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幫娘給爹爹寫情書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8:49
A+ A- 關燈 聽書

她的聲音中含著幾分笑意,卻又冷得厲害。

「母后這都是為你好,你是帝王,怎能被這樣的兒女私情牽絆?」

風千墨冷笑,垂眸,掩了眸底的所有鋒芒。

此時此刻他並不想與她爭執分毫,連眉眼都懶得抬一下。

月淳發現兒子如此沉默,深知他心情不佳,輕嘆了一聲,將錦盒往他的面前更推近了些許。

「千墨,母后就不打擾你,你好好休息。」

她言罷,緩緩起身往外走。

門闔上,風千墨才抬起頭來看向面前的錦盒。

男人眼底浮現的戾氣夾雜著几絲殺意。

……

天色漸暗,蘇雲沁一入屋,便瞧見了一隻白鴿靜靜落在了窗台上。

白鴿看見蘇雲沁,抬起頭,歪著小腦袋。

這種信鴿,是銀魂門專用之物。

她放下了兩個孩子,走至了窗邊,將信紙取下,打開。

「娘親,誰的信?」蘇小陌好奇寶寶地問道。

他可以打賭,這信絕對是個重要之人送的。

蘇雲沁看了一眼兒子,輕嘆了一聲道:「你君叔叔。」

看來君明輝覺得她不會聽他解釋,所以特地用信鴿寄了信給她。

可這樣又能如何呢?

再多的解釋,他在她的心底已經沒有了信譽可言。

「上面寫著什麼呀?」蘇小陌一聽是君明輝的,立刻跳著跳著要從蘇雲沁的手中搶奪過來。

蘇雲沁見他如此想看,直接塞給了他。

「雲沁,你原諒我好嗎?有些事情不是不想告訴你,只是擔心你會因此疏遠我。明日在忘羨酒樓里等你……」

蘇小陌看著看著還將信上的內容都給念出來了。

蘇小野也連忙湊了個腦袋來看,呀了一聲。

她看著這信紙,她圓溜溜的眼睛閃出了狡黠的光亮,上前拉扯了一下蘇雲沁的衣袖。

「娘親。」

衣袖一緊,蘇雲沁低下頭看著女兒。

「我想要那個信鴿。」她伸出蒼白纖細的小手,指著站在窗台上自顧自梳毛的白鴿。

蘇雲沁也不懷疑,以為是這小丫頭想抱去玩,便也將信鴿從窗台上捉下遞給了蘇小野。

「謝謝娘親!」蘇小野抱住信鴿,笑嘻嘻的。

女兒笑的如此開心,她還是真是少見。

在她的印象中,女兒向來只是微笑,或者是淡笑,很少笑的這麼燦爛。

蘇雲沁想,可能女兒真的喜歡信鴿。

她摸了摸女兒的腦袋,說道:「你若喜歡,等回古周國,在皇宮裡養許多鴿子給你玩。」

「好呀!」

她們母女兩的對話完全沒有讓蘇小陌聽進去,蘇小陌此刻正聚集回神地讀著信紙上的內容。

「娘親,這紙上最後一點為什麼會有血跡呢?」

蘇雲沁走至他身邊,將信紙舉起。

確實是血跡,看上去像是吐血的痕迹,濺得不是很多。

她想起君明輝練魔功,眼神一深。

「娘親,明日要去見君蜀黍嗎?君蜀黍好可憐,他都知道錯了。」蘇小陌拉住蘇雲沁的褲角。

「嗯,明日肯定會去見。」

她相信全天下人都會傷她,但絕對不會相信君明輝傷她。

雖然他的每一次隱瞞都讓她失望。

蘇小野則是抱著信鴿在一旁摸了摸它的小腦袋,小臉上的表情格外滿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和蘇小陌都沒有注意到她的小神態變化,母子兩各自懷著不同的心思。

……

第二日,蘇雲沁讓兩個孩子乖乖在客棧里等待。

蘇小陌想跟上蘇雲沁,但卻被蘇雲沁拒絕了。

蘇小陌垂頭喪氣地回到屋中,發現妹妹正一手抱著鴿子,一手在桌上奮力寫著什麼東西。

妹妹如此認真的樣子,惹來了他的好奇。

他古怪地湊近了蘇小野,好奇寶寶狀問道:「妹妹,你在做什麼?」

湊近一看,發現蘇小野竟然是在臨摹蘇雲沁的字跡寫信。

蘇小陌瞪大眼睛,一臉被妹妹地絕技給驚到的神色。

蘇小野瞥他一眼,很認真地道:「寫情書。」

「情……情情情書?」因為震驚,蘇小陌說話都結巴了,不過結巴只是瞬間,下一刻他就撲上來抓住蘇小野,表情嚴肅道,「寫給誰的?你竟敢早戀!快說,是哪個小子敢撩我妹妹!」

那一臉憤慨的樣子,奶凶奶凶的。

蘇小野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將最後一個字寫好,舉起來給哥哥看。

「喏,看!」

蘇小陌盯著信紙,呀了一聲,忍不住念了出來:「給我最愛的郎君……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絲!」

剛念了兩句,蘇小陌就忍不住惡寒了一陣。

這也……太肉麻了吧?

