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王爺和王妃吵架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48
A+ A- 關燈 聽書

雖然這樣的地位對古代女子來說確實是最尊貴的,可實際上在她心底並不是。

「阿墨,我們現在生個孩子吧。」

既然不是躲她,也不是因為不夠愛她,更不是因為身體抱恙,只是因為男人心中也比較保守和執念。

她就放心了。

夜非墨蹙眉。

「為何這麼急?再等一等不好嗎?」

雲輕歌:「……」

她真是覺得這男人有時候悶起來也挺無趣的,有時候真是氣得她想拿起這玉枕砸他腦門上。

見她臉色陰沉下來,夜非墨眉心緊蹙,晦暗深沉的視線緊緊凝視著眼前的雲輕歌。

「怎麼,不高興了?」

他的嗓音依舊低沉好聽,更是輕易就能在她的心扉上扣響些許悸動。

她垂下眼帘,「不願意就算了,我要睡了。」

說罷,她掰開了他的手,在他身旁的空位上睡下。

她大概是太急了,或者說心底太擔憂和害怕。

他們之間若是因此而鬧得不開心,她才是最虧的。

腦子裡胡思亂想著,她忽然被男人抱入了懷中,男人的下顎擱置在她的肩窩處輕輕蹭著。

「這樣就生氣了?」

雲輕歌不理他。

「輕歌,你與我說實話,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雲輕歌自然是心底有些不舒服的。

她沒吭聲。

夜非墨擰眉。

彼此再無說話,整個屋子裡就只餘下了彼此的呼吸聲,很靜很靜。

終於,男人似是不耐煩了,直接將她掰過,讓她面對自己。

四目相對。

他深寒的瞳孔里很冷,只是看著她,也不說話。

雲輕歌抿了抿唇:「你想說什麼?」

「你當真沒事瞞我?」

雲輕歌猛地搖頭:「沒有!」

當然,要說隱瞞的事情自然是有,可她每次都要費很大勁才能把這些事情吞咽進肚子里不讓他知道。

她語落,感覺到原本禁錮在她腰際上的手慢慢鬆開來。

她眼帘一顫,驀地抬頭看他。

男人卻鬆開了她起身離開,其間甚至都沒有回頭看她一眼。

他生氣了!

雲輕歌也見過這男人生氣的模樣,以往男人生氣也會與她冷戰,甚至還會冷嘲熱諷說話,可像今日這般沉默至極的生氣,才是令她不安的。

「主人,你不去哄一哄大反派嗎?」

「哄什麼哄,這事兒難道是我的錯?」雲輕歌悶悶不樂地說罷,猛地轉過身,用被褥蓋住了腦袋,才低低地喃喃,「一開始也是他先提孩子的事情,說什麼讓我用孩子來賠償。現在我說生孩子了,他反而跟我賭氣!」

系統:「……主人,我覺得……大反派生氣不是因為孩子的事情叭。」

雖然它只是個系統。

「你不懂!」雲輕歌憤憤罵道,「你一個系統懂個屁!」

系統:「……雖然我是系統,可是我也是個非常通人情的系統噢。」

雲輕歌翻了個白眼,把臉捂在了被子里,再也不說話。

她真是要被大反派給氣死了。

他還生氣!

……

翌日,為了參加宮宴,雲輕歌早早起身讓吉祥給自己梳妝打扮。

「王爺呢?」

雲輕歌還是沒忍住問吉祥。

吉祥啊了一聲,才道:「王爺在隔壁書房呢。」

「昨晚上一直在嗎?」

吉祥歪了歪頭,不太明白,畢竟她昨日很早就被王妃趕走了,自然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雲輕歌也察覺到問吉祥等於白問,也就不說話了。

「王妃……您是跟王爺吵架了?」

「沒有。」她想都不想當即就反駁。

吉祥撓了撓頭,也不敢多問。

雲輕歌打扮完畢自己出門,馬車停在門口。

她在吉祥的攙扶下上了馬車,便感覺到冷冽的視線注視著自己,她恍若未見,裝作沒事人似的坐下。

不過,她剛坐下,身邊的男人就驟然冷聲:「離遠點。」

那三個字,聽上去讓雲輕歌覺得他這是帶著嫌棄的口氣!

這話,徹底惹惱了她。

她瞪著他,「行啊,你再給我安排一架馬車,我就不用挨著你了!」

昨晚上不歡而散,她便知道這男人今日肯定不會跟她好好說話。

果不其然,這會兒這男人竟然還敢用這麼嫌棄的語氣與她說話!

男人的眸光陰沉而銳利,被眼前女人的話語給鬧的一口氣堵在胸口,氣都氣飽了。

以前便知道這丫頭有許多事情在瞞著他,甚至每次給的解釋都不過是胡說八道,甚至久而久之,他快要分不清這女人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他告訴自己等她主動告知他。

等了這麼長時間,她似乎並沒有想要解釋和坦白的意思,這是他心頭始終壓著的一顆大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因為在意,所以才格外想要了解她的所有一切。

「這……主子,王妃,要啟程嗎?」馬車外的青玄自然是聽見了他們夫妻兩人的爭執,頂著要挨罵的壓力弱弱出聲。

昨晚上王爺還睡在了書房沒有回寢屋,昨晚上他便知道,今日肯定不好過。

真是太悲劇了。

青玄話落,馬車內傳來了兩個聲音。

「啟程。」

「不啟程!」

說啟程的當然是他們家王爺,說不的自然是王妃。

二人同時出聲,說罷這話,青玄就犯難了。

雲輕歌抱著手臂,無視夜非墨的瞪視說:「青玄,你還愣著幹什麼?給我準備一輛新的馬車,你沒聽到你家王爺說讓我離遠點?」

這話,讓青玄滿頭冒冷汗。

這可如何是好?

吉祥都傻了,不知所措。

王爺和王妃……竟然吵架了?!

而且還是在這樣關鍵時刻吵架,回頭入宮后若是讓宮宴上的人都察覺到了,指不定要怎麼傳王妃的壞話呢!

「還愣著幹什麼?」雲輕歌見馬車外的僕人都不動,不耐煩地又呵斥了一聲,「耽誤了宮宴,你們誰來賠罪?」

管家慢半拍地叫道:「給王妃準備馬車。」

「誰敢。」陰沉的男音咬牙切齒地說出了兩個字后,眼見著雲輕歌一副作勢要下馬車的舉動,面具后的臉陰沉得厲害,他伸手拽住了她的衣領把她扯了回來。

「青玄,啟程!」

陰測測的二字,讓馬車外的一種僕人都冷不丁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