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往後這個院子留給你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2:07
A+ A- 關燈 聽書

第243章往後這個院子留給你

皖月待楚皇走後才翻過身來,那些大道理她何嘗不知?

只是她心裡有了喜歡的人,再嫁別人總是意難平。

更何況,她喜歡的人還是那樣完美。

可是,她身為一國公主,對於南楚臣民自然有屬於自己的一份責任,她現在處於兩難境地,若是可以,她當然不想嫁給夏侯銜,可若是不嫁,抗的就是祁皇的旨意。

後果,不止要她來承受,更要南楚的臣民來承受。

皖月這幾日一步門都沒出,就是在想事情該如何解決。

她在正陽宮的那幾日,雖然沒跟夏侯銜說過話,可看夏侯銜的神色便知他不喜自己,甚至還隱隱有些厭惡。

皖月坐在床榻上想著,不若,明天大婚過後,她與夏侯銜打個商量。

若是夏侯銜答應自然最好,若是不答應…

皖月緩緩挑起唇角。

躺回床榻之上,皖月漸漸睡著了。

第二日,天還沒亮,皖月的房門便被伺候的丫鬟敲開,祁皇為表示自己的對兩人婚事的重視,特地從喜娘開始便精心挑選。

用的人,都是有頭臉的,喜娘自帶了丫頭來替皖月梳妝。

驛館中一派喜氣洋洋的景象,南楚隨行的侍衛下人也都為公主出嫁而高興。

楚皇親自過來看了看,沒想到皖月竟然老老實實的任人幫她梳妝,見了他還一副笑吟吟的樣子。

看見如此的皖月,楚皇心裡有些不是滋味,這事說來怪他,若是問清楚了也不至於將女兒這麼配出去。

再退一步,若是沒將皖月帶出來,便好了。

楚皇眼眶有些發紅,他既是君又是父,尋常人對女兒的感情他也有,想著自小捧在掌心裡的小女兒,就這麼遠嫁,他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皖月這邊打扮已經完畢,她看著自己的父親笑了笑,「父皇,女兒今日漂亮嗎?」

原地轉了一圈,似小時一般,期待著看著她的父親。

楚皇點了點頭,一時有些說不出話來,只能發出一個單音節的,「嗯。」

「您不用擔心,女兒會懂事的,待回到南楚后,咱們父女倆就不能常見面了,父皇要保重自己的身體,您身子不好別總強撐著,政事什麼時候都忙不完,等女兒得空就回去看您。」皖月巧笑嫣然,只是說著說著眼裡便泛起了淚花。

說話容易,做起來難。

天祁到南楚上千里,哪兒能說回去就回去?

楚皇看著皖月的樣子心裡也是一酸,他重重的拍了拍皖月的手,緩了緩才道,「父皇以後會來看你的。」

「嗯。」皖月還在強撐著笑。

紅蓋頭隔絕了含著淚水的眼眸,皖月由喜娘背著上花轎。

一路去往端王府,楚皇另乘了轎子前去觀禮。

按理說娘家人本不應該出現在喜宴上,可楚皇身份不同又遠道而來,規矩自然要讓一讓。

端王府中下人來來往往的招呼賓朋,喜宴本就繁瑣,賜婚的旨意又下的緊,可把端王府眾人忙的團團轉。

現在府里沒有主持中饋的人,夏侯銜又什麼都不管。

他本就不滿意這場婚事,奈何聖旨已下,他不能抗旨不尊,遂放手讓下人準備,裝扮成什麼樣就什麼樣。

不就是場婚事,能有出什麼差錯。

幸虧皇后撥下來人幫忙,不然就端王府自家的人,倒是指不定能將端王府的體面給丟了。

現在,至少表面上看還像那麼回事。

夏侯銜騎馬前去迎娶,臉上不見什麼喜色,又繞街回府,一路上面無表情。

若是楚皇看見,當真要窩火的!

喜事按部就班,一路吹吹打打,進入喜堂拜禮,待禮成后,皖月被送入洞房,夏侯銜留在前面宴請賓朋。

慕雪柔身處雪羽院,雖然消息不靈通,可府中滿處的紅和熱鬧鬧的場面,她想不知道都不成。

夏侯銜又要娶妻了。

她不知道他要娶的是誰。

不過,沒關係。

不管誰,都要給夏侯銜陪葬的。

慕雪柔披著斗篷,她現在已經可以下地走動,雖然走不快但至少不像個廢人般躺在床上。

今日,一定很熱鬧吧。

皖月坐在喜房中,喜娘說了吉祥話又往床鋪上撒了桂圓蓮子,一群人這才漸漸退出去。

待房裡沒了旁人,只剩下自己的陪嫁丫鬟時,皖月將徑自將蓋頭掀開。

成婚就是麻煩,大早上起來便折騰人,中間不讓吃不讓喝,新娘子在大婚當天是不能去凈房的。

皖月又累又餓,由丫鬟服侍著吃了些東西,歪在床上眯了會兒。

夏侯銜一時半會來不了,她得養足精神,一會兒好和他談判。

喜宴一直到夜晚才散,皇上皇后親自出席回宮的陣仗也大,楚皇此行任務圓滿成功,待明日出發返程即可。

皇子的洞房向來冷清,沒什麼人敢鬧。

夏侯宇在得知三哥將要迎娶皖月公主后,不禁替三哥憋屈。

怎的奔著皇叔而來的女子,皇叔不要了父皇竟匠人指給三哥。

這不是羞臊三哥嘛。

夏侯宇母妃早逝,一直跟在夏侯銜身邊長大,對於夏侯銜這個兄長他自然多向著些。

下了朝堂他也找過三哥,可三哥興緻缺缺,對他的話也是沒什麼反應。

無論如何,三哥已經娶了皖月公主,多說無用,夏侯宇在皇上走後,便自行回到府中。

前面宴席散了,夏侯銜前往嘯雲院揭蓋頭。

夏侯銜打定主意,皖月公主他是不會碰的,自己以後便住沐芙院,比起皖月,他寧願獨自歇在那裡。

那裡,至少還殘留離兒的氣息。

布靴入房,夏侯銜進院時,丫鬟便晃醒了皖月。

皖月打起精神來,一手摸上腰間的匕首,若是夏侯銜敢來硬的,她便讓他好看。

「你們都出去吧。」夏侯銜一進房門便吩咐道。

坐在床上的皖月更加緊張了幾分。

丫鬟們領命退下,夏侯銜將房門一關,一步步走到床沿邊,連喜秤都沒拿,直接將皖月的蓋頭掀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皖月眼睛眯了眯,突如其來的亮光讓她有些不適。

「往後這個院子留給你,本王住在他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