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點開了那段視頻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5:39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說著,聲音漸漸的悲傷:「因為……她也是我心頭的硃砂痣。」

他回身,望向不遠處山腳下的幾個人,「大家都在等我,我就先回去了,以後有機會,我再來看你。」

他說完,沉默片刻后,也轉身離開。

山下,雷雅音依然深陷悲傷之中,無法自拔。

安然拉著她,避開旁人,走到了車的另一旁。

「雅音,都過去了。」

雷雅音聲音帶著一絲哽咽:「然然,你真的覺得,這件事在我的生命里能夠過的去嗎,喬御仁,那個到死都不愛我的男人,明明……他沒有為我做過任何事,只給我帶來了一身的傷痛,可是我卻沒有辦法埋怨他。

孝順有什麼錯,救自己的母親有什麼錯,然然,你知道我最難過的是什麼嗎?是我明明沒有做錯,可卻要一輩子,要因為他而痛苦一輩子。」

安然眼眶微紅,抱住她,輕輕的拍撫她。

「雅音,你把御仁從你心底里掃出去吧,用盡一切辦法,把他從你心裡趕出去吧。以後,御仁有我,有知秋,有他哥,我們都會好好的記住他,好好的緬懷他,但是你不要再記住他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你,因為在我看來,他對你來說,也的確是一場災難,不管怎麼安慰你,那些話聽起來,都有些太牽強,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你忘記他。」

「我也想過,甚至一直在這樣做,可是努力都是徒勞的。在他死後我才發現,就像她沒有愛我一樣,我好像也沒有那麼愛他,可是為什麼,我卻沒有辦法忘記他呢。」

安然呼口氣,控制自己的情緒:「因為你們都一樣,太善良,善良有的時候,也是罪。」

葉知秋走上前:「好了,你們兩個都別難受了,這個喬御仁不過已經是個死人了,你們因為一個死人難過什麼,他又不會知道,即便他真的知道,又能做什麼呢,一個罪人,你們理他幹什麼。」

他說著將兩人分開,他看著安然:「我帶雅音先回酒店去,你等你老公,這邊保鏢這麼多,我也放心。」

安然看著他:「好好照顧她。」

「放心,」葉知秋拍了拍她肩膀:「你也別胡思亂想了,一個已經結了婚的女人,天天因為自己的前男友傷心,你老公心裡會怎麼想?」

「好了,我知道了,快回去吧。」

葉知秋帶雷雅音離開,她轉頭往山上看去,喬御琛不知何時已經下來了,正向她這邊走來。

她迎了上去,喬御琛伸手抱住她:「知秋和雅音先走了?」

「嗯。」

「你還好嗎?」

安然看他:「你呢?」

「我很好。」

「我也是,」她點頭,對他笑了笑。

他伸手將她額上的亂髮撫開:「我們回去吧。」

安然點頭。

他摟著她上車,司機發動車子離開墓園。

安然問道:「今天知秋說的事情,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知道?」

喬御琛點頭。

「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你應該想到了。」

安然垂眸,欣慰的一笑:「你是怕我傷心。」

「因為御仁的囑託,你一直都想好好的照顧顧雲清,如果你知道,是顧雲清害死了御仁,一定會非常難過,再說,那時候我以為顧雲清一定會收斂,她應該不會再出來了胡作非為了,可是沒想到,我小看了她的貪婪。」

安然呼口氣,「我現在總算是知道你和知秋為什麼讓我離顧雲清遠點了,那時候我還誤會你,以為御仁都已經死了,你竟然還不願意為了他的犧牲原諒他的母親,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不是你不原諒她,而是她根本就不值得被原諒。」

她伸手拉著他的手,雙眸看著她,一臉的依戀:「謝謝你,一直這麼保護我。」

喬御琛抿唇一笑:「你最近很善於表達自己的情緒嗎。」

「以前我媽跟我說,人要懂得明辨是非,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好就是好,壞就是壞。她還說,如果你覺得所有的事情都很負責的話,那你就把所有的事情多分開,一碼歸一碼,別像纏毛線一樣,把所有的線條都繞在一起,那樣的話,只會讓事情繫上死扣,解不開。」

