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我要等爹爹一起走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8:32
A+ A- 關燈 聽書

聽著她這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蘇雲沁的眉心抽了抽。

嗯……這位老婆婆的態度,怎麼讓她有點捉摸不透呢?

她不生氣嗎?

蘇雲沁還沒有開口說話,大長老卻在那一方一陣唉聲嘆氣,頗有一種痛心疾首之感。

「大長老?」

「你明知道這是個無盡深淵,你還要去闖,唉!真是傻孩子。」

蘇雲沁抿唇。

這一刻,她是看出大長老眼底的善意。

她發現自己其實是幸運的,大長老也顯然不似外面傳言的那般詭譎而可怕。

「大長老,有一件事情其實您說錯了,那可能不是深淵,而是我心之所向呢?」她雙手握拳,聲音很沉,還帶著一分執著之意。

「嗯,這是你們的事情,本尊也不好過問。不過當年鳳族為何會被趕盡殺絕,可不是簡簡單單因為鳳族有威脅,還是因為當年我們鳳族大家主被先帝所看上,月淳那女人,聯合攝政王向先帝進言,鳳族不可留。

「這都是成年舊事,可你們年輕一輩以為鳳族有錯在先。我的要求並不過分對嗎?若換做是你,也會親手殺了那對狗男女!」

大長老激動之餘,放在扶手上的雙手顫抖得厲害。

蘇雲沁心底一顫,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有那麼一瞬,她竟然被這位大長老給感染了。

「您請放心,太後人頭,我一定取下。」

只要能解蠱,她不在乎這些。

更何況太后先想取她命在先,那她為何要因為是風千墨的母后而束手束腳?

絕不!

大長老垂下眼瞼,沉沉嘆息了一聲:「當年鳳族凡是孩子都要被屠殺,男人也要被屠殺,最後只放了三十左右的婦人,將我們都趕出了天玄境地。」

那一場血腥的回憶,讓她的臉上呈現出了一絲悲壯。

蘇雲沁心頭一跳,忽然想到什麼,猛地抬頭看向大長老,「那……這聖女國絕大部分都是……」

「嗯。很多老一輩,與我年紀差不多,亦或者比我大的婦人,基本都是被驅逐出聖女國的鳳族人。」

這事情聽上去確實有些不可思議。

蘇雲沁放置在腿上的手緩緩握成了拳頭。

她想起了鳳婆婆,難怪對風千墨如此憎恨。

……

離開地宮時,天色已經很晚。

她去見了聖初月,不過剛到門口就被人給阻攔了。

「公主,陛下正在……您不能進去。」

蘇雲沁抬頭看了一眼面前巍峨的宮殿,沒有說話。

「那好,回頭你告訴你家陛下,明日我要離開聖女國,多謝陛下這些日子的款待。」

侍女點點頭,面無表情。

……

第二日,蘇雲沁帶著兩個孩子上了馬車準備離開。

她將蘇小野抱上馬車,正要彎腰將蘇小陌也抱上去,結果手剛伸出去就被蘇小陌給扯開了。

「大寶,你在幹什麼?」蘇雲沁的表情一凜。

「我要等爹爹來,再走!」蘇小陌一臉倔強地道。

蘇雲沁擰眉,真想把這小破孩給揪起來狠揍一頓。

她轉頭看了一眼四周,有些疑惑,不是說好讓風千洛與她一同回古周國的嗎?這會兒怎麼連個人影都沒有。

「哥哥,你別鬧了。」蘇小野自馬車內探出個小腦袋,唉聲嘆氣地說道,「你要想想娘親,娘親也不高興的。」

蘇雲沁很欣慰地看著女兒,心中漸漸湧起一股感動。

還是女兒懂事,女兒知道替她著想。

蘇小陌撅起小嘴,一臉不滿。

此刻這倔強的小模樣,真是和他爹相似。

蘇雲沁耐心耗盡,乾脆把這小子給提起來,「大寶,很久沒被打,是不是皮癢了?為娘我最近心情確實不好,需要找點發泄的理由。」

一聽她這話,蘇小陌趕緊伸出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臀臀。

「娘……娘親,我錯了,我不等了。」

那一副真怕蘇雲沁打下來的驚恐樣,還是逗笑了蘇雲沁。

蘇雲沁將他塞進了馬車裡,剛要走,卻被另外一輛馬車給喚住了。

「皇嫂,皇嫂,等等我呀!」

清朗的男音叫住了他們。

蘇雲沁嘴角一抽。

這一聲皇嫂叫出口,宮門口不少人都看了過來,大家的眼神有的曖昧有的探究有的好奇。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窘迫地瞪了一眼正趕過來的風千洛,吩咐道:「你怎麼這麼慢?」

看見風千洛,兩個娃娃就像是剛剛缺水的植物得到了澆灌,瞬間來了精神。

「看來爹爹沒有離開我們!」蘇小陌拉著蘇小野,激動地道。

蘇小野表面上神情淡淡,其實心底也是激動至極的,連忙點點頭,臉上還多了一分信仰。

爹爹沒走的信仰!

