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為什麼會是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5:46
A+ A- 關燈 聽書

那種凌辱,就好像又經歷了一次一般。

她打個冷顫,將視線重新落回了監控視頻中。

多奇怪,顧雲清藏著這個視頻做什麼。

明明也沒什麼啊。

她納悶之餘,將手放到了滑鼠上,打算關閉。

可正這時,視頻中出現了一個狼狽的人影。

雖然她看不清對方的臉色,可只看背影,她也能認出來。

那是喬御琛。

他晃晃悠悠的開了大門,進了別墅。

之後視頻中再次恢復了之前的景象。

大門,大雨,靜止不動的街景。

她將手緩慢收回。

盯著視頻看。

一連五分鐘,視頻里什麼都沒有改變。

她下意識的將視頻快進。

不過兩分鐘,門口出現了一個帶著帽子的女人和兩個彪形大漢。

三人說了些什麼后,女人開了門,兩個彪形大漢走了進去,接著,女人就轉身離開,消失在了視頻中。

因為視頻角度的問題,她看不到對方三人的臉。

畫面再次變成了靜止的,只是雨卻越來越大了。

沒多會兒,又出現了一個男人,男人在門口張望了片刻后,仰頭看了視頻一眼。

她清楚的看到,這個人是隋東浩,前幾天在林管家給的照片里見過的,諾晨哥的親生父親。

他看了兒一眼后,也快速離開。

之後,視頻陷入了長時間的安靜。

她凝眉,快進,進了足有十分鐘,終於,鏡頭裡再次有了人影。

她將鏡頭停下,看著視頻里的人兒的背影,眼淚唰的就落了下來。

視屏里的女子,她穿著校服,長長的馬尾的簡單的束在腦後。

她用力的拍打著門,似乎在撕心裂肺的喊著什麼。

雖然鏡頭不清晰,雖然她看不到對方的臉,可她的眼淚卻就是控制不住。

因為她清楚的知道,那個人,就是她。

她伸手掩唇,望著視頻里無助和絕望的自己。

心痛的縮成了一團。

緊接著,門被從裡面打開,兩個彪形大漢將她請了進去。

她快步走了進去,大門被關上。

在這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她不需要看視頻,她可以清楚的說出每一個細節。

她被強姦了。

她緊緊的握著拳頭,站起身快步走到門邊,拉開門走了出去,下樓。

她顫抖著手,推開了書房的門。

喬御琛正在跟林管家研究安家的財務報表。

看到她推開門后,傻傻的站在門口,凝望著自己。

喬御琛感覺她有些不對勁,起身,走了過來:「怎麼了?」

安然極力的隱忍住自己的情緒:「林管家,你先出去一下。」

林管家也是有些納悶,任誰都看得出來,夫人現在的表情有些不對勁。

他對兩人恭敬的點了點頭后,側身,從門邊擠了出去。

喬御琛拉著安然的手,安然卻一把將他的手甩開。

他愣了一下:「然然?」

安然深吸口氣,走了進去,將門關上。

「然然你怎麼了?」

安然指了指沙發:「你坐下。」

喬御琛凝眉:「你到底怎麼了,你這個樣子,讓我很擔心。」

「我有問題要問你。」

喬御琛點頭:「好,我坐下。」

他坐在那裡,仰頭看向安然。

安然上前,緊緊的握住拳頭:「我問你,五年前,你說你被顧雲清下了葯,你強姦了安心,是在哪裡。」

喬御琛心一緊:「重要嗎?」

「回答我,」安然喊道:「不要岔開話題,回答我。」

喬御琛垂眸:「這件事有些誤會,我……」

「回答我。」

喬御琛未語。

安然後退一步,喬御琛連忙起身要扶。

她卻躲開他的手,向後倚靠在書桌上借力。

「讓我來幫你回答吧,是在顧雲清和喬御仁生活的別墅里,對吧。」

喬御琛閉目,點頭:「對不起。」

「對不起?你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安然咬唇,控制自己,不讓自己哭:「你都知道了……」

「對,我都知道了,我知道那天晚上的人,根本就不是安心,是你,可是我不敢告訴你,因為我害怕自己會失去你,會失去我們的孩子。

安然,我知道我自己做的不對,我原本就打算要告訴你的,真的,只是一直都沒有遇到合適的時機,一開始是你懷著孕,我怕你動了胎氣。後來是你生了安安,我怕你坐不好月子傷了身體。

我發誓,我真的打算等再過一兩個月就告訴你,跟你懺悔的,我知道自己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我不光強暴了你,奪走了你的第一次,還害你失去了你母親,讓你坐了牢,失去了我們的第一個孩子,甚至於在你出獄后,我還害你失去了一半的肝臟,讓你因為我而痛苦,這些全都是我的錯。