「丈母娘真的把你教育的很好,」他一臉寵溺的看著她:「能夠娶到這樣的你,真是我的榮幸,我現在做夢,都會因為那天,你在地下車庫,主動出現在我的車邊而感到幸福。

我時常在想,如果那時候,你想要的報復,不是利用我,而是找別人聯手對付我,那我要如何得到這麼好的你,如何知道自己過去是做了怎樣的錯事呢。」

安然看著他,淺淺的笑了笑:「我最近的確很會表達自己的情緒,我發現,你最近也很會煽情。」

兩人相視一笑,誰都沒有再說話。

車子在酒店門口停下,兩人一起上樓,因為喬御琛的面子,來參加忌日的人很多。

做為主辦人,自然是要應酬到最後的。

十二點多的時候,老爺子從墓園被人接了過來。

保鏢將他送到他的座位上,他命人去將喬御琛叫了過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在他身側坐下,冷著一張臉:「有事?」

喬海平回頭看了一眼隔一桌的安然和雷雅音。

「為什麼你們沒有帶孩子過來。」

「我說過了,我不會讓你見我的孩子。」

「你非要逼我在今天這種場合發脾氣嗎?」

「你若願意,我也無所謂,反正今天是你第二個孫子的忌日,他母親已經砸了一場了,你再砸一場,也不會更壞了。」

喬海平凝眉:「顧雲清那個女人回來過?」

「今天是她兒子的忌日,她能不回來嗎?」喬御琛站起身:「你吃飯吧,吃完飯,我會讓人送你回去的。」

「讓我見見孩子吧,」喬海平聲音平靜了些許:「既然這孩子是咱們喬家的,我自然也不會動安然一根毫毛,而且我自己現在也清楚,你對我是真的發了狠,即便我想對付她,你也不會給我這個機會。」

「你覺得,你配嗎?」喬御琛望著他:「我的孩子,不會讓你看,更不需要你照顧,你沒有機會見到他,也不可能控制他,我還是那句老話,你的不孝子已經不在人世了,他雖然沒有對我盡過做父親的責任和義務,但他畢竟給了我生命。

你是他的父親,我會代替他為你養老送終,但也僅此而已。你呢,以後不要再站在長輩的立場上來要求我做什麼,畢竟,我不欠你什麼。」

他說完轉身走向安然他們所在的那桌。

他坐下后,安然往喬海平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爺爺臉色好像不太好。」

「他想見孩子,我拒絕了。」

安然想了想:「如果……你覺得需要的話,也可以帶孩子去讓他見一面。」

「不需要,」他拿起筷子給她夾菜:「吃飯吧,不必在意他。」

雷雅音道:「前幾天,我帶萊婭去看爺爺的時候,爺爺也說過,很像見見安安,御琛大哥,其實你……」

「雅音,這件事情,誰勸我都沒有用,我已經決定好了。」

葉知秋拍了拍雷雅音的肩膀:「這種事情你不要管。」

雷雅音點頭,沒有作聲。

沒多會兒,喬海平就起身離開了,一口飯都沒有吃。

喬御琛冷冷的勾起唇角。

他就知道,喬海平即便真要鬧,也不會在這種場合胡來的。

酒席散去后,喬御琛帶安然回家。

兩人一進家門,就先一起去看安安了。

從嬰兒房出來,正好林管家也回來了。

他對喬御琛道:「少爺正好,我把安氏集團這個月的財務報錶帶回來了,想請你幫忙看一下。」

「行,你放我書桌上吧,我一會兒就去看。」

「好的。」

安然看向兩人笑了笑:「辛苦兩位了,那你們先看,我回房間去了。」

她上樓后,喬御琛去書房看報表了。

林管家端著糕點,送上了樓,敲了敲安然的房門。

「夫人,是我,我給您送了糕點上來。」

「請進。」

林管家推門進來,將糕點放在了她的桌上。

安然笑了笑:「謝謝你了林管家,這一天已經這麼辛苦了,還來幫我送這個。」

「夫人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那夫人慢用,我先下樓去了。」

「好。」

「哦對了,夫人,顧雲清的生日我查到了,是67年10月13。」

「嗯,好。」

林管家轉身出去。

安然拎了一塊糕點,也出了房間,進了隔壁的小書房。

她打開電腦,將紅色的U盤插了進去,找到了隱藏起來的文件,在密碼框里輸入了671013六個數字。

密碼竟然對了。

文件打開了。

見裡面是個視頻文件,雖然知道這樣窺探別人的秘密不對,可好奇心驅使,她還是將文件點開了。

視頻有些模糊,可是安然一眼就認出了視頻中出現的這個大門和隱約的街景,這是當年御仁家的大門口。

看到這個大門,安然的心裡一緊,有些很不舒服的感覺。

加上視頻里正在下雨,這就更讓她覺得難受了。

看到這一幕,她恍然回到了五年前那一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