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知道你喜歡那個女人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5:23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的手在她面前打了個響指。

安然回神。

他問道:「想什麼呢,竟然還晃神了。」

「我在想,那天御仁的母親會不會出現呢?」

想到剛剛林管家跟自己說過的,安然要打聽顧雲清生日的事情。

他有些納悶,她怎麼會好奇這個呢。

喬御琛的表情里平靜帶著坦然:「誰知道呢,不一定,你怎麼會想起來問那個女人的事情了。」

「她好像失蹤一年了吧。」

喬御琛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

「我只是好奇,她失蹤這麼久,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如果那天她會出現,那應該就能證明她沒有出什麼事兒吧。」

喬御琛抿唇:「她應該不會出事的,顧雲清可是個很能闖的女人,當年,他們離開中國去了美國之後,她還能在美國生活的那麼自如,要知道,那可是異國他鄉,她那時候甚至英文也說不利索。」

安然聳肩:「但願吧。」

「那你那天,要不要跟我一起過去?」

安然點頭:「當然要去,御仁的周年忌日,我即便正在坐著月子,也一定會去參加的。」

喬御琛走過來,隨手揉了揉他的頭:「也不至於如此,如果你正在坐月子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讓你過去的,畢竟,如果御仁地下有知,他也不會願意讓你犧牲自己的健康去祭拜他的。」

安然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反正喬御琛這樣說,也是因為擔心她。

安然出月子的這天,喬老爺子給喬御琛打了一通電話。

這是時隔半年以來,爺孫倆第一次聯繫。

要說這個喬海平,也真是個倔強性子。

被自己的孫子『軟禁』后,竟然愣是半年沒有聯繫自己的孫子。

喬御琛和喬御仁的這副倔勁兒,大概都是遺傳了老爺子的。

看到喬海平的號碼時,喬御琛本來不想接的。

可是一旁的林管家卻道:「少爺,老爺子難得給你打電話,你就接了吧。」

看在林管家的面子上,喬御琛這才接起了喬海平的電話。

他將手機接通,爺孫倆誰也沒說話。

一旁,林管家輕聲道:「少爺。」

喬御琛這才對著電話那頭悶聲道:「有事嗎。」

「怎麼,過了這麼久,你這是連一聲爺爺也不會叫了?」

「有事兒你就直說吧,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拐彎抹角的。」

喬海平聲音一陣沉悶。

「過幾天就是御仁的忌日了,我也得去參加。」

喬御琛冷笑:「對於這個從來沒有被喬家昭告天下的二少爺,你會這麼額好心。」

「喬御琛。」

老爺子厲聲呵斥了一聲。

喬御琛倒也並不生氣,只是挑了挑眉心:「好,我答應你,我會讓人送你去墓園的,只不過,你最好是不要跟我耍什麼心計。」

喬海平冷聲呵斥一聲:「你把我喬海平當什麼人了,如果我真想跟你對著干,你以為你自己能控制得了我這麼久嗎?」

喬御琛沉聲:「好,我相信你這一次,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就先掛了吧。」

「安然是不是今天出月子。」

喬御琛蹙眉,抬眼看向安然,可是卻對著電話那頭冷聲道:「看來,你在家裡也並沒有閑著。」

「哼,」喬海平態度並不好:「難道,我連跟你打聽一下的權利也沒有了嗎?」

「你可以打聽任何事情,但我愛人不在你該打聽的範圍內。」

喬海平不悅:「做為你爺爺,難道我就沒有資格看一眼你的兒子?」

「曾經,你不是懷疑這個孩子不是你喬家的後代,甚至於要想方設法的害死我的孩子嗎?」

喬海平沉默了下來。

喬御琛冷聲:「還有什麼事嗎?」

「我想看看那個孩子,既然安然已經出月子了,那孩子應該也可以抱出門來了吧。」

喬御琛表情里滿是冷漠:「並不能,他還小,我不會讓他出去的。」

「那我去看看孩子,這總可以吧,我不會耍什麼花樣,反正我身邊,一直都有你安排的人在看著我。」

「我也從沒有打算要讓你看我的孩子。」

喬海平咬牙:「我是他的太爺爺。」

「你不配。」

「喬御琛,你……」

「如果你沒有什麼事的話,就多看看書,看看電視,少給我打電話,畢竟給我打一次電話,我們就要鬧一次不愉快,就算你有心情跟我鬧,我也沒有什麼心情陪你鬧。」

喬御琛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安然看著對面的他:「你爺爺想看孩子?」

喬御琛將手機放到了一旁:「對,不過我不會同意的。」

安然表情沉靜:「我也不會同意的。」

她沒有忘記,當初老爺子被安心挑撥的,對自己深表懷疑,恨不得將自己抽筋剝皮的樣子。

現在他想要看孩子,她根本就不可能會同意的。

「你也被怪我這孫媳婦不孝順,正常來說,別人在我生命里雪中送炭,我就會在別人遇到陰雨天的時候幫他們遮風避雨的。可是,你爺爺不同,他在我遇到風雪的時候,搶走了我能夠取暖的棉衣,他害我差點兒凍死,現在雨過天晴了,我也不會把我的喜悅跟他分享。」