娘親絕對寫不出這樣的信!

「你你你……你要把這樣的信給爹爹看?」雖然這是個好主意,可怎麼看著像是給娘親挖坑呢?

蘇小野慢條斯理地將信紙給疊起,綁在了信鴿的腿上,一臉冷傲的小模樣。

「當然,這樣才能告訴爹爹,娘親是多麼多麼想他。到時候爹爹一高興,說不定就會來找我們了。」

蘇小陌一聽,暗暗給蘇小野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你真聰明!這一計,妙呀!」他學著說書人的口氣誇讚,暗想若是爹爹看到這信,恐怕要樂開了懷。

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有些期待爹爹的回信……會不會也這麼肉麻。

……

「阿嚏——」

蘇雲沁坐在酒樓里打了一個噴嚏,轉頭看了一眼四周。

老覺得有人在背後念叨她。

這時候腳步聲靠近,君明輝人已經走入了屋中。

「你這麼早來了?」君明輝的聲音自背後傳來,還帶著一分欣喜之色。

蘇雲沁倚在椅背上,漫不經心地道:「午膳過後還得趕路,自然要早些過來。」

君明輝表情一滯,但極好的素養的他臉上依然掛著微笑。

「看來你是收到了我的信,我是來與你解釋的。」

其實,他有許多話想對她說,但他更明白,當務之急就是與她解釋清楚。

她直視著他的眼,輕輕頷首,「好,你說,我聽。」

這一刻,她倒真的希望他能給她一個合理而信服的解釋。

他們之間的關係不該鬧得如此僵硬,至少還能做朋友。

「漠北王是我的朋友,我承認一開始讓他如此做只是為了除掉玄王。這件事情,我沒有告知你,只是覺得這是天焱之事,不應該把你拉下水。可沒想到,單風竟是對你有了念想……

「我不該隱瞞你。只是我又怕因為我的身份,要與我拉開距離……」

單風就是單雲的弟弟,被風千墨誤殺的人。

而眼前的男人,在解釋著這一切時,蘇雲沁卻沒有一點想生氣的衝動。

她好似感覺到了這個男人在自己的心底位置,也只能是萍水之交,萬萬不可交心。

只因為他的再三隱瞞。

他救她命是事實,他為她建立銀魂門也是事實,但彼此之間最起碼的朋友信任都沒有。

她淡淡點點頭,很平靜地道:「我沒有怪你。」

君明輝猛地抬頭看她,「你……」

「況且,你現在不是都解釋了嘛!我們兄妹感情這麼好,怎麼可能會因為這麼一點小誤會就鬧得不愉快呢,你說是不是?」

「……」君明輝的嘴角苦澀地扯了扯。

她這話,無疑是在堵死了他的所有念頭。

兄妹感情……確實深厚。

她就如此認定的吧?

「怎麼了,你好像不是很樂意?」蘇雲沁湊近他幾分,忽然問道。

「……沒有。」女子清香拂近,驚了他一下,讓他下意識地往後退了退。

蘇雲沁沒有坐正了身子,看著他如此,表情平靜,「君大哥,我要回古周給小寶尋第四味葯,時間不能等。還有……我還要尋法子解蠱,所以……」

「解蠱這事,那日讓你服用的東西,我這裡還有一堆,都是師父讓我轉交給你的。」

說罷,他從懷中摸出了一個小包裹。

全是那株草。

強烈的蠱王氣味拂了出來,衝擊著她的理智。

「你!」她瞳孔驟然一縮,瞪了他一眼,「快拿遠點,不要讓我聞到。」

這東西難吃就算了吧,氣味這麼強烈,讓她會控制不住自己身上沸騰的血液。

君明輝這小子是故意的吧!

瞧見她驟然變幻的臉色,君明輝還有些懵,但也如她所願將東西扔遠了點。

「那個……我不要,替我多謝你師父。」她實在受不住,味道太強……

「雲沁,師父她老人家對你沒有惡意。她說了,這東西可以製作成藥丸,相信以你的醫術製藥能力,不難,只要想法子將氣味壓制住,帶在身上可以有效防止下次蠱后發作帶來的痛苦。」

蘇雲沁的心底震了一下。

面前的男人眼眸灼灼,直視著她的雙眸,將手中的草藥往前遞了遞,待發現蘇雲沁沒有伸手接,他又道:「這樣吧,不如我替你拿到你的客棧里?」

蘇雲沁收斂情緒,連忙搖頭,伸手接過他手中的草。

「不……不用了。多謝君大哥了,剩下的我自己能……忍。」

「那好。」君明輝緩緩點點頭,「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蘇雲沁握緊了手中的草藥,久久沒有說話。

她知道他對她的關心,只是很多時候,她依舊無法接受他對她的隱瞞和欺騙。

「君大哥,我先走了。」蘇雲沁站起身來,語氣也平靜了許多。

君明輝沒有攔她。

她走了兩步,半轉過身來看他,「君大哥,你好好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