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慕雪柔之死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2:31
A+ A- 關燈 聽書

第245章慕雪柔之死

皖月站在門口,看著那個拿著火把的女人。

她能醒完全是個意外,在夜半時分做了個噩夢,夢中容離一手卡住她的脖子手掌漸漸收緊,而戰王就站在一旁,看著她笑,她偏過頭想要大聲呼救,卻發現根本發不出聲音。

一著急,她便醒了過來。

醒來的第一時間,皖月便是找水,她一日幾乎未曾飲水,嗓子眼早就乾的冒火。

『咕咚咕咚』兩杯水下去,皖月這才覺得好些了,緩了緩神兒,準備繼續回去睡覺。

可抬頭一看,差點兒沒把她嚇死。

怎麼好好地,竟然著火了?

著的還是夏侯銜歇息的那一間,這也忒奇怪了。

皖月披了件衣服就出門去瞧,她這兒與東廂房挨得近,可別牽連到她這裡。

正好看到一名女子,手拿火把,她面前是些已經燃燒起來的衣物和爬上牆壁窗欞的火龍。

皖月著實被驚到了,端王府內就有女子敢行兇,膽兒也忒大了。

當下大喝一聲,「你是誰?」

拿著火把的慕雪柔沒想到西廂房會有人,她驚訝的看向皖月那邊,表情一瞬轉為狠歷。

慕雪柔連思考都不曾便想到,出聲的人大概就是今日嫁過來的女子,否則為何會有面上的女子出現在嘯雲院中?

雖然不知為何新婚當日二人便分房睡,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要夏侯銜,和那些愛慕夏侯銜的女人統統去死!

既然是新婚妻子,那便去給夏侯銜陪葬吧!

慕雪柔雖然不會功夫,但是憑著一股子狠勁兒向皖月撲來,她手裡的火把直直打向皖月,想要讓她大火染身。

只是她忽略了一個問題,她不會功夫,可皖月卻是會功夫的。

皖月顧不得多想,抬腳直接踹在慕雪柔的心窩處。

位置之準確,和夏侯銜前些日子踹的地方分毫不差。

慕雪柔吐著血在半空中劃過了一條優美的弧線,血沫那怕在暗夜中也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她堪堪落地之時,一個身披被單之人,從大火中沖了出來。

夏侯銜衝出火海先是看見了一旁的皖月,忽而視線一轉,落到另一旁的慕雪柔身上。

早在屋中夏侯銜便想到這是有人故意害他,若是刺客大概不會用這種笨法子,直接一刀斃命比什麼都強。

能使出如此手段的,只能是不會功夫的人。

那放火之人是誰,就不言而喻了。

夏侯銜當機立斷,用茶水將被單澆濕,披在身上運起輕功沖了出來。

所幸只燒到手臂上一小塊皮膚,其他地方沒有燙傷。

地上的慕雪柔不可置信的看著夏侯銜,他怎麼會衝出來?

還這麼快?!

他不是應該被濃煙嗆暈,讓后燒死在裡面嗎?

為什麼?

她本以為今日事老天幫她,誰知根本就是耍她啊!

慕雪柔的心臟又是一痛,這次痛的方式與以往都不同,像是炸裂開般,席捲全身。

看來,今日她將要命喪於此。

「哈哈哈哈!」慕雪柔緩緩坐起身,仰天大笑。

夏侯銜的腳步停下,看著地上貌似瘋魔的慕雪柔,眼中一片冰涼。

「可笑我半生所做只為你,」慕雪柔漸漸收了笑聲,她眼中一片柔情看向夏侯銜,似是年少時初初愛慕他那般滿是愛戀,「到頭來,不過一場空歡喜。」

夏侯銜只冷漠的看著她,不作聲。

慕雪柔自地上爬起,她的嘴角還留有一絲血跡,抬起袖子將血跡拭去,目光一刻不離夏侯銜。

在看到他的冷漠時,慕雪柔勾起唇角微笑起來。

那笑容乾淨、純粹。

忽而轉身,慕雪柔撲入火海,她既然選擇了大火,那最後灼燒的不是夏侯銜就便是她。

火能將一切帶走,任何人、任何事。

隨著大火熄滅,終為灰燼。

夏侯銜不由自主的抬起手,伸手去抓她。

然而,無濟於事。

手中,只餘一片衣角…

呆愣愣的看著手中的布料,夏侯銜瞳仁劇烈的晃動,許是對慕雪柔的感情還未完全散去,他的恨意、他的折磨、他做所的一切將原本對慕雪柔的感情掩蓋。

這一瞬間,仿若火山爆發,噴涌而出。

淚水順著兩頰流下,夏侯銜手指漸漸收緊,那一角的布料沒入手心。

皖月站在原地頗為震驚,就算是死也可以選個舒服的死法,怎麼就投身火海了?

她目光看向夏侯銜,這個男人還真是可憐。

他愛慕的將要嫁人,愛慕他的葬身火海。

只是,既然愛他,為什麼想要殺了他?

皖月有些不解,但是她不禁有些慶幸,幸虧她愛上的不是夏侯銜,不然就他身邊這剪不清理還亂的關係,就夠她頭疼的了。

救火大部隊終於迴轉,在看到這邊的大火時,他們簡直要嚇死了。

那火燒的可是王爺和王妃的院子啊!

菩薩保佑,可千萬不能出什麼事情。

一路小跑,待看清眼前情形時,眾人終於鬆了口氣。

還好王爺和王妃無事,不然他們就得以死謝罪了。

臨近清晨,大火才被徹底撲滅,裡面的東西自然剩不下什麼,只是其中一具遺骸躺在夏侯銜寢房的床上。

侍衛頗為詫異,連忙來報。

夏侯銜站在院外看著大火出神,直到火被撲滅侍衛前來回稟,他才回過了神。

「厚葬。」

留下兩個字,夏侯銜轉身離去,挺拔的背影在太陽初升之時,顯得越發落寞。

端王府的大火被嚴令禁止外傳,楚皇還未離去,若是知道女兒剛嫁入端王府便起了大火,那還不得擔驚受怕多留些時日?

皖月可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她還準備早日拿下夏侯襄呢。

父皇畏首畏尾,他若在,皖月難免礙手礙腳放不開。

所以,第二日,當她跟在夏侯銜身旁,站在天祁皇室之列為楚皇送行時,神色與平時並無不同。

楚皇交代了她幾句話,這才依依不捨的走了。

一行人漸漸遠去,皖月看著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她在心裡給自己打氣,早日拿下戰王,她也好早日和父皇團聚。

餘光瞟向那個面無表情的男人,她一定會成功的。

夏侯贊與皇后坐著龍鳳輦回宮,臣子緊隨其後,南楚出使一事算是正式落下帷幕。

接下來最大的事情,怕就是戰王的婚事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