「我能理解,所以我跟你是站在一條線上的,」他說著凝眉:「林管家,調查一下,老爺子身邊是不是還有能幫他辦事的人。」

林管家納悶:「少爺,怎麼了嗎?」

「按理說,他現在被看的這麼嚴實,應該不可能會知道安然什麼時候生的孩子,可他剛剛卻準確的說出了今天是安然出月子的日子,這就證明,他並不安分。」

林管家有些愧疚:「對不起少爺,一個星期前,我去看過老爺子一次,因為要提醒他,御仁少爺忌日的事情。」

喬御琛冷著一張臉:「所以,安然出月子的事情是你說的?」

林管家點了點頭:「少爺,很抱歉,我以為,這個是可以說的。」

「那你還泄露了些什麼?」

林管家為難:「老爺子說想看看小少爺的照片,所以……我把我手機里存的小少爺的照片給他看了,當時老爺子一看,就說小少爺是喬家的種,跑不了。」

喬御琛冷聲:「以後盡量少去見他。」

林管家點了點頭:「是,少爺,這次……真的很對不起。」

安然見林管家一直在道歉,隨即對喬御琛道:「你也別責怪林管家了,這事兒,他本身也沒有多少錯。不過你這爺爺眼神夠厲害的,我明明覺得,咱們家安安長的更像我,他怎麼會看了一眼,就說安安是你喬家的種,跑不了呢?」

喬御琛聳肩:「誰知道呢。」

「我給老爺子看的是小少爺20天時的照片,其中有一張,跟少爺月子里的一張照片很像,連表情都感覺是如出一轍的。」

安然看向喬御琛:「你也覺得安安像你?」

「我的兒子,當然像我咯,當然,他扎眼一看,也是有些像你的。」

安然不禁一笑,她剛剛竟然因為安安長的更像喬御琛這件事兒,而覺得有些吃醋了。

明明是她十月懷胎生下的小東西,怎麼可以更像別人呢。

不過仔細想了想,也沒有什麼不對的,人家提供了種啊。

林管家問道:「少爺,老爺子沒有提二少爺忌日的事情嗎?」

喬御琛看他:「提了,他說想去參加御仁的忌日。」

「老爺子本想讓我跟你說這件事兒,可我怕你會說我,就告訴他讓他自己開口,今天老爺子打電話過來,我還以為就是為了這一件事呢。」

喬御琛點了點頭:「也無妨,我已經答應他了,御仁忌日那天,你多加派幾個人手保護好夫人,不要讓任何無關緊要的人和記者接觸到她。」

「知道了少爺,我會小心安排的。」

喬御仁忌日的這天,是喬御琛親自主持操辦的。

做為喬家的二少爺,御仁的忌日辦的也算是隆重,雖然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再看到了。

這一天,雷雅音穿上了純黑的衣服,帶著孩子一起出現了。

只是去墓園祭拜的時候,她讓阿姨把孩子抱回了家,自己則跟著葉知秋和大家一起去墓園。

十幾個人一起來到墓園,老遠,安然就看到了喬御仁的墓碑前站著一個穿著一身黑的女人。

喬御琛冷眼看著遠方,林管家道:「少爺,那好像是顧雲清。」

聽到一眾人的動靜,顧雲清並沒有選擇逃跑,而是回身,望向大家所在的方向。

看到顧雲清,雷雅音眼神里閃過一抹的沉悶。

這個,就是她的婆婆,她女兒的親奶奶。

當初,全都是因為她的算計,她才會懷孕,才會讓御仁不得不娶她,才會害的御仁最終走上了絕路。

她的人生,全都是被他給毀掉了,不甘心,真的好不甘。

大家來到御仁的墳前。

顧雲清將視線從喬御琛和雷雅音及一眾人的臉上掃過,目光落到了安然的身上。

她冷聲一笑,轉頭看向墓碑上喬御仁的照片。

心中默念:兒子,媽媽知道,你。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