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U盤是御仁他母親的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5:09
A+ A- 關燈 聽書

看了半響,雷雅音默默的道:「對不起,雖然,這聲道歉有些晚了。」

「你不必跟我道歉的,御仁是為我而死的,我知道。」

「御仁不是為你死的,他是跟我在一起,過不下去了,所以才選擇了這條路,如果當初我不要嫁給他,這些事情,或許就不會發生了。」

雷雅音對她淺淺的笑了笑:「所以,不是你害死了他,是我。」

「雅音,我們都不要自責了好嗎,御仁已經走了,即便我們想再多,他也不可能回來的,所以,我們都把御仁放在心裡,誰也不要再去計較,他是為什麼離開了我們,如知秋所說,人死不能復生。」

雷雅音點了點頭:「這也是我想說的。」

安然對雷雅音伸出手。

雷雅音沒有猶豫,握住了她的手。

安然笑了笑:「歡迎你回來,真心的。」

「謝謝,我也是真心的。」

兩人再次相視而笑。

雷雅音呼口氣:「真沒想到,我們都成了母親。」

「是啊,我的懷孕,連我自己都覺得意外,明明我都做過措施的。」

「大概是安安太想來到你的世界,所以投機取巧,找到了機會吧。」

安然點頭:「或許吧,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上來,我有些想要看看萊婭本人,之前一直都是看照片呢。」

「你等我一下,我去把他們叫上來。」

「好。」

雷雅音起身出去,沒多會兒,兩個男人一人抱著一個孩子進了屋。

葉知秋將萊婭抱到了安然身前,身子低下,放到了她懷裡。

安然將孩子接過,看著萊婭有些肉嘟嘟的小臉兒,抿唇笑了起來。

「都說小孩子是看不出像誰的,可是萊婭可以,她很像雅音。」

葉知秋就坐在她身側:「是吧,我也這麼說過,可是雅音說我誇張。」

安然看她:「是真的能看出來,萊婭的眼睛像御仁,其餘地方都很像你。」

葉知秋得意的勾唇一笑:「以後,萊婭會越長越像我的。」

安然蹙眉:「得了吧你,怎麼什麼事兒都有你呢。」

「本來也是,人家說了,孩子是誰的種不重要,誰把她養大,她就像誰。」

這話,倒是讓安然無言以對了。

葉知秋點了點萊婭的鼻尖:「對吧,萊婭。」

一旁,雷雅音安靜的揚了揚唇角,看著這一幕,臉上帶著些許的幸福。

看到這一幕,喬御琛心裡隱約覺得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玩了半個多小時,葉知秋看萊婭犯困了,便說要帶著她們回家。

喬御琛去送他們,安然想到什麼似的道:「雅音你稍微等一下,我有點東西要給你。」

葉知秋回頭一笑:「喲,我們家鐵公雞,最近怎麼這麼愛送禮物呀,也沒見你給我送。」

安然瞥嘴一笑:「你走,我不想看見你。」

葉知秋笑著,抱著萊婭下樓去了。

喬御琛也先跟著一起出去了,安然要下床。

雷雅音道:「你別下來了,之前我坐月子的時候,知秋就讓我在床上躺了一整個月,他真的好封建,我連澡都沒洗。」

安然無語:「我半個月的時候就已經洗過了,沒什麼的。」

「不用了,總之你別下來了,你送我禮物的心意我收下了,別的……」

「那你自己過去拿,在隔壁書房的抽屜里,有一個黑色的U盤,那個U盤裡,放了一些我存好的照片,這是我給萊婭的禮物。」

雷雅音點頭:「那我自己過去取。」

她轉身去了隔壁的書房,拉開抽屜,裡面有三個U盤,她將黑色的U盤拿出來后,目光落到了一個小巧的紅色U盤上。

她將U盤拿起,左右看了看,凝眉。

過了半響,才將U盤放下,離開了書房,回到了安然的卧室。

她將U盤遞給安然看:「你要給我的,是這個嗎?」

安然點頭:「沒錯,我已經拷貝好一份了,這份就是給你的。」

「那就多謝了,之前我也知道知秋給孩子照了好多照片,我也沒來及給她整理,正好,你這裡有整理好的,我就不必再多費時間去弄了。」

安然笑了笑:「客氣什麼。」

「那我就先下去了,知秋和孩子還在等我,你好好休息吧。」

安然點了點頭。

雷雅音走到門口,門都已經拉開了,猶豫了片刻后,她還是轉過身來,看向安然。

「安然,那個抽屜里那個紅色的小U盤是你的嗎?」

安然點頭:「是啊。」

雷雅音納悶了一下:「嘶,那就奇怪了。」

「什麼奇怪?」

「我之前見過那個U盤,是在我婆婆房間里。那時候還是在美國,我去她家裡做客,她給我找御仁小時候的照片,這個U盤,就放在她一個專門放重要東西的盒子里。

當時我看那U盤很精緻,所以就拿起來看了看,可當時她一把就給我搶了過去,還說這個讓我不要亂碰。

因為當時我在拚命的追御仁,所以很在乎婆婆的感受,她的態度,讓我難受了好一陣兒,她可能是覺得不太好,所以跟我道歉說,這個U盤是御仁的爸爸生前留給她的禮物,因為是限量版的,世界上只有這一份,所以她很珍惜,連御仁都不讓碰。