蘇雲沁瞥了一眼馬車內的兩個娃娃,目光落至風千洛,吩咐道:「你先上馬車,我們準備出發。」

「皇嫂,你等等。」風千洛神色溫淡,從自己的馬車裡掏出幾套布衣,遞給了蘇雲沁和馬車內的兩個小娃娃。

「這是……」她眼神一深。

風千洛掃了一眼四周的情況,湊到了蘇雲沁的耳邊低聲道:「實不相瞞,這是皇兄吩咐的。他說,今日我們回古周的路上,必然會有埋伏,太后若是不殺了你,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這話,蘇雲沁頓時恍悟。

「易容的話,我來。」她沉沉地頷首,接過了風千洛遞來的衣裳。

看來風千墨非常了解自己的母后啊……

……

天焱,來人來往的繁華街道邊,一家醫館門前站滿了聞名而來看病的百姓們。

一臉奢華的馬車停駐在了門口。

眾人紛紛好奇打量這馬車。

月淳挑開車簾,看了一眼這家醫館,眼底閃過了一抹譏諷的笑。

「如意,去把那老女人給哀家抓來。」她對著馬車外的侍女吩咐了一句。

侍女輕應了一聲,連忙要走,卻又被月淳給喚住了。

「等等。」月淳提起裙擺,慢慢走下馬車,「罷了,哀家親自去見見。」

如意垂下眼帘,恭敬地跟隨在她身後。

眾人皆投來了一抹好奇之色,大家的心底都在猜測這位雍容華貴的婦人是誰。

月淳踏入院中,一眼便瞧見了鳳婆坐在院落里替病人看病。

她表情幽幽,可眼神卻凌厲至極。

原本有些嘈雜的院落里,因為這名雍容的婦人而頓時安靜下來。

所有人紛紛抬頭看向月淳,都帶著些許不解。

唯有鳳婆,抬起頭的剎那,臉色徒然一變。

「師父?」君明輝也剛從屋中走出,正要出聲,也察覺到有人,目光落向不遠處那一身白裙雍容華貴的女人,皺眉。

鳳婆站起身來,朝著君明輝招了招手。

「明輝,你來替為師。」

君明輝應了一聲,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月淳。

月淳亦也在打量他,不過也只是輕掃了一眼,這才大步朝著鳳婆走近,聲色平靜:「不請哀家進去坐坐?」

「我這兒地太小,請不起你這尊佛。」

這話,無疑是嘲諷的。

月淳臉上並無動容之色,笑容還算溫和,「你若是不請哀家進去也罷了,那只有哀家請你走了。」

不等鳳婆說話,門外立時湧入了大批黑衣的侍衛,作勢要將鳳婆給押走。

而這時,君明輝一邊給病人看病一邊關注著她們,察覺到她們的對峙,連忙呵斥道:「你是何人,竟敢在本宮面前抓人!」

這是他師父,又豈容這些人在他的面前放肆。

鳳婆轉頭看向君明輝,搖頭。

「行吧,看太後娘娘這陣仗,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吧?那請太後娘娘往裡走。」

她是絕對不會離開醫館的。

月淳這女人心狠手辣,她可不會傻到送命。

月淳冷冷勾了勾艷紅的唇角,說道:「算你識相。」

君明輝看著兩人往裡屋走去,眼神凌厲,臉色黑沉得厲害。

從師父的那一聲「太後娘娘」他已經能夠猜測出是誰了,風千墨的母后!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唉,你還看不看病啊?不看病就退錢。」面前的病人不耐煩地驚回了君明輝的神思,他轉回視線,垂眸。

……

屋子裡有一股淡淡的檀香拂動。

月淳視線環顧了一圈四周,目光不動聲色地落在眼前鳳婆的臉上。

「神醫呀,看來離開了天玄,你過得很好嘛。」

鳳婆扯了扯唇角,不想與她說話。

見她不言不語,月淳的神色斂盡,緩緩將身子靠近椅子里,一字一頓地說道:「哀家今日來,問你一個問題,只要你能給出回答,哀家可以給你想要的東西。」

「想要的東西?」鳳婆嗤了一聲,「你想給我什麼東西?」

她自認,她已經沒什麼想要的。

她所擁有的一切,都讓眼前這惡毒的女人奪走了。

鳳族,丈夫,女兒……

月淳揚唇,「您也不必如此記恨地看著我,興許……你的孫子還活著。哦對了,你的孫子的年紀可能跟外面那位俊俏的公子差不多大吧?」

鳳婆的雙手赫然握拳。

「你只要告訴哀家,蠱王到底怎麼解!」她一字一頓地問道。

那一刻,她其實也是緊張的。

她想給風千墨解蠱,除了弄死蠱后之外,難道真的沒有別的法子了嗎?

事實上,她對蘇雲沁還是有顧慮。

她不想讓風千墨恨她……

「呵呵……」鳳婆低低地笑了,「想給天玄的陛下解蠱王?你當初喂他吃下時,可有想過今日的痛苦。恐怕你是看著那孩子不是你親生,你就這麼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