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要哄娘親哦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8:24
A+ A- 關燈 聽書

對於這種說法,男人很是意外地揚高了眉梢。

蘇小陌似乎還嫌不夠,一把扯開了蘇雲沁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更加鄭重地解釋著:「爹爹,娘親不高興哦,一定一定要哄娘親高興。」

那模樣,絮絮叨叨的,像個小老頭。

蘇小野也嘴角一抽一抽的。

真想罵一聲哥哥是個笨蛋。

她上前使足了些力道將哥哥給拉走。

現在不拉,更待何時?

蘇雲沁看著蘇小野把蘇小陌給拉扯走,撫了撫有些泛疼的額際。

「娘親,爹爹,你們好好親親抱抱舉高高哦。」結果,蘇小陌被妹妹拉到門口的時候,還不忘朝著兩個大人再強調了一句。

蘇雲沁嘴角一抽一抽的。

門也在這時闔上了。

蘇雲沁輕輕咳嗽了一聲,轉頭看向風千墨,「回頭我再好好教育一下大寶這孩子。」

「嗯。」他輕輕應了一聲,在桌下握住了她的手,「昨晚上,沒事吧?」

她輕怔了一下,迎視著他目光中的關懷之意,她輕輕搖頭。

其實應該是她問他昨晚上有沒有事的。

「雲沁,孤要回天玄了。」他沉沉地說了一句,很平靜的一句話,卻透著一分沉重感。

蘇雲沁抿了抿唇,輕輕點頭,「好。」

除了這一個字,她好像沒有別的能說的。

這個字話音剛落,他重重握住了她的手。

若是可以,他願意付出一切將她扣在身邊,不過現在……只能暫時分別。

「等我,給我一點時間。」他又道了一聲。

蘇雲沁明白他話中的意思,揚起唇角笑,「好,我會等你。」

想要殺太后,真是一籌莫展。

更何況她現在還差兩味葯,給蘇小野調葯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看著眼前女子靜靜的笑容,風千墨的眼神幽幽。

「對了,你要離開的時候,記得跟大寶小寶解釋清楚,不然他們還以為是我把你給趕走的。」

「……」這就是她要說的話?

男人的表情似是有些不悅。

蘇雲沁看得懂他臉上的陰沉之色,不過她覺得自己也沒說錯,「還有……」

「還有,你欠我一個洞房。」

他將每一個字都咬的格外重,語氣幽幽到極點。

他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他也必然要給這女人一個轟轟烈烈的婚禮。

「你……」她很想一掌揮他的俊臉上,「這是說這個的時候?」

「我先處理一些事情,千洛會跟你回古周國。」

「哎?」聽見他這話,她猛地抬起頭來看向他,「可是我現在葯還未齊,沒法……」

「嗯,他待在你身邊,我放心。」某男平靜地打斷她的話。

蘇雲沁嘴角一抽,終於明白他的用意,這是要派著自己的弟弟盯著她呢?

「隨便你。」她轉開視線,低下頭又裝作一臉淡定地吃著早膳。

風千墨凝著她不高興的側臉,唇角卻輕輕揚起一絲弧度。

……

地宮外,風千墨凝著緊閉的地宮門。

金澤道:「爺兒,今日是聖女國新帝登基,長老們都出地宮了,咱們還要等?」

男人幽幽地掃了一眼眼前的宮門,沉沉地嗯了一聲。

等,當然要等。

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大長老在兩名宮女的攙扶下走了過來。

外面都傳地宮中住了三位長老,可至今只有這位大長老在地宮來來回回。

大長老的腳步停頓了一下,看見了那地宮門口站著的身形頎長男人,她眉一蹙。

即便是男人戴著一張面具,她也能猜出這男人的身份。

「陛下?」她滄桑的嗓音中含著一分笑意,「可真是年輕啊。」

她讚歎著,畢竟是年輕的帝王,而她已經老態盡顯了。

金澤不知道她這話的意思是什麼,總覺得她這話中別有深意?

風千墨睨著她,皺眉,「孤有話問你。」

「哈哈,好呀,不如進地宮一坐?」

攙扶著大長老的宮女俱是一驚,很驚愕。她們守在大長老身邊如此久,還是第一次看見大長老竟然笑了。

風千墨輕眯了眯鳳眸,跟隨著大長老往裡走。

……

自從白天風千墨說要回天玄后,蘇雲沁再也沒見過那男人了。

蘇雲沁站在窗邊,看著外面漸漸沉下去的夜色,不由得抓緊了身上的披風。

死男人,不會真的就這麼走了吧?