後來,我說我只是覺得U盤很漂亮,所以才看的。她就把U盤給我看了看,當時我看到,那個U盤跟你這個U盤一樣,底下刻了兩個字母YQ。

我還以為,是她名字的兩個字的首字母呢,真的把那U盤當成了限量版的。現在看來,那兩個字母,大概只是品牌吧。我婆婆這個人,本來也比較愛虛張聲勢。」

安然凝了凝眉,這個U盤還有這樣的故事嗎?

「這U盤是去年我生日的時候,御仁送我的禮物,總不會是御仁從她母親那裡拿來的吧。」

「御仁送的?」雷雅音凝眉:「那就的確有可能了,我婆婆那個盒子,放的並不隱蔽,有沒有可能是御仁要用U盤的時候,到處都沒找到,所以就把她母親的U盤拿來用了?」

安然想了想,難道是這樣?好像,也的確只有這種可能了。

因為那個秘密文件的密碼,既不是她的生日,也不是御仁的生日。

他還記得,御仁活著的時候,銀行卡密碼還是她的生日呢。

她正胡思亂想著,就只聽雷雅音繼續道:「御仁死後,我婆婆只跟我聯繫過一次,就是幾個月以前,她曾經給我打過電話,問我有沒有見到那個U盤,她好像很心急的樣子,因為我的確沒有見過,所以就告訴她不知道。」

安然想了想,難道,那個U盤裡的加密文件,是顧阿姨的?

那個加密文件對她來說肯定很重要吧,不然她怎麼會這麼著急呢?

「你知道現在怎樣才能找到顧阿姨嗎?」

雷雅音搖了搖頭:「我快要生之前,本來想告訴她的,我給她打電話,她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我也給她留過言,只要她開機就能聽到,可是她從來沒有找過我。

後來,我聽說,她給她在美國的老朋友打過電話,問我生的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她的老朋友來醫院打聽,我才知道了這件事兒。可能因為我生的是女兒,她並不喜歡,所以才打算以後不再跟我往來了吧。

我跟知秋說過這件事兒,知秋說,讓我還是要離我婆婆遠一點為好,因為我婆婆不出現則已,一出現,必然是有目的的,我對我婆婆的為人,也多少有些了解,所以……我現在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大家各自安好就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點了點頭:「這樣也好。」

雷雅音笑了笑:「算了,我也是因為那個U盤有感而發,別的我也不說了,你先休息吧。」

「那你也多保重身體。」

「嗯。」

雷雅音離開后,安然坐在床上,側頭看向隔壁的房間。

片刻后,她下床,來到了書房。

她將U盤打開,放在手裡看了片刻,隨即將電腦打開。

安然將U盤插到電腦上,隨手單擊打開。

有沒有可能是御仁她母親的生日呢?

可是御仁她母親的生日是什麼時候來著?她印象里給御仁的母親去過過一次生日,可是卻實在是想不起來了。

正這時,走廊上傳來喬御琛焦急的呼喚聲。

安然隨手將U盤拔下,塞進了書桌抽屜里,走了出來。

看到她,喬御琛上前,一臉緊張兮兮的:「你怎麼出來了。」

「沒事兒,我就是去了一趟書房,又沒走遠。」

「那也不行,外面不是開著窗嗎。」

看到他這麼緊張兮兮的擔心自己的樣子,她笑了笑:「我回去躺著還不行嗎。」

「以後不要這樣胡來了,萬一落下了病根,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情,知道嗎?」

安然點了點頭:「嗯,我以後不會胡來的,你放心吧。」

喬御琛將她扶進了屋裡,她在床上躺下:「我有點兒餓了。」

「等著,我去讓人給你準備吃的。」

安然笑了笑,點頭。

喬御琛下去,沒多會兒,林管家上來給她送了點煮好的香蕉。

她吃了兩口,林管家正要出去,她想到什麼似的道:「林管家,我能拜託你件事兒嗎?」

「夫人請說。」

「你能幫我調查到顧雲清的生日嗎?」

「這個沒問題。」

想到這個,安然又道:「對了,還有件事兒,我聽說,五年前,御仁家住的那套別墅被顧阿姨賣給了一個女人,你能幫我調查一下,現在房子的主人是誰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