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我若是說不呢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49
A+ A- 關燈 聽書

管家恭敬地笑著說:「王妃,王爺一個時辰前就離開了王府,似是有要事去辦,老奴也不敢多問。」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雲輕歌心底暗暗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大反派不在!

「唔,好,那我先休息了。」

說罷這話,她把門給闔上,去換了一件王府小廝的衣裳,再貼上了易容面具。

特么的傻瓜系統,最終還得她來拯救不成?

這個夜無寐,到底是什麼來頭!

她忍下心底的怒氣,跳出窗往外走。

吳王府。

她翻牆入王府極其順利,不知是不是夜無寐提前給下屬打過招呼,就連經過的巡守都不曾看她一眼,彷彿當她不存在。

剛到夜無寐的書房門口,便看見夜無寐的侍衛立在門口。

「請進。」侍衛並不疑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雲輕歌眉心跳了一下,但什麼都沒問,走入書房。

昏暗的燭光映在桌案前的男人身上,他的面容很蒼白,就連那唇瓣都沒什麼色彩。

聽見動靜,男人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目光也漸漸冷淡了下去。

「坐。」

「你到底想做什麼?」雲輕歌哪裡有坐下聽他細細說話的心情。

「你好奇了是嗎?」

雲輕歌翻白眼,這種情況下,已經不是好不好奇的問題,而是他丫的該給一個解釋!

之前他給她的解釋是,因為尋不到她所以碰了她的手機看了她的小說所以穿進了書里。

現在……

不對,他一定還有別的事瞞著她。

「輕歌,我有些事需要等你回到現實世界才能告知你,但現在……我可以答應你,我是這系統的任務執行者,但我的身份與你不同。」

「不過,前不久我接到了新的任務執行。我可以答應你,幫夜非墨登基,但我有條件——」

雲輕歌瞳孔微縮。

因為他的條件,故意停頓了一下。

雖然沒有說出口,可雲輕歌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等他登基,你必須馬上跟我回去,離開這個世界!」

這話,就像一把刀子狠狠扎進心底深處。

雲輕歌甚至有那麼一瞬間腦子裡有極其荒唐的想法——會不會是有人故意讓她穿進了這麼奇葩的系統里完成任務,此人又跟夜無寐有仇?

她忽然有些佩服自己的腦洞了。

她輕咳了一聲:「我若說不呢?」

「那我會繼續執行我的任務,我前一個任務你也知道——是殺這書中的大反派。若是你不肯,那我只能殺了他。」

雲輕歌:「你敢!」

這男人竟然還敢用夜非墨的命來威脅她?

「你心底肯定是在想,他都能囚禁我,我又豈能有能力殺了他?輕歌,你以為,我這次死了下次就不能再活過來?」

「我靠,難道系統還給你開外掛?」雲輕歌聽到這裡險些吐血。

這都是什麼奇葩系統,又是什麼奇葩小說。

她已經無力吐槽了。

直到此時此刻,她才感覺到自己是個多麼渺小無力的炮灰。

「輕歌,我可以不斷重複活過來,總有一次能殺了他,我可能這次不能用吳王的身份,下次卻能用其他的身份。我的新任務便是輔助你,你若是不肯配合我在完成任務后回去,那我照樣會執行第一個任務。」

雲輕歌抿唇。

「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有人指使你這麼做?」

心很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人到底在胡扯些什麼?

若是可以的話,她還真想在此刻提著自己四十米大刀砍死他。

「沒有,全是系統。」

「系統!」雲輕歌抿了抿唇,「行,既然話到這裡,我就當成你答應幫大反派登基。」

「好。」夜無寐聽她答應了,眸底閃過了一抹滿意的笑。

只要這事兒解決了,他便可以帶她回到現實世界……

至於夜非墨,自然也只是雲輕歌的命中過客罷了,只有他,還可以不依不撓地陪伴在雲輕歌身邊。

他如何甘心,他追了她大學整整四年,可從未得到她鬆口。

而她卻穿進了這樣一部坑人的小說里,反而成了其他男人的妻,他不會允許!

雲輕歌看著他目光中逐漸被陰鷙取代,輕輕嘆息了一聲。

「雖然不知道你心底在想什麼,不過我還是想跟你說一句,就算我回去了我也不會選擇你。我一直把你當朋友,從未對你有過其他男女之情。」

夜無寐闔眸,唇邊笑意也苦澀了幾分:「我知道。」

因為知道,所以才會想守著她。

「師兄,咱們還是各自安好吧,我已經不可能再喜歡上別的男人。」

「沒關係,我可以等。」

男人的話這麼斬釘截鐵,雲輕歌竟是不知該說什麼,在心底狠狠罵了他一聲傻瓜。

真希望這故事裡給他安排個適合的姑娘,這樣……

想到這裡,她眼神詭異地掃了他一眼,走了。

「輕歌。」

眼見著人要走了,男人忽然喚住了她。

雲輕歌頓住腳步半轉過身來看向他,「怎麼?」

「我可以一直等著你,在這裡,在現實世界,都能等。」

雲輕歌:「……」

「這麼多年都等來了,不差這兒的一年半載。」

雲輕歌:「……」

真的,這師兄還是那個傻師兄。

「我倒也希望你不要等我,可以把眼光放遠一點,看看其他姑娘。」

說罷這話,雲輕歌走了。

她沒有回頭,也看不見身後男人眼底暗淡的光芒。

……

回到靖王府房間里,雲輕歌見夜非墨並未回,也暗自鬆了一口氣,正要急著把身上的衣裳換回去,屋中忽然大亮。

原本沒有點燈,此刻燈忽然被人點亮。

不但如此,一名高大的黑影站在燭台邊,微弱的燭光忽明忽昧地落在他身上。

「去哪了?」

靜默了一會兒,男人沉沉開口。

雲輕歌心漏跳了一拍,也不知為何心底有點發虛。

她扯了扯唇角說:「我就是……出門散散步。」

男人抬步走向她,一步一步,逼近她時,腳步聲在這寂靜的屋中顯得格外響,好像一步一步踩在了雲輕歌的心頭。

雲輕歌的眉心跳著,抬起頭迎視著男人的面容。

「散步需要易容?」他已經站定在她面前,兩指鉗制住她下顎,將她的臉微微抬起,「需要……穿成這副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