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我好痛,你救救我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5:54
A+ A- 關燈 聽書

「少爺,你去跟夫人解釋啊。」

喬御琛閉目:「如果解釋有用,該有多好。」

林管家起身:「我去。」

他說完,就出門去上樓。

他敲了敲安然的房門,裡面沒有動靜。

「夫人,是我,林管家,我能跟你談談嗎。」

安然閉目,坐在門邊:「林管家,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夫人,你誤會少爺了,少爺他本來真的不知道這件事,安心當初來找他,告訴了他這件事,他才知道的。那時候安心還威脅他,讓少爺跟她在一起,少爺不肯,可是為了不讓她把真相告訴正在懷著孕的你,傷害你,所以才會在安心臨終前去探望了她幾次,交換條件是,她臨終前要告訴少爺,誰是知情人。

少爺原本就打算要把這件事告訴你的,因為他不想每天這樣提心弔膽的生活,一開始,他想等你生完,後來又怕你月子里傷了身體,打算再過一兩月再說。少爺已經做好了承擔一切的準備,他沒有想過要欺騙你,他打算要跟你坦白的。

夫人,少爺是真的在乎你,請你一定要給他一次機會,你們在一起明明那麼幸福,請你……」

安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眼眶裡的淚蓄滿。

她不聽,什麼都不要聽。

林管家在門口說了足有五分鐘,見屋裡完全沒有任何回應,這才有些無奈。

他回身要走,經過書房門的時候,見書房的門開著,裡面電腦也是支開的,椅子也倒了。

他納悶,走了進去,看了一眼電腦屏幕。

看到上面的畫面時,他驚了一下。

他將視頻倒退,才終於知道夫人到底是怎麼知道了這個秘密。

他將U盤拿到了樓下書房:「少爺,夫人是看到了這個,這裡面有那段視頻。」

喬御琛握拳:「打開。」

林管家將U盤插入,原本隱藏的文件,已經被安然取消了,一點開就能看到,只是打開的時候,卻需要密碼。

喬御琛凝眉:「難道這就是顧雲清弄丟的那個視頻?」

林管家想到安然之前跟她要的顧雲清的生日,腦子一熱,直接將顧雲清的生日號輸入了進去。

視頻一下子打開。

林管家抬手就摑了自己一巴掌:「少爺,少爺我對不起你。」

喬御琛看他:「怎麼了?」

「這個視頻的密碼,是我給夫人的。」

「什麼?」

「之前,夫人不是問我顧雲清的生日嗎,我不知道夫人是要做什麼,所以就告訴了她。我沒想到,她竟然是要解這個視頻,如果我早知道,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告訴她的。」

喬御琛嘆口氣,千防萬防,怎麼也沒能想到,這視頻竟然就在安然的手裡……

「少爺,真的對不起,我……」

「如果她想知道,總會查到的。」

「可是如果我不說,夫人一時半會也不會知道,說不定到時候,你已經跟她說出真相了,是我打亂了你的計劃。」

喬御琛嘆口氣,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他掏出手機,撥打了葉知秋的電話。

「知秋,是我,出事了,安然知道了真相。」

「怎麼會呢,」葉知秋站起身:「你說的?」

「她從一個紅色的U盤裡看到的,密碼是顧雲清的生日,想來這U盤應該就是顧雲清弄丟的那個。」

「U盤?」葉知秋凝眉,「現在安然的情緒怎麼樣?」

「很不好。」

「等著吧,我這就過去。」

葉知秋掛了電話后,不到半個小時就出現了。

李管家將他請上樓的時候,喬御琛就頹廢的坐在安然的房門口。

葉知秋走過去,喬御琛抬眼看向他,眼神中寫滿了悲傷。

他拍了拍喬御琛的肩膀后,敲了敲門:「安然,開門。」

聽到葉知秋的聲音,安然回神,可是她並沒有動。

葉知秋拍門:「我讓你開門,你聽見了沒有。」

安然有氣無力的道:「門沒鎖。」

葉知秋愣了一下,沒鎖喬御琛為什麼不進去?