對不起,然然,真的對不起,我想要重新來過,想要彌補懺悔,想要用一輩子來贖罪,我想要陪著你一輩子,照顧你的後半生,來彌補我所有的罪責。」

安然伸手捂住耳朵:「別說了,喬御琛你別說了。」

喬御琛上前,伸手握住她雙肩:「我要說,如果我不說清楚,我怕你永遠都不知道我的真心,我是真的想要好好的跟你過一輩子,過去的事情,我是錯了,可是拜託你,別用過去的我,來衡量現在的我好嗎?我是真的在乎你,在乎安安,我們一家三口,好好生活好不好。」

安然伸手按開他的雙手,側身躲開幾步,眼淚不聽使喚的拚命的流著。

他看著她,呼口氣:「然然,你別這樣,看著你哭,我會心疼。」

「可我的心真的好痛,喬御琛你知道嗎,我希望這個人,是世界上的任何一個男人,可我獨獨從來沒有想過也不希望這個人是你,為什麼是你。

我可以不去計較自己坐過牢受過的苦,我可以不在乎為了嫁給你,而賠給安心的肝臟,可是我的孩子,我那個甚至都沒能被我知道的孩子他做錯了什麼,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她又做錯了什麼,我呢?我做錯了什麼?

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天我去找御仁是要做什麼的,如果那天,我能及時找到人,幫我把媽媽送去救治,我媽媽不會走的那麼匆忙,那麼狼狽。

你知不知道,我最無法原諒的除了我自己之外,還有那晚強暴我的那個禽獸,可為什麼是你,為什麼是你。」

安然說著,伸手用力的拍打著自己的心臟,她為什麼偏偏,偏偏對這樣一個人動了心。

喬御琛再次上前,他緊緊的擁住安然。

可是安然卻用力的推他。

他紋絲不動。

「鬆手,放開我。」

「我不放,如果我放手,我會失去你,我不能放手。」

「喬御琛,你放手。」

「我不。」

她張口,用力的咬住他的肩膀,狠狠的。

可他非但不叫,反倒將她抱的更緊了。

安然感覺到嘴裡有了血腥氣,她連忙鬆口。

她就算咬死他,又能改變什麼呢。

她不再動,也不再掙扎,只是這樣靜靜的被他拚命的摟著。

感受到她的鬆懈,喬御琛側頭輕輕親吻著她的發。

「安然,別這樣,你打我罵我都好,只是別這樣對我。」

安然閉目,平靜了自己的呼吸,不哭,不鬧,不說話,不回應他的擁抱,親吻。

這樣過了足有五分鐘,他緩緩鬆開她,雙手握住她的雙肩,看著她:「然然,別這樣對我。」

安然平靜的看著他。

他永遠不會知道,她到底要做怎樣的努力,才能讓自己對他冷漠。

本以為,自己從此以後終於可以過上幸福又平靜的生活,可是沒想到,她愛上的,也正是她最恨的人。

這算什麼?

老天爺到底要把她折磨到什麼地步,才肯罷休。

非要她去死嗎?

她做錯了什麼,要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折磨她。

她上輩子,到底做了多少罪孽深重的事情,才至於這輩子竟然要受這麼多的苦。

「然然,你打我,罵我吧,別這樣平靜,我看著你這樣,真的很害怕,我不想失去你,嗯?」

安然伸手將他的手推開,往門口走去。

喬御琛拉著她的手腕:「你去哪兒。」

安然看著他:「打你,罵你,能改變什麼呢?時光能回到五年前嗎?我媽媽能活過來嗎,我失去的那個孩子,能夠順利的來到這個世界上嗎,不能對不對?既然不能,我除了靜一靜,還能做什麼?」

喬御琛緊緊的握著她的手:「我們談談,好好談談,我有很多話想要跟你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我暫時什麼都不想跟你說,我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她說著緊緊的握拳:「你是要放手,還是要繼續跟我在這裡耗,如果你想耗,那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我一句話都不會跟你說。」

喬御琛凝眉:「那你答應我,不要放棄我們這段婚姻,好嗎?」

安然沉默未語。

喬御琛鬆開握著她的手,安然拉開門出去。

她一離開,林管家立刻走了進來。

喬御琛跌坐在沙發上,林管家上前:「少爺,少爺你怎麼了。」

「她知道了,」喬御琛看他:「然然她知道五年前的真相了。」

林管家驚了一下,愣在原地:「怎麼會呢,夫人回來后,誰都沒有接觸。」

喬御琛伸手捂著自己的心臟,一臉的悲慟:「我要失去她了,我會失去她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