心中甚是鬱悶,她剛伸手要把窗戶給闔上,身後的門被推開了。

她聽見動靜,轉過頭去看。

「還不睡?」入屋的男人一抬頭便看見她正關窗的動作。

霎時,四目相對。

蘇雲沁撇撇嘴,他好意思問她這個問題?

「我以為你走了。」她默了一下,沉沉地道。

「捨不得?」風千墨不動聲色的將門給闔上,朝著她走近,一步步靠近后,毫不客氣地將她圈入了懷中。

她也不反抗,由著他拉扯的力道,將側臉靠在了他的胸懷裡。

靜靜地靠了一會兒,聽著他胸腔里強有力的心跳,她忽然覺得心安。

「我這不是說要還你洞房嘛!」

真是可怕。

聽見她這話,頭頂的男人發出了低沉的笑音。

她垂眸,掩蓋了眸底的情緒波動,暗暗撇嘴。

他這是嘲笑她?

「雲沁,你這樣,讓我怎麼走?」他兩指握住了她的下巴,輕輕將她的小臉抬起,直視著她閃爍著幾分囧意的目光。

蘇雲沁差點要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我這不是……還不是你自己要求的!」

這股窘迫之感是怎麼回事?

下一刻,屬於他清冽而熟悉的氣息拂近,他的臉俯下,霎時她的唇上一暖,他便親吻住了她的唇。

……

天色微亮,蘇雲沁剛剛淺眠,卻發現身邊的男人已經輕手輕腳準備走人。

她的睡眠就這麼被打擾了,偷偷睜開了一隻眼睛,瞥了一眼走出門的男人,見他又折了回來,連忙又閉上眼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閉著眼睛,看不見四周的情況,但感覺到熟悉的男人氣息逼近。

她竟然緊張地暗自咽了咽口水。

下一刻,溫暖的唇落下,落在了她的眉心處。

「雲沁,我走了。」

這一句話,帶著無盡的溫柔寵溺。

蘇雲沁沒動,也沒有回應。

然後,軟而暖的觸感又落在了她的唇上,兩個字直抵她的嘴裡:「等我。」

之後,他便起身離開。

再繼續親下去,他恐怕會走不了。

蘇雲沁睜開眸子,看著已經闔上的門,眼中映上絲絲失落。

唉……

她還是走了。

她如何能捨得,要不是因為這該死的蠱,想想也很氣惱。

……

風千墨離開,蘇雲沁便去了地宮見大長老。

地宮外一聽是蘇雲沁要見,大長老幾乎沒有猶豫就開了石門,讓蘇雲沁入地宮。

「你來了。」大長老亦如往常在處理著手中的蠱蟲。

只是今日所見的,全是糾纏在一起的蠱蟲屍體。

這些東西,已經死了。

上次見到的時候,它們還在蠕動。

蘇雲沁點點頭,輕輕走至她的面前坐下,「大長老,我是來告辭的,我要先回古周國一趟,等我取了太后的首級便來找你。」

大長老微微眯了眯眼睛,抬起頭來看向蘇雲沁。

「唉,沒事,本尊等你便是。」

「您……沒有別的話要與我說?」蘇雲沁雙手交握起,試探性地問道。

大長老臉上含笑,因為笑容,皺褶盡數堆積在了一起。

「話倒是有,不過就不知道你高興不高興聽了。」

「什麼?」

「今日呀,一個男人來尋了我,也問了我蠱王如何解的問題。」

蘇雲沁猛地抬起頭來,不可思議地看著大長老,心咯噔了一下。

她知道這個男人是誰了!

「所以呀,我就很好奇,你的丈夫……是誰了?」

「……」蘇雲沁咬唇。

她當時並沒有告訴大長老,自己的男人是風千墨。

她知道鳳族人對天玄國皇家的憎恨和仇視,只有不說,她才能得到這位大長老的法子告知。

「怎麼,不肯說呀?你不說就罷了,我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那您是……」她心中有一股不妙感。

「天玄的皇帝是你的丈夫?你怎麼這麼傻呀,這天底下這麼多男人,怎麼偏偏選個被詛咒了的皇室。別國的皇上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