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被女兒帶進了坑裡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04
A+ A- 關燈 聽書

蘇小野見娘親不斷落過來的眼神兒,也更加好奇娘親手中的信寫了點什麼東西。

她站起身,走到蘇雲沁的身邊,忍不住踮起腳尖。

可惜她跟蘇雲沁的身高差距太大,她根本看不到。

不過……娘親分明臉紅了。

蘇雲沁感覺到褲子被人輕輕拉扯了一下,她低下頭看了一眼正睜著圓溜溜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女兒,輕咳了一聲,好像是在掩飾自己的窘迫。

「你乾的?」

「我……」蘇小野暗暗撇嘴,「是……是我夢遊寫的。」

「……」蘇雲沁嘴角抽搐。

女兒這性子,總有一種越來越歪的感覺。

她轉頭看向一旁今日安靜過分的蘇小陌,將手中的信給小心疊起收入懷中。

「下次不許再做這樣的事情。你們若想爹爹,就以自己的名義寫信給爹爹,不能用娘親的名義。」

「為什麼呀?」蘇小陌終於沒忍住,出聲問道。

「因為這是騙人。」蘇雲沁摸了摸女兒毛茸茸的小腦袋,「這是欺騙你們爹爹,若是他以後知道那些信是你們寫的而非我寫的,他會很傷心。」

蘇小野一聽,垂下了腦袋。

實則,她的臉上並沒有太多的懺悔之意,甚至雙眸閃爍了一絲狡黠的光亮。

蘇小陌則是恍然大悟似的點點頭,彷彿已經認同母親說的話。

「娘親說滴對,大寶是哥哥,大寶跟爹爹寫!」說罷,他伸手拍了拍胸脯,然後上前朝著蘇雲沁伸出了雙手。

「做什麼?」蘇雲沁古怪地看著兒子。

「鴿子!」蘇小陌一臉認真。

蘇雲沁無奈,只好將手中的白鴿遞給了兒子。

這兩個小傢伙那點小心思,一眼都能被她給看穿了,很多事情都不合時宜。

早就讓風千墨跟兩個孩子好好解釋,現在好了吧,竟然讓兩個孩子心底產生了無盡的念想。

蘇小野忽然抬頭,細細地問:「娘親,我們要去哪裡尋葯?」

「不是我們,是我。你們乖乖跟著外公和太姥爺。」她說完這話發現兩個孩子的臉倏然一沉,她慢悠悠地解釋著,「此地位於古周北部,這個地方天氣乾燥黃沙覆蓋,你身子不好不適合長途跋涉。」

蘇小陌抱著白鴿邁著小短腿過來,「娘親,娘親,那可以帶我呀!」

「不行,你是哥哥,你要跟著妹妹乖乖在這裡等我。」

一聽,蘇小陌癟起小嘴,滿臉的失望。

蘇小野伸出小手在蘇小陌的後背,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兩個孩子的互動,蘇雲沁是沒空看的。

她轉身往外走,「我去準備準備,你們不要亂跑。」

皇宮這麼大,到時候這兩個娃娃跑到哪裡去都不知道。

看著娘親大步往外走,兩個娃娃同時鬆了一口氣。

蘇小陌轉頭看向妹妹:「現在怎麼辦?」

蘇小野:「還能怎麼辦呀!寫信哇!通知爹爹呀!」、

「對,對,一定要寫得很誇張點,告訴爹爹,情敵要從皇宮排到城門口了,娘親每天都要面對這麼多的男人,頭痛不已。最後要特彆強調,告訴爹爹一定要過來救娘親。」

蘇小野鄙夷地看著哥哥,覺得哥哥這是發瘋了。

寫得這麼誇張,爹爹才不會信。

她自然有辦法。

……

離開了屋子,蘇雲沁著手準備了一些到時候去往沙漠必備的東西。

待這些東西準備妥當后,她便坐在了桌前。

她轉頭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她又從懷中把信給摸出。

男人的字跡蒼勁有力,龍飛鳳舞,霸氣十足。

每一個字落入她的眼中,莫名帶著一絲甜意。

「雲沁,見字如面。哎喲,這是皇兄的字跡呀!」

正看得入神時,一道清朗的男音在身後忽然響起,把蘇雲沁給驚到了。

蘇雲沁匆忙將信紙塞入懷中,轉頭瞪向這不知何時入屋的人。

「風千洛,誰准你不敲門就進來的!」還敢偷窺她的信。

風千洛很無辜地道:「皇嫂,我敲了,而且我敲得很大聲,你就專註看信沒理會我,我就只能過來瞧瞧……」

言罷他用曖昧的目光掃了一眼她懷中的信紙。

剛剛雖然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可依然能看得出來那上面寫的內容多麼肉麻。想想他家皇兄可是個極其悶騷的人,竟然能寫出這樣露骨的情話,已是實屬難得。

