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你一定會後悔的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5:31
A+ A- 關燈 聽書

她看著喬御仁的照片笑了笑,這才回神,走到了安然的面前:「跟我談談。」

本來今天是御仁的忌日,大家都有些傷感。

安然也一樣,表情很是凝重。

看著顧雲清,他表情淡淡的道:「阿姨,有什麼事情,等我們祭拜完御仁再說吧。」

顧雲清冷笑:「祭拜?你跟喬御琛一起來祭拜我兒子,算什麼祭拜,我兒子看著,會高興嗎?」

「媽,」一旁,雷雅音聲音有些高,她走上前:「你想幹什麼,今天是御仁的忌日,你就不能不要說這些話嗎。」

「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嗎?雅音,你什麼都清楚,御仁喜歡的人不是你。」

「所以,你明明知道,那天為什麼要在我們的的酒里下藥,為什麼要毀了我,毀了他,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自私,我成了單親媽媽。」

顧雲清轉過身,不看雷雅音:「我是為了成全你的愛,你不是愛他嗎。」

「你……」

葉知秋上前,拉住顧雲清。

喬御琛擋住了安然,看向顧雲清:「御仁是你的兒子,你想來祭拜他,我們這裡任何人都不會反對,不過如果你祭拜完了,就請離開吧。」

「喬御琛,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些,所有人都有資格指責我,但是你沒有,我兒子,是為了你和安然死的。」

喬御琛冷聲:「是嗎?你確定?」

安然拉了喬御琛一下,不希望這種時候,他還和顧雲清起衝突。

不過這世上,人有沒有什麼所謂的在天之靈,她都不希望在御仁的墳前,讓這兩人起任何衝突。

她剛要說什麼的時候,葉知秋道:「既然如此,那麼阿姨,我有資格跟你談吧。」

顧雲清看向葉知秋:「知秋,今天的事情,我不是針對任何人的,我只是想要跟安然談一談,別人也就算了,你不要攔著阿姨好嗎?阿姨知道,御仁跟你是最好的朋友,不想與你為敵。」

「安然不能跟你談,她現在要跟我們一起祭拜御仁,如果你真想跟她談,沒問題,等到她祭拜完御仁,我跟她一起去找你談,你在山下等我們片刻吧。」

顧雲清握拳:「知秋,今天你怎麼也不懂事,我要跟安然談,是為了安然好。」

「若你的善意,安然暫時還不需要,而你卻非要強加在她的身上,那就不是善,而是惡了。」

「你們就全都沒有想過,安然是被喬御琛欺騙了嗎,喬御琛他,根本就沒有資格跟安然在一起,他欺騙了安然,五年前……」

「夠了,」在喬御琛上前做動作之前,葉知秋已經怒喝一聲。

他冷著臉看向顧雲清:「顧阿姨,你到底想幹什麼?在御仁面前舊事重提嗎?五年前,不過御仁和安然之間發生了什麼,也不管現在喬御琛和安然之間有什麼,難道不都是你害的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顧雲清眼睛也不禁圓瞪了幾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五年前,如果你不是被利欲熏心,會下毒害喬御琛嗎?喬御琛若不是中了葯,會傷害安然嗎?安然若不是坐了牢,會不知道御仁為什麼離開的嗎?

與其說是喬御琛逼你們母子離開中國的,倒不如說,是你咎由自取,連累了御仁,你別忘了,過去的那麼多年,喬御琛手裡掌權,卻從來沒有傷害過御仁。」

顧雲清冷笑:「看來,喬御琛給了你什麼好處把你收買了呀,葉知秋,算我看錯你了。」

「我也看錯你了,現在請你離開。」

「這是我兒子的葬禮,我要在我兒子葬禮上,告訴安然五年前的真相,我要告訴她,那個人不是安心,是……」

「你給我閉嘴,」葉知秋眼神裡帶著戾氣,怒吼一聲:「要說真相是嗎?那御仁是不是也該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

顧雲清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葉知秋走到了喬御仁的墓碑前:「今天是你的忌日,我本來不想多事,可是看來,你母親是非要逼瘋我們所有人,喬御仁,我問你,你地下有知,到底知不知道,你不是為了喬御琛和安然死的,你是為你媽死的。」

