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她有小情緒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41
A+ A- 關燈 聽書

這話……到還真有那麼幾分可能。

畢竟夜非墨之前也說過,他討厭女人,而且是讓女人自動離他十步開外的距離。

而她,好像是唯一可以如此貼近他的人。

雲輕歌扶了扶額,「你這麼一說,我竟然覺得還真是。」

「也有可能是大反派心底有別的心事,亦或者他心中有責任,就是想要登基后再與你有夫妻之實呢?」

「你個死系統,剛剛不是才說不了解嗎?」

「數據分析,主人。」系統聽上去聲音很是機械,「就像是在你之前還有九位來做任務的姑娘呢,她們可都是一樣的呀。」

「她們也會遇到這種問題?」

「這個嘛,當然或多或少都有問題。」

雲輕歌聽著這似是而非的回答,輕輕撇了撇嘴,覺得頗為沒意思,索性也就蹬掉鞋子休息了。

第二日醒來的時候,身邊並沒有大反派的身影。

不過昨晚上睡得朦朦朧朧的時候,她好像感覺到他回來過,並且還趁著她睡著的時候偷親她。

當時被他鬧得想睜眼,卻還是默默忍住了,怕自己一睜眼氣氛會尷尬。

之後連續幾日,夜非墨也一直如此。

晚上雲輕歌睡了他才會回來,早上等雲輕歌醒來之前他就起身了。

說不失落那都是假的。

雲輕歌越發篤定男人實際上在躲她,而且這種閃躲令她很不安。

這幾日後,皇帝的身體已經恢復得很好,日常會照樣上朝處理國務,也聽聞太后一直在四處尋找「墨大夫」的蹤跡,大抵是想把她給殺了吧?

不過如今皇帝毒都要解了,太后殺了她也改變不了自己的處境。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

今日已經是秋末時節,風涼得厲害,尤其是這寒風一拂,渾身冰涼。

這時候吉祥走了過來,手中捧著一件很厚的披風披在了雲輕歌的肩上說:「王妃,明日皇宮設宴,您要不要去重新置辦一套嶄新的衣裙呀?」

「不用。」

明日是皇帝設宴,畢竟是將魏王招安,特地為魏王設宴。

這位魏王與皇帝之間有什麼過節,雲輕歌從來沒有問過。

再想夜非墨與皇帝之間有什麼矛盾,她也從來沒有聽他解釋過。

如今想想,大反派很多事情都是她從手中或者系統中得來的,但從來沒有在他的口中得到任何一絲一毫的情緒求證。

雲輕歌搖搖頭,這些日子已經很久沒有跟大反派見面說話了。

雖然……每天晚上男人都會抱著她休息,可其實她根本沒機會看到他,也沒機會和他說上話。

「王妃……」吉祥小心翼翼地喚了一聲雲輕歌。

王府里明眼人都瞧得出來,最近王妃的情緒不佳,而這樣的不悅情緒完全可以想想是來自——王爺。

雲輕歌回過神來,隨口說道:「無妨,不就是宮宴,你不用如臨大敵一樣。」

吉祥:「額……」

她其實想說能不如臨大敵嗎?

畢竟自王妃嫁入靖王府,參加宮宴的機會很少很少,寥寥無幾,局指可數。

到了夜色涼薄之時,雲輕歌沐浴乾淨起身準備拿衣裳,卻發現吉祥這丫頭竟然沒有給他準備乾淨的衣裳。

「吉祥。」

門口有了腳步聲。

「我的衣裳你都沒給我拿,你這丫頭,快去給我拿。」

等來的不是吉祥的回應,而是……沉穩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雲輕歌再熟悉不過,身子驟然一僵。

一件乾淨的衣裳遞了過來,隨即低醇暗磁的嗓音在耳畔響起:「要我幫你穿嗎?」

她尷尬地抬起頭看他,連忙劈手奪過他手中的衣物,才說:「不,不用。」

她也沒敢細看他的模樣,只覺得眼前白色的霧氣氤氳在四周,也漸漸染上男人俊美至極的臉,她一顆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她控制不住自己。

「我,你,先出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非墨揚了揚眉,倒也沒說什麼,轉身走了出去。

雲輕歌暗暗鬆了一口氣。

他往常不是回來很晚嗎,今日突然這麼早回來,反倒是讓她有些措手不及了。

等她收拾乾淨自己,走出來時,看見男人已經坐在床沿邊,一雙修長的腿一隻單膝豎起一隻伸直,整個人都籠罩在昏暗溫暖的光線里,竟是平添了幾分性.感。

雲輕歌吞咽了一口唾沫,走上前。

「你怎麼……」

這麼早回來了。

不過這句話,她沒問出口。

總覺得這麼問反倒是有些奇怪。

夜非墨早已聽見她的動靜,微微抬頭看向她,才道:「過來,穿這麼少,會著涼。」

她低低哦了一聲,乖巧地走了過去,還沒有坐下人就被他帶進了懷裡。

清冽的氣息立時襲來,縈繞著她。

雲輕歌詫異抬頭看他。

「最近都不見我,不想我?」他長指拂過她沒有易容和瘢痕的臉,嬌俏溫軟,再加上沐浴過後還有些可愛緋紅。

明明不過幾日,更何況每晚都會相擁而眠,可不知為何他卻覺得彼此之間很長很長都沒有見面了。

雲輕歌抿了抿唇,倏然撇開了視線,硬生生擠出了兩個字:「不想。」

她有小情緒了。

夜非墨明顯感覺到了,原本輕撫她臉頰的手變成了捏她有些氣鼓鼓的臉蛋。

「你這丫頭,什麼時候也喜歡口是心非了?」

平日里這男人對所有人都是冷冷淡淡的,除了對她。這會兒男人卻用一種近乎寵溺又無奈的語氣說話,聽上去……並不像是之前她所想的在逃避她什麼?

「你最近不是在躲我?」雲輕歌不想繞彎子,直接問出了口。

他眯了眯眸:「本王為何躲你?」

好端端的,他一沒做虧心事二沒對不起她,為何要躲著自己的媳婦。

「那你每日早出晚歸都在幹什麼?」

他眸底染上了危險的凜冽暗芒:「你以為……我在躲你?」

「不然呢?」她在他懷中攤了攤手。

「我在攢娶媳婦的聘禮。」他沉沉地說,勾起她下頜,清冽的氣息拂在她的頰上,「輕歌,我說過,我會給你一個盛世婚禮,更要給你至高無上的榮耀和地位。」

這個至高無上的榮耀和地位大概就是……皇后之位吧?

雲輕歌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