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一定要幸福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22:11
A+ A- 關燈 聽書

白落見狀,忍不住覺得好笑,沒想到傅修林,竟然會變成妻管嚴。

不過這樣也不錯。

晚上送走了傅修林和張佳佳

沈景之便招來了雷思年。

雷思年簡單檢查了一番,「沒有任何問題,沒有傷害到孩子,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沈景之把剛才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下。

「我的天啊,你們多注意些!可不要再嚇唬我了!」雷思年嗔怪道,「景之,咱們兩個那麼多年的朋友,這件事情我可真的要說到說到你了,你上點心啊,千萬小心一點,你忘記上次……」

說到這,他欲言又止,眉頭緊鎖的嘆了口氣。

「好了,我就說到這吧,你們都該知道,孕婦矜貴!再別這麼粗心大意了!」

雷思年千叮嚀萬囑咐,這才離開。

而整個過程,沈景之只有點頭說是的份。

晚上,夜深人靜。

白落躺在床上,沈景之幫着揉着肚子,「肚子還疼嗎?」他聲音帶着疼惜和關切,有點自責的道,「早知道就不讓你去開門了。」

白落抿抿嘴,「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她性格大大咧咧,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翻了個身,就睡著了。

可是沈景之卻放心不下,第二天,就在房子裏添了兩個女傭,專門伺候照料白落。

時間過得飛快。

一轉眼過去一個月。

白落早上起來,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忍不住眉頭緊鎖,她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蛋,接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胖了。」

她低聲道。

「胖了!」白落驚恐的捂著臉,正巧撞到正朝着浴室走來的沈景之。

沈景之看着她一輛惶恐,忍不住道,「你這是怎麼了?」

白落頓時哭喪著臉,「我胖了。」

沈景之沉默了一會,「那得趕緊穿婚紗吧?要不然就穿不上了。」

這件事情倒是提醒白落,白落都來不及計較沈景之默認她變胖的事情,立刻和張佳佳一商量,便正式的敲定了結婚日期。

三天後。

一場溫馨的婚禮,在沈家老宅舉行。

正如沈母所說的那樣,沈景之和白落,傅修林和張佳佳,兩對新人,同時舉辦婚宴,場面溫馨又熱鬧,四處洋溢着幸福的香甜氣息。

來的都是關係比較要好的人,沒有商業的人,沒有達官顯貴,有的只是親朋好友。

在牧師莊嚴肅穆的婚禮證詞結束之後。

大家便鬆散的,想跳舞便跳舞,想吃東西便吃東西,想唱歌便唱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白落特地給外婆選了一條,既不出挑,又十分適合她的裙子,婚宴上,在靈動的音樂下,她引著外婆一起跳舞。

外婆笑的十分開心。

婚宴上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這是白落親手佈置的婚宴,終於得到了實現,大家都玩的很開心,盡興而歸,作為東道主的兩對夫妻,也對這場婚宴十分滿意。

沈母也不由得稱讚婚宴十分别致,很不一樣。

白落很開心。

不過當天晚上有點累,回到家之後,便到頭睡著了。

第二天。

白落早上洗漱的時候,對着鏡子看着自己,此時沈景之正在沖澡,等著沖水的聲音的停止,沈景之從淋浴間出來,看見白落盯着鏡子裏的自己問,「我胖了?」

「啥?」沈景之嚴肅的皺着眉。

他徑直拿着毛巾擦著身體,徑直往外走,自顧自的道,「我今天好忙啊,要開會,可能還要去簽合同……特別多的事情……」

說着說着,就無視了白落。

白落一看,就知道沈景之心虛,絕對是故意。

她忍不住咳嗽了聲,眼神充滿了威脅的意味。

沈景之頓時停住腳步,像是腦子裏靈光一閃,他修長的手指,敲了敲鏡面,「落落,我看你是正好的,你覺不覺得是鏡子的問題,讓你產生了錯覺?」

他說的一臉嚴肅。

白落很是無語。

上前環抱住沈景之,踮着腳尖摟着他的脖子,「那你說,我胖了沒有?」

「當然沒有啊!」

「懷孕都是會胖的啊!」

「落落不一樣,你體質特殊,天賦異稟。」沈景之接連拍著彩虹屁,「一般女人可能會出現那種問題,但是你不會。」

白落又想生氣,又很想笑的。

「好吧,放你一馬。」

沈景之這才如釋重負,「對了,今天和我去上班嗎?」他很喜歡白落膩着他的感覺,哪怕她過去只是睡覺,也覺得很踏實。

白落搖搖頭,「今天約好了和張佳佳逛街。」

沈景之有點鬱悶。

去上班前,白落很認真的幫沈景之挑選好西裝和搭配的領帶,還有小配飾,最後在他唇邊主動親了一口。

「早點回家奧!」

「遵命。」沈景之笑着道。

當沈景之開車出門的時候,正巧遇到了同樣穿着一絲不苟的傅修林。

就在兩位丈夫去公司工作的同時。

白落則和張佳佳,愉快的去逛街,逛完街,則愉快的去喝下午茶,或者去美容院享受。

時間一長,兩個人逐漸適應了這樣閑適的生活。

交流起來也更有心得。

一日,兩人逛完街,捧著檸檬水喝着。

張佳佳扶著肚子道,「我最近總想吃點辣的,你說,我會不會懷了個女孩呢?」

白落放下檸檬水,「我和你相反,我總想吃點酸的,吳媽說我可能懷了個男孩。」

「嘿,那不如,要是我們兩個懷的一男一女的話,我們就定個娃娃親,讓他們以後結婚!怎麼樣?」張佳佳立刻興奮的道,「這樣我們豈不是親生加親?」

白落頓時哭笑不得,「佳佳,仔細想一下?有沒有覺得不對?」

「有嘛?哪裏?」張佳佳困惑道。

白落扶著額,「咱兩本身就是妯娌啊,孩子是帶着血緣關係……是表兄妹這種關係……」

「奧奧……我暈。」張佳佳忍不住捂臉,「好吧,那沒辦法了。」

白落忍不住笑。

覺得現在日子,風平浪靜,卻不乏小滋味,也挺好。

她端著檸檬水,望着一旁臉上浮着幸福笑意的張佳佳,心裏也不由的滿滿祝福,暗暗的想着,以後一直這樣幸福下去,這樣就好。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