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毫無用處的女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8:40
A+ A- 關燈 聽書

「閉嘴!」月淳眼神一瞪,呵斥出聲。

「太後娘娘你如此呵斥我也無用,我還是要說,這一切不過是你的報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給哀家閉嘴,聽見沒有呢?」月淳狠狠捏住椅子扶手,眼睛里都是鋒利的寒芒。

那是她的兒子,這麼多年,她一直當成自己的兒子撫養……怎麼不是自己的兒子?

「唉……蠱王啊,你永遠別想知道怎麼解。」

「呵,你即便是不說我也能尋到法子。既然蠱后的下落已經知道了,哀家也照樣能弄死那女人。」

她狠狠捏住扶手,尖利的指甲徹底陷入扶手的木頭之中。

她眼底一閃而逝的狠辣,讓鳳婆的心底閃過一絲異樣。

「你以為殺了所有蠱后的人就能解嗎?我告訴你好了,這蠱王和蠱后,在他們年輕人身上的不過都是子蠱,母蠱都在別人身上。」

「你這是什麼意思?」月淳猛地抬起頭。

她心狠狠咯噔了一下。

這話的意思是……

即便是殺了蘇雲沁,取了她的心也不可能解?

這不可能!

「想知道?」鳳婆彷彿尋到了優越感,翹腳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笑容平靜,「我偏不告訴你。」

「你!」月淳氣得額際上青筋凸起,原本精緻絕美的面容變得越發猙獰難看。

鳳婆翹著腿,表情很怡然自得。

看著月淳越是失態,她便越是高興。

「你走吧,即便是留在這裡我也不會告訴你的。」鳳婆頓了頓又道,「你即便是要了那身上有蠱后的女人的命,也不過是無濟於事。」

月淳站起身來,狠狠瞪她。

這一切,她都不會信的。

走出醫館,月淳看向如意,問道:「蘇雲沁他們……解決了嗎?」

蘇雲沁到底死了沒?

如意低下頭,輕輕地道:「剛剛奴婢得到消息,他們的馬車已經全部燒毀,裡面的人兒也全都死了。並且那蘇雲沁的屍體……已經挖心了。」

月淳長長舒了一口氣,彷彿在此刻終於解脫了似的。

「很好,那人的東西,哀家要親自交給千墨看看!」

……

此刻離開聖女國,正趕往天焱的普通馬車裡,兩個小娃娃因為一路奔波,也累了,耷拉著腦袋小憩。

蘇雲沁臉上是易容的模樣,挑開車簾往外看了看。

「你母后若是知道我沒死,恐怕會氣炸了吧?」

風千洛聳聳肩,「皇嫂,母后這人就是如此。她干涉太多,其實我們兄妹三人都活得太累了。」

蘇雲沁放下車簾看他。

「尤其是皇兄,因為自出生便被母后烙上帝位的印記,所以自小到大,皇兄根本就沒有享受過母愛。母后對我和絕舞倒還是疼愛的,唯獨對皇兄……」

蘇雲沁的心底湧起一絲難過。

這大概是因為聽見了風千墨自小就沒有得到過母愛的關係。

生在皇家,終究是身不由己。

「你與我說這些做什麼?想讓我不要怪你母后?對這麼一個陌生人,我有必要怪嗎?」

風千洛暗暗摸了摸鼻尖,頓時有些尷尬。

他感受得出來蘇雲沁對他母后的厭惡。

馬車一路往天焱駛去,天色也越來越暗了。

終於在馬車抵達天焱邊境的一家客棧時停下了,蘇雲沁率先將蘇小野給抱下馬車去,孩子還在睡,她輕手輕腳地想把孩子抱上樓,哪知懷中的蘇小野在她懷裡蹭了蹭。

「爹爹……」夢囈似的一聲呼喚,讓蘇雲沁的神情一滯。

她低下頭看著孩子,心底五味雜陳。

孩子終究還是要有爹才是完整的家。

不過,她和風千墨一樣,需要孩子們給他們一點時間罷了。

風千洛也趕緊從馬車內抱出了蘇小陌跟上她。

「皇嫂,咱們明日繼續趕路嗎?不……不用跟誰打個招呼嗎?」

「打什麼招呼?」蘇雲沁聲音壓得很低,問道,「我在這兒已經沒有認識的人了。」

此刻外面街道上一陣嘈雜。

可饒是如此,再喧囂繁華,也無法影響蘇雲沁心中半分。

心底一片寧靜。

君明輝,已經徹底與她毫無關係。

她收斂心神,說罷這話率先踏入屋中。

感受到她的情緒變化,風千洛什麼都不再問。

……

第二日一早,他們便趕回古周。

但不論從哪條線路走,他們都必須經往天焱的京都。

避無可避的事情。

入了京都,靜容與風千洛的侍衛率先去將客棧安排好。

蘇雲沁等候在客棧外。

「雲沁?」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一聲驚喜而清朗的男音。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也易容了,聽見這道聲音,兩個娃娃同時回頭驚喜地齊齊叫了一聲:「君蜀黍!」

