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幸虧留了一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12
A+ A- 關燈 聽書

太后並不意外,沉靜地點點頭。

畢竟是跟皇帝非親非故的大夫,在性命被威脅之時,聰明人都知道選擇聽她的。

不過——

她眯了眯眸子,轉頭看了一眼四周的侍衛,吩咐道:「給他灌下去。」

一名侍衛立刻抓著一瓶毒藥過來,一手扣住雲輕歌的嘴,一手將毒藥灌進了雲輕歌的嘴裡。

「咳咳咳……」雲輕歌吃下這毒,蹙了蹙眉,但仍舊面不改色。

這毒,空間里有解藥。

太后可真夠狠的,為了怕她不聽話,所以要給她灌毒藥。

「墨大夫,只要把這些葯每日繼續給皇帝服用,事成之後,我自然會給你解藥,如何?」

隨著太后話落,侍衛當即將葯遞給了雲輕歌。

另一名侍衛過來把繩索解開了。

雲輕歌接過,輕應了一聲:「好。」

嘴上如此答應,心底可不會這麼做。

「很好,哀家就喜歡你這樣的聰明人,至於有些不識好歹吃裡扒外的——呵!」

雲輕歌隱約覺得她說的「不識好歹吃裡扒外」指的是……顧思如。

她心咯噔了一下。

太后要動顧思如!

她垂下眼帘,抬袖抹掉了嘴角邊的毒藥,聲色平靜問:「既然如此,太後娘娘,我可以走了嗎?」

「好,派人送墨大夫離開皇宮。」

可太后話剛剛落下,一名錦衣衛匆匆忙忙沖入。

「太後娘娘,靖王……靖王帶人闖進來了。」

靖王!

太后眉眼一眯,古怪地掃了一眼雲輕歌,看著這大夫一張陌生臉,有些意外。

「你跟靖王有何關係?」太后沉沉地問。

之前死了一個吳大夫,現在又來了一個墨大夫,這個夜非墨身邊到底有多少大夫?

看來這些大夫都是用來給他解毒的吧?

想到夜非墨身上的冥毒,太后就有些犯疑惑。

靖王中了這毒已經快半年了,最近都不曾聽到男人毒發的消息,甚至按照往常情況,中了冥毒的人必然活不過半年,怎麼這夜非墨還能活到現在?

「唔,我是靖王在街邊隨便找的大夫。」

看出太后眼中的疑惑,雲輕歌隨口胡謅了一個。

她不能讓太后察覺到她是夜非墨的人,否則太后必然會對她動殺念,而不是灌慢性毒藥這麼簡單了。

太后不疑有他,轉身往外走。

「派人將墨大夫從密道里送走,哀家出去見靖王。」

雲輕歌抿唇,看著太後轉身離開,她的眼中浮上了一層殺念。

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還不曾對哪個人有過強烈的殺念,這是第一次……

她是醫者,對生命自有一股敬畏感,但今日……她心頭有怒氣和殺氣,混雜在一起,讓她費了很大的勁才壓下去。

「墨大夫,請吧。」侍衛見她不動,出聲。

雲輕歌這才抬步往外走。

「主人,你的解藥我已經給你找到了,趕緊服用別耽誤解毒時間哦。」

「好。」雲輕歌應了一聲,侍衛走在前,她走在後,再加上密道里光線暗淡,她隨手接過了從空間里遞給她的葯一口灌進了喉嚨里。

走在前方的侍衛聽見了細微的吞咽聲音,連忙轉過頭,而此時雲輕歌早已敏捷迅速地把藥瓶收入袖中,讓人再也察覺不到分毫。

看著雲輕歌那張沒有波瀾起伏的臉,侍衛古怪地聳了聳肩,便領著雲輕歌走了。

……

鳳央宮內,雙方對峙。

太后看著坐在輪椅之上氣勢依舊不減的男人,眉一蹙:「靖王這是何意?」

「大夫呢?」夜非墨冷聲問道。

在得到馬夫傳來的消息,他立刻明白太后的用意,臉色陰沉到令人生畏。

太后笑了笑說:「大夫?什麼大夫?哀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跟他裝傻是嗎?

夜非墨的唇角淡淡勾起譏笑的弧度,很淡,若不仔細看也很難發現。

「太后不肯交出是嗎?」連皇祖母的稱呼都沒有了,他眼中解釋冷冽嗜血的寒光。

這般模樣的他,即便是有面具隔著面容太后也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寒氣,總有一種錯覺,這男人會在下一刻從輪椅上站起來捏死她。

她穩了穩心緒,才端起太后的架子怒道:「夜非墨,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冒犯長輩?如妃平日里就是這麼教導你的?」

好端端的故意把事情扯到顧思如身上去,夜非墨眉狠狠一蹙。

「怎麼,哀家說的話……」

「搜。」夜非墨仿若未聞一般,側頭吩咐侍衛搜索鳳央宮。

聽見這道命令,太后氣的一張老臉通紅,差點要吐血,「夜非墨,你敢!」

「太後下毒毒害父皇之事,若是傳出去,會怎麼樣?這事兒若是讓父皇知道,你覺得……眾臣和父皇該作何處置?」

此話一出,空氣凝滯住了。

壓抑而寒涼的語氣卻帶著無盡的嘲弄。

太后捏著拳頭,抿唇許久,才放棄了掙扎說:「你搜,若是搜不到人,你就給哀家好好道歉!」

這話令夜非墨蹙眉,意識到可能雲輕歌當真不在鳳央宮了。

「青玄,推本王離開。」

他這麼一說,氣得太后更是肩膀在抖,怒不可遏吼道:「夜非墨,你當哀家這鳳央宮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來人,給哀家把這孽障給抓下去關押!」

然而,她如此吼著,四周的侍衛當即上前要對夜非墨出手,但從暗處又湧出了無數黑衣暗衛,與太后的侍衛動了手。

如此不顧一切的舉動,把太后給氣的臉色更加難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反了你!」

「本王不過是奉了父皇之命來搜尋人,太后不予配合還私自扣押父皇的大夫,不但如此還蓄意謀害父皇,這些罪名,不知道太後日后要如何向眾臣解釋。」

男人淡漠開嗓,說罷這話,青玄立刻推著他的輪椅出去。

這時候唯有身後的太后,臉色陰沉而蒼白。

這事兒她不會作罷!

只是按照夜非墨這說法,皇帝對自己中毒的事情已經完全了解了,那麼……

幸虧她留了一手,給墨大夫下了毒。

她陰沉一笑:「夜非墨,你即便再護著這大夫又如何,他被哀家灌了毒藥,十天內比肝腸寸斷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