蘇雲沁咳嗽了兩聲。

「你找我有什麼事?」明智的選擇就是轉移話題。

風千洛拉開她對面的椅子坐下,說道:「你什麼時候動身去尋葯?先說好,我要與你一同去。」

「為什麼?」蘇雲沁古怪地看著他。

「皇兄不放心你。」

「你不行。」蘇雲沁想都不行就拒絕,「你身子太弱,不適合到那樣的環境下,我自己能搞定。」

風千洛捏住杯盞的手微微用力,「皇嫂,不知道你信不信,我總有一股預感,你這次去取九曲靈蛇會有極大的危險。」

「嗯,不管取什麼都會面臨極大的危險,你不必擔心。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能處理。」

「皇嫂……」風千洛想再勸一勸,可惜蘇雲沁率先打斷了他的話。

「我不會讓自己處於如此危險的境地。」她抬眸,定定地看著風千洛。

她說得如此斬釘截鐵,篤定而認真。

她還要救自己的女兒,她怎麼都不會把自己的性命拿來開玩笑。

風千洛心中甚是鬱悶,忍不住嘀咕了一聲:「你這性子還真是跟我皇兄一樣倔強。」

有句話說得可真是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他兩性子如此相似,想不在一起都難吧?

……

兩日後。

天玄御書房內。

風千墨正單手支著下頜,聽著身邊的大臣說國事。

翅膀扇動的聲音突然落至窗台上,他驀地抬起頭看向窗檯。

是那隻送信的白鴿。

「陛下?」見風千墨抬起頭,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窗檯,一旁白衣的年輕丞相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那方窗檯。

「你繼續說。」風千墨漫不經心地道。

顧玉恆無語,「陛下,臣要說的話剛剛已經說完了。」

「如若無事,你先退下。」他手指敲在桌面上,已經趨於不耐煩了。

顧玉恆差點要吐血。

伴在這位脾氣不算太好的帝王身邊,他這個丞相遲早要被氣出內傷。

「還有一事,陛下讓臣去查的其他鳳族人的事情,臣已經查出些眉目了。臣的人已經漸漸讓那人信任,只要讓那人說出解蠱王的法子……」

風千墨忽然抬眸。

顧玉恆彙報的最後這件事情,才是最引起他在意的事情。

「人在何處?」

「在漠北,是鳳族所剩不多的男人。」

「男人?」

「對,年紀已經六十了。不過這老頭似乎經常不清醒,總是說些胡話,只要讓他相信我們,便能讓他放下戒備。」

「玉恆,這件事情你辦得不錯。」風千墨難得誇讚了他一句。

顧玉恆從小便與他一同長大,青梅竹馬。之後,顧玉恆更是追隨著他,他深知顧玉恆有多少才情。

顧玉恆暗暗撇嘴,「陛下謬讚了,等臣拿到結果,陛下再贊也不遲。」

他頓了頓,又看了一眼在窗台上等待的信鴿,他便說道:「既然如此,臣先行告退了。」

「好。」風千墨點了點頭,待他離開,立刻起身去將信鴿取來。

顧玉恆人是已經走到門口,發現他家陛下迫不及待地去取信鴿,他不免又多看了一眼那隻信鴿。

看這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這是深閨怨夫,等著自己的媳婦寄信呢……

嗯,這個比喻怎麼有點怪怪的?

風千墨取下信紙,發現這次給他寫信的筆跡與上次那張極其相似,但這次署名卻是蘇小野。

他的神情滯了一下,很快便有幾分失笑。

上次那肉麻的信竟是女兒寫的,而非蘇雲沁寫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他回過去的信……倒是有些肉麻。

他這是被自己的女兒帶進了坑裡了?

可把信上內容讀完,男人的笑意瞬間一斂,表情有了些陰鷙。

讀完信,他狠狠捏碎了手中的信紙。

……

兩日後,蘇雲沁騎馬趕往古周北部,此地最缺水,人口也最少。

而九曲靈蛇最喜歡這樣的地方。

黃沙覆蓋下,百姓們皆是依河而建。

只有河邊有零零散散的房屋,行人也少了許多。

蘇雲沁在一家簡陋的客棧門口勒住了馬韁,抬頭看了一眼空無一人的客棧,她蹙了蹙秀眉。

這方圓十里的店她都找遍了,只有這裡有一家客棧,即便是沒有生意,她也別無選擇。

「客官,打尖還是住店呀?」客棧內的掌柜一眼看見了蘇雲沁,暗想這是大生意上門了,立刻迎了上去。

蘇雲沁一身簡單男裝,頭髮梳的也是男子髮髻。

她騎在馬背上,端的是絕艷氣質,勝雪白衣讓她清貴而卓然,乍然一看便是長相俊俏柔美的翩翩貴公子。

「住店。」蘇雲沁沒有選擇,從馬背上下來,將馬背扔給了掌柜。

「好的,小的這就給您安排房間。不過入住之前,需要先付一千兩的押金。」

蘇雲沁的腳步猛地一頓。

她轉頭看向不遠處正端著討好笑容的掌柜,美眸一眯。

「你剛剛說什麼?」

「就是……就是付一千兩……」

還真的把她當肥客來宰啊,這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