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我若是解毒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26
A+ A- 關燈 聽書

她雖然覺得難為情,可也覺得生娃娃這事兒刻不容緩。

女子的視線灼灼的剜在男人的臉上,饒是男人心情再複雜想著宮中之事也感受到了,他驀地抬起頭看向雲輕歌。

四目相對。

不知為何,馬車內的溫度突然節節攀升了上去。

雲輕歌忽然下意識地瞥開了頭,有那麼一晃神覺得自己好像心思被他看穿了般,臉上慢慢爬上了窘迫的羞紅。

「你怎麼了?」終於,清冷低醇的男音在她的耳畔響起,帶著幾分不解。

雲輕歌吞了吞唾沫,猛地搖頭。

「不……什麼事都沒有。」

艾瑪,她怎麼覺得自己像只被踩到尾巴的貓兒一樣?

但男人卻已經主動靠過來了,清冽的氣息瞬間將她縈繞,令她原本就緊張的心撲通撲通狂跳,簡直覺得這顆心像一匹脫韁的野貓控制不住了。

「小歌兒,你在想什麼?」他薄唇貼上來,幾乎貼著她的耳廓說的。

雲輕歌縮了縮脖子,「我也沒想什麼……」

「可你臉紅了。」

雲輕歌:「……」

「耳朵也紅了。」

雲輕歌額際上青筋暴跳,覺得自己有點羞憤難當。

她真是想掐死他,這種時候看見媳婦臉紅,就不應該點出來嘛!

「阿墨……我們什麼時候……」

「嗯?」他極其有耐心地等待著她把話說完,一點都不著急。

雲輕歌咬了咬下唇,好半晌才開口說:「我們什麼時候生娃娃。」

天知道,她說出這番話多麼費力。

而此話一出,身邊的男人明顯靜默了。

她詫異地看向他,發現他面具后一雙黝黑的瞳孔里映著一分瀲灧還有幾分意外的光。

「怎麼了……」

「如妃與你說了什麼奇怪話?」

「啊,沒有……」

這男人怎麼料事如神,知道顧思如與她說了什麼。

「你喜歡孩子?」

雲輕歌咬了咬下唇。

其實她不怎麼想要生娃娃,畢竟他們之間談戀愛都沒有,直接就略過了這中間所有過程就莫名其妙在一起了。

現在問要小孩這事兒,她心底還是忐忑的。

「好。」男人握住了她的小手,將她柔和溫暖的小手包裹在手心裡,「你想什麼時候生孩子我都聽你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一時語塞。

「小歌兒,不過……」他又貼近了她幾分,聲音含著幾分深意的意味不明,「不會讓你等太久。」

雲輕歌差點要被口水嗆死。

這話說的好像她像個什麼女人一樣。

「最好派人保護一下如妃和皇上,看太后這模樣,這幾日一定會動手,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她故意轉開話題,畢竟再在生娃娃這件事情上糾結的話,她覺得他一定會真的做點什麼。

「嗯,我會的。」他的聲音很近很近,就貼在她的耳畔。

雲輕歌甚至覺得,他是故意這麼近撩.她。

「還有……那個皇上的葯最好是每日讓值得信任的人給他服用,以免被心思不軌之人給……」

「好。」

他應下這一句后,雲輕歌忽然耳朵又痛又麻,被咬了!

她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你你你你幹嘛?」

雖然往日在一起溫存的時候這些親密的行為不少,尤其是晚上在一塊兒的時候,但這會兒可能是因為之前談到的話題上,她十分的窘迫。

看著眼前女子那羞赧不已的模樣,男人唇角弧度更甚,似是非常享受她窘迫的模樣。

像朵嬌花,令人移不開視線。

當然,此刻她的臉還是易容的。

……

回到王府後,雲輕歌的腳步是虛浮的。

而把她鬧成這樣的罪魁禍首還氣定神閑地坐在輪椅上,被青玄推著輪椅往裡而去。

她憤憤地瞪了一眼前方坐在輪椅上的男人。

後來這男人把她壓在馬車的榻上親了一路。

她現在還有些缺氧。

她氣憤地往屋中走去,準備入空間給大反派配製解藥。

葯已齊,她最近也在配藥,只是配了三分之一沒有配完。

有些藥材並非直接混雜在一起就能搞定了,而是要提前處理。

雲輕歌蹲在空間里處理藥材,一隻黑乎乎的圓球跳到了她的身邊,起初她沒有在意,正專註地弄著葯,卻不料身邊黑乎乎的圓球忽然發出了聲音——

「主人。」

嚇得她手抖,不可思議地看向身邊的黑乎乎的球。

「你你你,傻瓜?」

系統能現身了?

不過這黑乎乎的圓球,這東西是什麼怪物,要帶出空間都不好意思說是寵物。

太丑了。

好像感覺到了雲輕歌的嫌棄眼神,系統很委屈,「主人,因為你的任務值不夠,我只能顯出十分之一的形。」

雲輕歌:「……怪我咯?」

「主人,我去查過了哦,那個夜無寐綁定的系統是總部的最牛批的執行者系統,所以他才可以命令總部給他下達命令,我們這些系統都要聽從總部指揮的哦。」

「所以,若是他強行帶我回去,也真的會……」

「這個要看主人的意志力。若是真的完成了任務,恐怕是很難說。」

雲輕歌眼神一暗,看向自己的葯。

嗯,她決定了,今晚上不再猶豫。

……

夜深沉,王府四周已經熄燈,夜非墨踏入屋中時,燈還是亮著的。

「怎麼還不睡?」他一眼便看見了坐在前方桌案前寫著什麼的女子,穿著單薄的衣裳,不知在斟酌什麼。

雲輕歌頭也沒抬一下,很認真地說:「給你配藥,明日就可以把解藥配出來了。」

男人眉眼揚了揚,眸底湧起一絲令人道不清說不明的情緒。

他長腿一邁,走向了她,「我若是解毒了,然後呢?」

「咦?」她詫異抬頭看他,「然後?」

他長指勾著她的下巴,「你從一開始就想給本王解毒,到底是為什麼?」

這些日子,一直沒有毒發作,大抵也是因為他沒有用武功的緣故。

若是毒解了當然是大好事,只是他總覺得雲輕歌如此執著給他解毒,必然有原因。

雲輕歌搖了搖頭:「還不是因為我在乎你,還有什麼為什麼?」

又想到今晚上的大決定,她猛地站起身來,不知是緊張還是其他情緒,不斷絞著自己的衣角。

「阿墨,休息了嗎?」

這一句話,問的很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