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夜非墨沒有保護好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19
A+ A- 關燈 聽書

此話一出,殿內靜默了下去。

男人神色淡淡的,沒有一絲慌亂和不安,反倒是嘲弄淡淡瞥了一眼太后,隨即說道:「本王會讓你和你的好孫子一起陪葬。」

言罷這話,似是再也沒有耐心看太后,吩咐了青玄一句。

太后鐵青著臉,心情也漸漸沉下去。

她剛剛沒有理智,衝動之下卻忘記了思考別的事情。

皇帝已經知道了她下毒害他的事情,如果皇帝痊癒了,她必然會死無葬身之地。

對這個皇帝,她畢竟與皇帝相處了這麼多年,早已摸透了皇帝的性子。

這次,不成功便成仁!

夜非墨離開后,皇后立刻領著雲挽月來了鳳央宮。

「母后,您沒事吧?」

雲挽月矗立在一側,看著太后此刻還保持著的鐵青臉色。

靖王為了一名大夫興師動眾上了鳳央宮,可見這位大夫對靖王極其重要。

只是……

才死了一個吳大夫,竟然又來了一名大夫,靖王身邊到底藏了多少大夫!

「夜非墨這孽障竟敢威脅哀家!」太后沉沉地說罷,吐出了一口濁氣。

皇后看向雲挽月,朝著她使了使眼色,才走到了太后的身邊拍撫她的後背安慰:「母后勿要生氣,靖王如今在皇上那兒占理,咱們得想想接下來的局勢。」

經過皇后一提醒,太后臉色也逐漸冷下來。

「夜非墨已經捏著我們的把柄,皇帝已經知道哀家蓄意謀殺他給他下毒,皇帝……必須要除!」

她可以在除掉皇帝之後再對外宣稱皇帝是重病而死,到時候夜天珏就能順理成章登基。

此時此刻雲挽月聽見她們的議論,心頭燃起了一絲希望。

最近本來也因為秦暮雪待在夜天珏身邊,二人你儂我儂的模樣實在刺激了她的眼。

她沒想到自己看中的男人,竟然輕而易舉就……喜歡上了別的女人!每次秦暮雪這女人給夜天珏上藥喂葯時,她總有一種自己是外人的錯覺。

現在每晚上與夜天珏睡在一塊兒,男人也對她實在梳理冷漠了。

男人的心,還真是說變就變,真正是寡情冷淡。

她垂下眼帘,冷冷勾了勾唇角。

只要夜天珏登上皇位……才能離她想要的更近一步。

「皇祖母,挽月有一個極好的主意。」

……

雲輕歌從密道出來已經出了宮,侍衛將她丟出去后就直接折回了皇宮,她看了看頭頂的陽光,沉沉吐出一口氣,撫了撫心口的位置。

雖然及時服用了解藥,可解藥也是有副作用的,心口鈍鈍地難受。

太后這老女人,太可惡了!

不過今日大家都已經撕破了臉皮,她想,可能很快就會到達一個矛盾爆發點。

不知怎麼,她心情有點忐忑和……不安。

夜非墨登基,她既希望,又希望這樣事情慢點到來。

她轉身往靖王府的方向走。

沒走幾步,一輛馬車疾馳而來,最後呢追上了她的腳步。

「輕歌,你沒事吧?」車簾被撩開,是夜無寐一張略顯局促不安的臉。

她頓住腳步,微愕,「你怎麼來了?」

「我在王府聽見你出事便趕來了。」他看著她有些狼狽模樣,不動聲色地皺起眉頭。

夜非墨沒有保護好她!

他其實一直想讓雲輕歌回到現實世界,理由也並非是因為這是書里,她愛上了一個書中人物這麼簡單的理由。更是因為……她愛上的是一個書中舉足輕重的人物。

倘若是反派最後是死的結局。

倘若扭轉結局最後就是宮鬥勝利者登基,那時候,雲輕歌面對的會有更多的痛。

他知道,他也不想讓她如此痛苦。

回到現實世界,雖然會讓她有些失落感,可至少也還能把一切回憶都保留在最美好的地方。

雲輕歌搖搖頭,「我也沒什麼事,你不用特地趕來。回去吧,我先回靖王府了。」

「我送你。」

「不要,你太惹人注意。」

大概是那日他們二人把話說通了,雲輕歌也察覺到二人現在的相處彷彿又回到了以前她讀大學時的感覺。至少他沒有了剛開始出現的那般令人討厭了。

雲輕歌的話令夜無寐俊逸的面龐微微一滯,好半晌被噎的說不出話。

「我走了。」

她也沒看他,抬步就走。

夜無寐抿唇。

侍衛弱弱問:「爺兒,要……跟上嗎?」

「你說呢?」夜無寐瞪了一眼沒眼力的侍衛,「悄悄跟上。」

雲輕歌在走過一條街道的時候,便瞧見了正迎面奔來的青玄,他架著熟悉的馬車興奮地沖了過來。

「王……大夫,快上馬車!」

雲輕歌點點頭,上了馬車。

馬車內,男人臉色陰沉得難看,即便是戴著面具,雲輕歌也感覺到他濃黑如墨的眸子里映著的都是不悅。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她坐在他的身側,輕輕問道。

「全帝都都有本王的眼線。」

雲輕歌一怔。

能耐啊!

大反派竟然眼線遍布全帝都!

以前她怎麼不知道?

彷彿看穿了她的心思般,夜非墨才淡淡道:「以前不屑去查看,如今形勢不同。」

聽著他這話,她竟覺得有那麼一瞬間的錯覺認為他是為了尋她所以動用了全帝都的眼線。

「阿墨……」

「回府。」他扣著她的手腕,面色陰鬱地沉沉吐出二字。

以前不知道,現在反倒是覺得,這個女人無論如何都不能出事,也絕對不能從他的身邊逃開。

今日事情發生后,他知道,她的存在遠比他所想的那般更加重要和……深刻。

雲輕歌被他緊緊地扣著手腕,明顯察覺到他的情緒不對,古怪地問:「阿墨,你和太后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他淡淡說了一聲,鬆開了她的手腕。

他雖不懂醫,可也知道把脈,發現雲輕歌的脈象並不正常。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青玄,回去讓阮芷玉來一趟王府。」

「是。」

雲輕歌訝然了一下,明白過來,「太后給我灌的毒我已經解了,你別擔心。」

「不行,必須大夫說沒事才行。」

她對上他強勢而深沉的眉眼,心頭微松,點點頭。

他是打心底里在乎她。

不知不覺腦海里又浮起了顧思如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