因為實在太久沒見了,對兩個娃娃來說,無疑是驚喜至極。

蘇小陌率先鬆開了蘇雲沁的手,朝著後方大步而來的男人奔了過去。

蘇雲沁根本來不及拉住他。

蘇小陌已經撲入了君明輝的懷中。

「君蜀黍,你想不想我們?」

「想,當然想。」男人將孩子抱起,眼底滿是笑意。

他一身月牙白錦袍,氣質高貴卓然,清貴中還夾雜著些許溫潤的氣質,讓不少路經的少女紛紛看了過來。

他抱著蘇小陌走向蘇雲沁,待看見了不遠處的風千洛時,笑意瞬間彌散了。

「雲沁。」

「千洛,客棧備好了嗎?」蘇雲沁沒理會君明輝,轉頭問風千洛。

風千洛暗暗抽了抽嘴角。

眼前這一幕為什麼很尷尬?

最尷尬的莫過於是他覺得自己好像在幫著皇兄盯著皇嫂似的……

事實上,他確實就是為了盯著皇嫂才留在這裡的。

他蒼白的俊臉上漾開一抹無奈的笑意,「皇嫂,你等等,我進去問問。」

哎呀,這種不討好的差事,他為什麼要主動攬了過來?

這一聲皇嫂叫的,讓君明輝臉色黑了一分。

「你……」

「太子殿下,把我兒子放下吧。孩子不懂事,唐突了太子殿下,還請殿下恕罪。」

「……」這一刻,君明輝被蘇雲沁的話給噎的死死的。

蘇小陌也敏銳察覺到了兩個大人之間的戾氣,他乖巧地從君明輝懷中跳下來,默默走回到蘇雲沁的身邊牽住了蘇雲沁的手。

這一刻,他看出來了,娘親這是要跟君蜀黍裝作不認識。

不過現在有了爹爹了,娘親確實應該跟君蜀黍拉開點距離。

蘇雲沁見兒子回到了自己的身邊,牽著兩個孩子往客棧走。

君明輝攏眉,立刻跟了上去。

而跟在蘇雲沁身後的是靜容,正跟在後方,看了一眼試圖跟上來的君明輝,連忙攔住了他。

「君……太子殿下,我們家小姐說了,不想見你。」

「發生了什麼事?」君明輝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喉際有點乾澀,他艱難地吐出了一句話,低聲地問道。

靜容搖搖頭,「還請太子殿下請回吧。」

其實相較於風千墨,她倒是更希望她家小姐是跟君明輝在一塊兒。

那位皇帝陛下若是沒有蠱王在身,小姐身上若是沒有蠱后在身,她當然同意。

可現在,受苦的還是小姐。

跟在君明輝身邊,小姐至少不會受這麼多的苦。

君明輝如何願意走,眼神執著地看著往屋內走的蘇雲沁。

「雲沁!有些事情可以解釋,你難道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

牽著孩子的蘇雲沁腳步一頓。

「娘親,君蜀黍好像是在認錯哦。」蘇小陌輕輕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

「對呀,娘親,君叔叔如果有錯,就懲罰他一下就可以了嘛,不要真的動怒呀!」

蘇小野的話也讓蘇雲沁的心底閃爍出了一絲絲的動容。

雖有欺騙,可他確實是她的救命恩人。

輕嘆了一聲,蘇雲沁轉頭看向身後的君明輝,「行了,你明日再來跟我解釋吧,我現在累了。」

君明輝還想說什麼,她人已經走了。

過路的人不少都對著他們指指點點,即便如此,他也絲毫不在意。

……

天玄邊境。

深夜,無盡的黑。

唯有一家客棧里亮著燈盞。

這時候金澤躍入屋中,單膝跪地,說道:「爺兒,太後來了。」

正在批閱奏摺的男人動作一滯,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

「千墨。」

金澤剛說完這話,門外已經傳來了太后的呼喚聲。

金澤起身連忙替門外的太后開門,「卑職參見太後娘娘。」

月淳深凝了一眼金澤,手中正抱著一隻錦盒,大步走入屋中。

「千墨,母后沒打擾你吧?」

這種試探性的話語,讓風千墨連頭都懶得抬一下。

「母后今日是帶了一樣好東西給你。」

他終於有了絲絲好奇之色,緩緩抬起頭來看向她,神色平靜。

「喏,蠱后。」月淳將錦盒扔在了桌上,臉上的笑容彷彿淬了一層毒霜。

她不會讓任何人影響到風千墨。

這個女人……終於是死了。

風千墨掃了一眼錦盒,握著奏摺的手赫然捏緊,眼底漸漸浮上了戾氣。

雖知母后是怎樣的人,可萬萬沒想到她還真的下手,雖然他提前做了安排,可這樣的事情依然讓他心有餘悸。

想到他的妻子和兒女始終可能面臨危險,他眼底浮起的戾氣更加重。

察覺到他眼底的鋒利和冷沉,月淳以為他這是傷心欲絕的表情。

「你放心,任何人都別想阻礙你。這樣對你毫無用處的女人,只有把她給趕盡殺絕了,才能換得你的安然無恙,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