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賜婚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1:28
A+ A- 關燈 聽書

第240章賜婚

皖月邊和皇后聊天邊納悶,往日沒見過這位啊。

看面相就不是個好像與的,隨後又一想,皇後有個兒子,這位大概就是那位端王吧?

傳說,關於端王的事迹不少啊。

尤其是他今年的這幾段,皖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容離,一想她就生氣。

本來以為容離只是相府之女,誰知道她那日回來細細打聽了,容離還是端王的下堂妃!

戰王什麼眼光?

她一清清白白的黃花大閨女不要,偏要人家休了女人。

他到底怎麼想的!

更讓皖月生氣的是她自己,為這麼個男人千里迢迢的跑到天祁不說,還被嫌棄,最重要的是比不過一個被休的女子!

她都能氣吐血了!

皇后見皖月的眼神兒老往夏侯銜那瞟,一時間誤會成了皖月對夏侯銜有意。

她心下大喜,看來自己兒子雖然憔悴了些,可魅力還在那擺著呢。

當下咳了咳道,「銜兒,皖月公主也來了會子了,怎麼也不打聲招呼?」

皇后的意思是,該他表現了。

夏侯銜當然懂,可他並沒準備依照皇后的意思行事,只對皖月拱了拱手,算是打過招呼了。

皇后氣的鼻子都歪了,這叫什麼事?

她這兒子,也太不給她長臉了吧?

皖月只是覺得夏侯銜沒什麼禮貌罷了,也沒多想,畢竟她還有事要求皇后,若是現在對人家兒子橫挑鼻子豎挑眼,難免對自己所求不利。

皖月倒是客客氣氣的給夏侯銜行了禮,再和皇后說話時依舊客客氣氣妙語連珠。

皇后感覺很是欣慰,看來皖月對銜兒的好感還不小,不然為何銜兒禮數不周,皖月公主卻一點兒怪罪的樣子都沒有。

此次見面,就在皇后的誤會中過去了,她覺得今日簡直就是皆大歡喜,皖月滿意銜兒,待過些日子,再安排他們多見見,不愁皖月不嫁給銜兒。

是以,往後的幾天里,沒隔多久,皇后便會安排一次兩人的會面,簡直恨不得天天讓兩人見上一見,好快點培養出感情了。

夏侯銜倒是每次都來,因為不想回自己那個冷冰冰的王府,所以哪怕知道皇后的意思,他也不拒絕,反正最後不答應就是了,母后拿他也沒法子。

皖月還沒察覺出皇后的目的,她覺得皇后簡直是天大的好人,每天變著花樣讓御膳房給她做好吃的不說,還會給她講各種有趣的事情,皖月覺得過不了多久,她大概就能將心中的想法告訴給皇後知曉。

她想,皇后一定會幫她的!

皇后更是滿意現在的局面,看樣子皖月公主的心意應該已經明朗了,不然不會每次銜兒在,她都不避開,如此看來,兩個孩子的好事將近咯。

楚皇也挺滿意,他都聽說了,天祁皇後娘娘很喜歡他家女兒,隔三差五的便讓人來請。

而且皇后育有一子,聽說也是個極其俊朗且能幹的皇子,女兒此次嫁給戰王的可能大概為零了,若是能得皇后親睞,他女兒沒準以後就是天祁的太子妃了。

不止皇后和楚皇如此想,就連宮中的后妃,有一個算一個都是這麼想的。

她們不禁有些挫敗,自己兒子看來是沒戲了,沒見皇后不止時常招皖月公主進宮並有端王陪同,就連無事時逛逛御花園,都能看到皇后拉著皖月身後跟著端王的情景。

看樣子,過不了幾日,皖月公主的婚事怕就要定下來了。

說來端王還真是好命,之前娶了容離,雖說後來給休了,她們還幸災樂禍了好一陣,可誰知轉臉人家又碰上皖月公主了。

運氣這東西,誰也擋不住啊!

夏侯銜一直在放空自己的思緒,他雖然常常陪伴皇后左右,不過大部分時間他都是神遊天外。

從不去聽皇后與皖月在談論什麼了,也不和皇后或皖月說話,他現在有些孤僻,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就在眾人的誤解中,一天天過的飛快,轉眼七月中旬,楚皇出來是時日已經不短。

一些兩國互利的國事也與天祁達成了共識,楚皇覺得是時候回國了。

所以,這天再入宮時,楚皇率先闡明了自己的意思,「祁皇,寡人此行日久,楚國雖小,可政是繁多,寡人不日便要返回,可在回去之前,小女的婚事不可再拖,還望祁皇能理解寡人為人父母的心意。」

夏侯贊一聽便知曉,今日就要定奪南楚公主的婚事了。

最近他也聽說,南楚公主總愛往皇后那去,銜兒也在,三人相處甚歡。

看來南楚公主已經放棄了嫁給夏侯襄的打算,當然就算她想,自己也不會同意的。

對於夏侯贊來說,南楚公主嫁給誰都可以,就是不能嫁給夏侯襄。

既然南楚公主又喜歡上了夏侯銜,自己已經拒絕過南楚公主一次,也不好再來第二次。

既然喜歡銜兒就指給銜兒吧,為了兩國邦交,他也不能總是駁人面子。

夏侯贊笑著捋了捋鬍子,「不知公主可有鐘意之人?」

他得讓楚皇說出口,誰主動誰便落了下峰。

楚皇暗罵一聲老狐狸,卻又不得不開口,有求於人的可是他。

「小女鐘意乃是端王爺,不知祁皇可否為兩個孩子做主?」楚皇將話說了出來,皖月總去找皇后,為了誰大家都看在眼裡,女兒沒跟他說大概是不好意思明說,女孩兒臉皮薄,他這個當父親的怎能不知女兒心意。

「好,既然皖月公主心中有了人選,那朕變為公主做主,寫下賜婚旨意。」

「謝祁皇!」楚皇道了聲謝,沒想到祁皇答應的還挺痛快。

兩國最高領導人已經商定了大方向,剩下的細節便好辦多了。

一日後,兩道聖旨分別被送到驛館和端王府邸。

接聖旨的兩個當事人,在聽完太監宣旨時皆是一臉震驚。

他們不明白這道賜婚的旨意怎麼突然就下了,他們明明對彼此無意,要怎麼成婚?

夏侯銜遲遲沒有接旨,皖月那邊更是鬧將起來。

楚皇到現在才知道,女兒喜歡的還是戰王,與皇后親近不過是盼著能接到賜婚她與戰王的旨意。

誰承想,所有人都誤會了她與端王兩情相悅。

不過,無論皖月再怎麼鬧也無濟於事,君無戲言,聖旨已下,再無更改的餘地。

皖月和夏侯銜的婚事,勢在必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