想了想,大概是無法面對吧。

「李管家,你先陪喬御琛下樓。」

喬御琛站起身,看向葉知秋:「勞煩你,幫我好好的安慰她。」

葉知秋凝眉,聲音不大:「沒有人比我更希望她能夠好。」

喬御琛沒再說什麼,下樓去。

葉知秋推開門進了屋。

安然坐在門邊的地上,仰頭淚眼模糊的看向他。

葉知秋蹲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你是從哪兒得到那個U盤的?是顧雲清那個女人給你的嗎?」

「這是去年,御仁送我的那份生日禮物。」

葉知秋驚訝:「喬御仁這個混蛋,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件事?」

「我也不是很確定,這份文件在U盤裡是隱藏的,還加了密碼,雅音說,這個U盤曾是顧雲清最寶貴的東西,至於怎麼會到了御仁手裡,我真的不清楚,御仁到底知不知道真相,我也不知道,恐怕這世上,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了。知秋,我想離開這個家。」

「不行,你現在腦子還不夠清醒,一會兒,我會讓喬御琛走的,這個家還是你的,要清醒,就在這裡好好的清醒。」

安然哽咽著深吸了口氣。

「要哭,就痛快的哭吧。」

他說著,伸手抱住了她:「天塌下來,我給你頂著。」

她伸手環住了葉知秋的腰,痛哭失聲。

聽到她這樣,葉知秋心裡也不好受。

他輕輕的揉著她的發:「我知道你現在心裡的感受,也知道你的心有多痛,我也想撫平你心裡的傷口,可我也清楚,我的三言兩語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畢竟,你經歷過的那些痛苦,沒有人能夠取代。

我若說,讓你放下仇恨,放下過去,那是在傷害你,可是我又真的不希望,你因為過去的事情傷害你自己。況且,喬御琛其實也是受害者,當年,他是被顧雲清下了葯,當時他的那些行為,與他的本性無關,是藥效的作用。

讓你原諒他不對,讓你不要原諒他也不對,所以,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你,有些事情,終究只能靠你自己去想清楚。」

安然將雙眼壓在他的肩膀上,眼淚湧入他的衣服里。

「知秋,我真的快要崩潰了,我好痛,你救救我,我覺得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

葉知秋心疼的揉了揉她的頭頂。

「我什麼都明白,什麼都懂,我知道,他無辜,他當時也是受害者,我的心一直在告訴我,原諒他。可是……可是一想到那晚的人是他,一想到躺在雨水中的我媽和那個孩子,我就做不到再跟他一起生活。」

她說著哭成了一氣。

「可是如果沒有他,我以後要怎麼活,我的心快要痛死了,你救救我。」

葉知秋點頭:「好,我救你,你告訴我,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為你去做。」

「我想要一份,能夠忘卻前塵往事的葯,我想把他忘掉,忘掉了,就不會埋怨,不會心痛了,忘掉了,我就能夠像個人一樣,重新開始好好生活了,知秋,我真的……好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的話,讓葉知秋眼眶紅澀,她不是一個軟弱的人,見凡是能夠打掉牙吞進肚子里的委屈,她都可以忍了。

今天她會這樣,只能證明她現在是真的沒有辦法再忍耐了。

他就知道會這樣。

葉知秋鬆開她,望著她紅腫的眼眶,很是心疼。

可是他還能說什麼呢?

他說什麼,都緩解不了她的痛。

這種時候,他只能像個親人一樣,好好的陪伴她。

下午六點多,他才從房間出來,下樓來。

來到客廳里看到喬御琛的時候,喬御琛也沒有比安然好太多。

一臉的頹廢模樣。

林管家走上前,滿臉的期待:「葉少,怎麼樣,夫人願意原諒少爺了嗎?」

葉知秋為難的看著他,搖了搖頭。

林管家心裡沉了一下。

葉知秋走到喬御琛身前:「這幾天,你先搬回金沙灣去住吧,她想要清凈一下。」

喬御琛搖頭,聲音發澀:「如果我走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可如果你不走,她也沒有辦法面對你,她現在需要時間去冷靜,去考慮這件事。」

「她不會原諒我的,是嗎?」

葉知秋眼神閃躲了一下,大家都是聰明人,喬御琛尤其更甚。

他雖然不了解女人,但卻很了解安然。

所以他很清楚,這個門,他踏出去了,就只能有去無回。

葉知秋嘆口氣:「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其實大家都已經心知肚明了,你難過,可是安然呢?你想過她那份錐心刺骨的痛有多可怕嗎。

你只在她這裡受過挫折,你要面對的最大的困難,無非就是失去她。可是她呢,她因為你,到底承受了些什麼你想過嗎,她人生中的黑暗,你全都參與了,你要讓她怎麼去原諒你?

你有沒有想過,她現在跟你感情這麼好,恨你需要多大的力氣?原諒你又需要多大的勇氣?她是個人,不是個可以隨我們的心思隨意擺弄的娃娃。

你先走,給她一點時間,讓她好好的冷靜冷靜,不管她做了怎樣的決定,你都不要逼她,不要勉強她,如果她註定不是你的,你勉強也勉強不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