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大婚(一)

A+ A- 關燈 聽書

第247章大婚(一)

時間一晃而過,八月初二,婚期已至。

這日一大早。

紅綢漫天,鑼鼓振振。

樂曲悠揚,一地喜慶。

京城長街之上,馬蹄發出嗒嗒嗒的聲響,轉瞬便淹沒在吹吹打打的禮樂之中。

樂聲一起,全京城的男女老少幾乎全部涌了出來,在開門的瞬間,他們瞪大了眼睛。

十里長街,鮮花鋪路,他們從未見過這般迎親的景象。

兩旁的鞭炮碎屑落了一地,散落在厚厚的花瓣之上,煞是好看。

長街兩旁里三層外三層地擠滿了看熱鬧的人,他們口中無一不在討論這場期盼已久的婚禮,只這些一夜之間憑空出現的鮮花,就夠他們新奇許久。

關於這些鮮花,自然是廢了不少力氣。

昨日夜裡宵禁過後,墨堯、墨陽、墨雲、墨白四人領隊,分別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開始——鋪花瓣。

主子大婚自然與旁人不同,迎親隊伍自不必說,單就是迎親路上便要是獨一份的。

不得不說,鮮花滿地帶給人們的視覺衝擊,還是相當強烈的。

道路的正中央,無數百姓矚目的中心,迎親的隊伍浩浩蕩蕩連綿不絕。

為首的,正是無數少女心中愛慕的對象——夏侯襄。

此時的他,褪去玄色衣衫,一襲大紅新郎喜袍,此時他唇邊的笑意,將他整個人襯的柔和了許多。

他騎著赤紅的高頭大馬,身後是一個八人抬的轎子,只看轎子外的裝飾便是下了功夫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綾羅為幕,錦褥為墊,寶珠為蓋。

夏侯襄所過之處,但凡有女子,無一不一臉痴迷的看著他,心裡想著,若是今日戰王迎娶的是自己,那該有多好。

容府中,寅時初刻,容離便被叫了起來。

大婚當日需要準備的事情繁多,若不早早起身,怕是會誤了吉時。

容離睡眼朦朧的任丫頭們和喜娘為她開臉上妝?

本以為從不會緊張的她,沒想到昨日竟然失眠了。

容離在床上烙煎餅似的翻來覆去睡不著,折騰了半晌索性不睡了。

披了件外套坐在院中,正愣神之際,容離隱約聽到了蕭的聲音。

順著方向找去,容離沒想到會來到她大哥容敬的院子里。

哪裡不止容敬一人,容喆也在。

容喆坐在一旁感嘆,「小妹這麼快就要嫁人了,哎…」一聲長長的嘆息,容喆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容離在門外鼻子微微有些發酸,回到容府後的這些日子,每天都很愉快,馬上就要離府,她心中也有不舍。

正要邁步進去,只見她二哥撂下酒杯又接了句,「什麼時候才輪到我啊!」

簫聲明顯一頓,容離一個踉蹌,敢情她二哥是在感嘆這個啊。

虧她還感動來著。

容離走進院子,容敬、容喆兩人頗為驚訝的看著她,異口同聲道,「你怎麼還不睡?」

馬上要當新娘子的人了,竟然熬夜?

「我睡不著。」容離聳了聳肩,開到石桌前坐下,給自己斟了杯酒,一飲而盡。

嘶,好辣…

容敬、容喆對視一眼,接著容喆湊到容離身邊,「小妹,你不是在緊張吧?」

容敬走到另一旁坐下,看著容離,眼中的意思和容喆一樣。

小妹回府後的種種作為他們都看在眼中,包括她和夏侯襄的相處模式。

容敬眼中笑著閃現,普通男子做到那般都實屬不易,更何況是戰王。

小妹會緊張,他著實沒有想到。

容離瞟了容喆一眼,「不許啊?」

她頭一回結婚,還不給緊張了?

「許許許,」容喆說話已經帶了笑音兒,「想不到我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妹,還有緊張的時候啊。」

話中滿是挪揄。

容離朝天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有本事你和婉兒成婚的時候別緊張啊?」

本來還在笑的容喆突然卡了殼,和婉兒成婚…

他現在就有些緊張了,怎麼辦?

容離一看他的樣子,終於滿意了,大家半斤八兩還好意思嘲笑她?

容敬在一旁看著二人鬥嘴,他其實也想像容喆一般和小妹開玩笑,可性子使然,他也很無奈啊。

「若是他欺負你,回來與我們說。」他們是她永遠的後盾。

這句話直戳容離心窩子,還是她大哥暖心啊。

「嗯,」容離點了點頭,舉起手中的酒杯,「來,小妹敬你們一杯。」

容敬、容喆端起杯來,三杯酒碰在一起,響聲清脆。

月色正好,照的小院明亮溫馨,兄妹三人說著話不知不覺夜便深了。

容離是被兩個兄長強行送回玉容院的,開玩笑,明兒就要成婚了,哪兒能真依著她的性子來?

若是不睡,明日她能撐的下去嗎。

容離這才歇了兩個時辰,當喜娘為她梳妝打扮時,她還未徹底清醒,索性不用她操勞什麼,安安靜靜當個美美的新嫁娘便好。

身後為她梳頭的是謝菡特地為她請來的好命婆。

傳說,邀請好命婆前來梳妝,會為新嫁娘以後的婚姻生活帶來好運,喻意一生美滿。

好命婆手持桃木梳,一下下從容離的頭頂至發梢緩緩梳下來,嘴裡念著吉祥話:

「一有梳梳到頭,富貴不用愁;

二梳梳到頭,無病又無憂;

三梳梳到頭,多子又多壽;

再梳梳到尾,舉案又齊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雙飛;

三梳梳到尾,永結同心佩。

有頭有尾,富富貴貴。」

一番對新嫁娘的祝福說完,這才由專人為容離盤發。

而為容離盤發的,正是她的母親謝菡。

女兒將要出嫁,謝菡這個做母親的心中五味陳雜,雖說女兒嫁過一次,可未遇良人。

如今再嫁,夏侯襄到底如何,她也是看在眼裡的,將女兒交給這樣的人,她很放心。

只是嫁女兒的父母,在女兒出嫁時一定會有一種情緒,那就是不舍。

謝菡一點點的將女兒的長發盤起,看著鏡中越發嬌艷的女兒,心裡既喜悅又有些酸楚。

容離此時已然清醒,一群人圍著怎麼也不可能睡著,是以當好命婆為她梳頭髮時,她便已經醒了。

透過鏡子看著母親略顯傷感的臉龐,容離微微笑著說,「母親別難過,女兒會常回來看您的。」

兩家府邸距離並不遠,沒事她就回娘家轉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