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這女人沒氣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19
A+ A- 關燈 聽書

血順著後背的傷口滲出,染紅了一片她後背衣裳。

「蘇雲沁,今日恐怕是你的死期了。」那道聲音在蘇雲沁的頭頂響起。

她的臉還掩埋在沙土中,沒有立刻抬起頭來。

這道聲音……正是剛剛離開的周茵茵。

雖然只是見了一次面,可她卻對這女人的聲音記憶深刻。

「小姐,颶風就要過來了,咱們趕緊跑吧!」是那名丫鬟的聲音。

蘇雲沁沒動。

眼底鋒芒乍然而過。

因為蠱后的緣故,後背被刀插上的傷口在慢慢癒合,一種無形而古怪的力量牽引著她。她能夠清晰感覺到後背泛起的疼痛感在消失。

只是那把刀插在背心上,阻礙了傷口癒合的速度。

「嗯,把她捅死再走!」周茵茵狠厲地說完,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前方狂風捲起的狂沙,她的眼底儘是殺戮的嗜血之氣。

她想,只要現在把這個女人給捅死了,這女人的一切就是她的了。

她恨蘇雲沁。

雖然她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女人,可卻恨極了。

她也恨蘇家的人,只要姓蘇,她都恨。

周茵茵說罷,伸手揪起蘇雲沁的頭髮,將她的臉從沙地上弄起來。

蘇雲沁頭髮一緊,忽然一腳踹了上去,踹的正是周茵茵剛剛受傷的腿。

她雖是演戲,可也是真的腿部受傷,這一腳踹下來,周茵茵痛哼地鬆開了蘇雲沁的頭髮。

「你還能踢我?」周茵茵身子踉蹌著摔坐在地上,惡狠狠地瞪著蘇雲沁。

蘇雲沁吐了一口嘴裡的沙子,徒手將後背插著的匕首拔出,硬生生拔出來的匕首,也還是疼得扎心。

她握著匕首一步步靠近周茵茵,周茵茵眼底波瀾不驚,坐在原地看著越走越近的蘇雲沁。

風沙捲起二人的髮絲,衣袂。

蘇雲沁的後方是風塵吹起的狂烈黃沙,天空也漸漸暗沉下來,顯然沙塵暴越來越近。

周茵茵的丫鬟站在一側咬著下唇,站在蘇雲沁的後方,看著她後背傷口竟然以詭異的速度癒合,驚呆了。

因為驚愕,她甚至不敢有下一步的動作。

「你是誰?」在周茵茵要爬起來之時,蘇雲沁手中的匕首已經抵在周茵茵的胸口上。

刀劍抵在她心口的位置,一用力,便刺穿了周茵茵的衣裳,抵在她肌膚上。

周茵茵絲毫不懼,反而吃吃地笑起來。

「我是誰?你覺得我是誰呢?我姓周,我的姐姐。」

蘇雲沁握著刀柄的手一滯,輕眯眼眸。

她心底隱約有了一絲答案……

可現在,她也不能完全相信這個女人。

這叫周茵茵的女人是個會演戲的高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顯然,她知道自己是什麼人,叫何名字,又有什麼身份。難道……她娘根本沒死?

「想殺我?」蘇雲沁收斂心思,刀劍更近了一分。

刀刃終於刺破了周茵茵的皮膚,沒入到她的肉里,發出了一聲悶響。

周茵茵的表情倏然一滯,沒想到蘇雲沁這女人比她更心狠,「你若是殺了我,我娘絕不會原諒你!」

「呵呵,你娘?」蘇雲沁冷笑。

其實她的心底確實存在一些猶豫。她想見一見這所謂的「娘」。

她畢竟是穿越而來,對這已經過世的娘親並無太深刻的感情,只是這麼長的相處時間裡,她完全接受了蘇家是她的親人,但這娘,她可一點感情都沒有。

周茵茵凝著她陰鷙的雙眸,聲音放柔了幾分:「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你放了我,我帶你去見娘好不好?」

這種循循善誘的語氣,蘇雲沁完全不吃這套。

她握著刀柄的手更用力了一分,這次刀刃徹底沒入了肉里,撞上了周茵茵的骨頭。

鮮血順著心口的位置不斷流出。

周茵茵猛然吃痛,一陣大叫:「別,別刺下去了!」

之前強裝鎮定的情緒頓時被擊得潰不成軍。

她害怕自己死在這裡。

她想到這裡,雙膝一軟,徹底跌坐在沙土上。

狂風在後背瘋了一般肆掠而過,甚至要將大漠上的人都給捲走。

蘇雲沁眼神凜然,「你可能不認識我,只是聽說了我,不知道我的性子。我是個睚眥必報的人,你說,這可怎麼如何是好?」

她說罷,一腳踩在了周茵茵受傷的腳踝上。

「啊!」痛意襲來,周茵茵痛苦地叫了起來。

丫鬟表情獃滯之時,被周茵茵的痛哼聲給驚回了神,頓時沖了過來一把撞開了蘇雲沁。

「小姐,快跑!」

她言罷,把蘇雲沁給撲倒在沙土上。

因為風沙太大,這丫鬟長期做重活,蘇雲沁根本敵不過這丫鬟的力氣,摔在地面上,又被丫鬟給壓制著身子竟是動彈不得分毫。

這丫鬟……力氣真大!