他的話音一落,一旁的雷雅音和安然都愣住了。

雷雅音一步上前,拉著他的手臂:「你說什麼?知秋你在說什麼。」

顧雲清握拳:「葉知秋,你閉嘴。」

葉知秋回身,冷眼看向她:「我也想閉嘴,可你不是逼的我,讓我沒有辦法閉嘴嗎。」

雷雅音喊道:「知秋你說話啊,你到底在說什麼,什麼叫御仁是為了我婆婆死的,什麼意思,說話。」

顧雲清眉心裡有閃躲。

喬御仁看向雷雅音:「我告訴你,還有安然你也聽著,我為什麼要讓你們離御仁的母親遠一點,因為,她心如蛇蠍。」

顧雲清咽了一下口水:「閉嘴。」

喬御琛冷笑:「怎麼,你也會害怕?」

「該害怕的是你。」

喬御琛冷眼:「你錯了,你還不足以讓我畏懼。」

雷雅音沒有理會那些,只是拉著葉知秋:「御仁到底是怎麼死的。」

「當初,顧阿姨雇傭了人,要殺喬御琛,誘餌就是安然,我不確定,她是要兩人都死,還是只要喬御琛自己的命,可是這事兒被御仁知道了,御仁是為了阻止他母親,所以才會豁出命去救喬御琛和安然。

在他看來,只有用他的命,才能讓喬御琛原諒顧阿姨的罪行,所以,然然你告訴我,御仁的臨終遺言,是什麼。」

安然垂眸,心痛不已的握拳,她轉頭,淚眼模糊的望向顧雲清,聲音裡帶著隱忍和哽咽:「他說,讓我們放過……他母親。」

她竟然不知道,原來,御仁竟承受了這麼多。

她不是兇手,她的母親才是兇手。

對於御仁來說,他死的時候,該有多麼的痛苦。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不能……

「御仁以為,只有這樣才能阻止阿姨繼續錯下去,可是阿姨似乎並沒有領會御仁的意思,她一直在將錯就錯。」

葉知秋的話,讓雷雅音徹底崩潰。

她蹲坐在地上,望著喬御仁的照片,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了出來。

她伸手用力的拍打著自己的心臟。

一直以來,她都錯過了他。

她恨他,恨他這麼自私,這麼無情。

可是原來,真正無情的人,是顧雲清,是她的婆婆。

她的人生,是被顧雲清毀掉的。

安然看著坐在地上幾乎悶的想要發飆。

她想唾罵顧雲清,可是一看到喬御仁的照片,她只能忍住。

安然走到顧雲清身前:「不管你要跟我談什麼,我都不會跟你談的,我只希望你記住一點,你的自由,是你十月懷胎的親生兒子用命換來的,御仁這個人,從小就優柔寡斷,愚孝愚善,他可以為所有人都考慮,卻唯獨不會為自己考慮。

他甚至忘了,他要用他的命為你換自由的時候,他馬上就要成為一個父親了,因為你,他失去了生命,失去了做父親的權利,失去了陪伴自己的女兒一起長大的機會,你的罪孽真的很深重。

不過有一點,我真的覺得很慶幸,如果真的有來生,如果真的有天堂,御仁可以再也不用見到你了,因為他是善良的,老天爺一定會讓他去天堂。可是你這種人……貪婪,自私,狠毒,你死後,即便去地獄,也一定是十八層地獄。」

顧雲清握拳,望著這眾人,所有人都與她為敵,所有人……

喬御琛對保護安然的兩個人道:「你們現在就把這個女人給我請出墓園,必要的時候,可以使用暴力。」

「是。」

顧雲清冷眼看向安然:「總有一天,你一定會後悔的,我發誓。」

接著,她對那兩個保鏢一甩手,高傲道:「我不需要你們趕我走,我自己走。」

她轉身離開。

安然走到雷雅音身邊,將她攙扶起。

雷雅音側身,一把抱住了安然,痛哭失聲。

這哭聲,悲慟,幽怨,不甘。

在場的人都沒有說話,只有安然輕輕的拍撫著她的後背。

似是安慰,似是同痛。

葉知秋走到喬御琛身邊,輕聲道:「我帶她們兩個下山,你在這裡代表我們祭拜一下吧。」

喬御琛點了點頭,葉知秋上前,攙扶著雷雅音:「我帶你們下山去吧,這裡交給喬御琛。」

安然回頭看了喬御琛一眼,夫妻倆交匯了一個眼神后,她跟著葉知秋一起離開。

喬御琛孤零零的站在墓碑前,望著喬御仁,眼神裡帶著一抹深沉。

半響后,他蹲下身,給他燒了紙,倒了酒。

「我知道,你不喜歡喝酒,」喬御琛忙完,再次抬眼看向喬御琛的照片:「可是今天,就喝兩口吧,看到今天這個局面,你也該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

他嘆口氣:「御仁,你死的,太不值了。其實我很清楚,過去,我們兄弟倆,都是可憐人。不過最終,我比你幸運,因為我得到了我愛的女人。

餘生能夠有安然的陪伴,我非常知足,也會好好把握這份幸福,我知道安然是你最放心不下的人,我向你承諾,我會好好照顧她,陪伴她一起終老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