴角抽搐了,是整張臉都抽了起來。

這小傢伙,肯定是把靜容帶來的小黃書給看了。

罪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