周茵茵疼的額際上都冒起了冷汗,罵道:「你個蠢貨,沒看見本小姐腿受傷了?快,把她捅死!」

她說罷,咬牙把插在自己胸口地匕首拔了下來扔給了丫鬟。

丫鬟費勁地接過匕首。

周茵茵把匕首拔下,鮮血一直在往外淌,痛得她幾乎要哭了。她捂著胸口的傷,跌跌撞撞想爬起來,奈何以為腳踝因為蘇雲沁剛剛那一腳而徹底脫臼了。走了兩步又摔在了沙土上,吃了滿嘴的沙子。

蘇雲沁冷睨著那摔在沙土上的女人,目光又看向丫鬟。

此刻丫鬟已經抓住了匕首,「現在,你該死了!」

她說罷匕首猛地朝著蘇雲沁的胸口刺了下來!

蘇雲沁眼神一凜,在刀劍離自己胸口還有兩寸的距離時,一腳踹向了丫鬟的腦袋。

丫鬟猝不及防之下,被這一腳踹倒在沙地上,雙眼一翻暈了。

周茵茵轉頭看見侍女竟然被蘇雲沁給反擊了,瞪大了眼。

她竟然太小瞧了蘇雲沁,現在把自己置於死地了!

「你現在殺了我,你永遠別想走出這沙漠。」周茵茵又道。

狂風已經離蘇雲沁越來越近,周茵茵眼眸閃爍出了狡黠的光亮。她已經有了主意。

蘇雲沁也感覺到風沙更近了幾分,她上前揪起周茵茵的衣領。

「你放心,要死,也會讓你先死。」

周茵茵咬牙切齒。

失策,真是太失策了!

這該死的女人,竟然還會武功?

下一刻,一根銀針扎在了周茵茵的腦袋上,痛的她又低哼了一聲。

「你!」周茵茵目眥欲裂。

「我說過,要死也會讓你先死。現在在沙漠地帶,我的水也喝盡了,趕回去也要不少時間,你覺得我該用什麼活下去?」

「你……」周茵茵唇一抖,抬頭看向蘇雲沁。

這女人太可怕了。

「你,是我最好的食物。」蘇雲沁說了一句,一隻手捏住了周茵茵的下巴,狠狠地捏。

周茵茵吃痛,一雙眸子里因為風沙的緣故泛出了淚花,疼得她說不出話來。

咔地一聲響,蘇雲沁手上的力道越來越重,似是要在下一刻把周茵茵的下頜給捏碎去,但一道長鞭忽然呼嘯了過來,硬生生將風沙製造的屏障給劈開了去!

長鞭打在蘇雲沁的手臂上,蘇雲沁敏銳地鬆開了周茵茵,往一旁退。

前方一人騎在馬上,正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一個女人。

她紅衣如火,飛揚在漫天風沙中,狂妄張揚。

就在她後退的剎那,身後赫然出現了一抹黑影,一把長劍狠狠刺穿了她的身體。

「噗」地一聲悶響,長劍刺進肉體里發出的古怪聲音。

蘇雲沁根本來不及反抗,就感覺到劇痛襲來。身後那黑影動作快得如同閃電。

她吐了一口血,雙腳一軟,單膝跪在了地上。

「族長。」周茵茵看見馬上的女人驚喜地喚道。

那名黑影刺穿了蘇雲沁的身體,一腳又將她踹倒在地上。

「沒用。」馬上紅衣如火的女人罵道,轉頭看了一眼徹底倒在地面上失去知覺的蘇雲沁,問道,「死了沒?」

黑影上前探了蘇雲沁的鼻息。

「回族長,這女人沒氣了。」

一聽沒氣了,馬上的女人唇角揚起了一絲弧度,用長鞭將周茵茵卷上了馬背。

「走,回族裡!」

黑影聽命,立刻翻身上馬,一夾馬肚追上女人的腳步。

風沙狂烈地吹,不過一會兒,黃沙便將蘇雲沁的身子給淹沒了。

在黃沙下,她的手微微動了動。

血跡染滿了沙土。

……

天色微亮。

周茵茵跪在了族中,胸口上,腳上都已經纏上了繃帶。

「讓你處理個女人都處理不好,真是沒用。」高位上的女人罵道。

周茵茵垂下頭,不敢多話。

「我們鳳族能否回歸天玄,還要靠你呢!怎麼,你不想跟你娘要自由了嗎?」

周茵茵驀地抬頭,猛地點頭。

她想要自由,她當然想要,她無時無刻不在想。

否則她又何必這麼賣命去找蘇雲沁。

「接下來,你跟她一起去帝都皇宮。」女人手指輕輕敲在椅子扶手上,轉頭指著一旁白裙的女人。

周茵茵抬起頭來,瞳孔驟然瑟縮了一下。

「蘇……她她她不是死了嗎?」

「周姑娘,是我,巧巧。」女子一出聲,讓周茵茵那原本驚駭的臉色稍稍緩和了幾分。

紅衣的女子瞥了一眼鳳巧巧,道:「別忘了你們的任務。據我所知,那天玄的暴君對蘇雲沁喜愛有加,還有你,茵茵,你報你的仇,我們鳳族報我們鳳族的仇,你該知道自己的本分。」

周茵茵咬唇,輕輕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