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天啊,她還沒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26
A+ A- 關燈 聽書

她們這次的行動,其實是一開始就知曉蘇雲沁的動向。

族長好不容易派了個姦細在帝都皇宮裡,得知蘇雲沁的一切動向。

正好聽聞蘇雲沁要來古周北境之地,她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便知道機會來了!

想不到事情進展地如此順利。

當然,如果周茵茵早點解決了人,不需要她親自動手或許更好。

鳳巧巧看向族長鳳雨彤,垂下眼帘,「族長放心,我們定不辱使命。」

周茵茵看著自己受傷的腿,心底也有了主意。

……

第二日午時,陽光熱烈地落在沙土上。

「哇喔,大辰哥哥,你看那裡,有個死人。」

綿延不絕的沙丘上,一個身影若隱若現地掩埋在沙土之下,這麼看上去,應該是沒氣了。

畢竟那具身子四周的沙子都是血跡,一把長劍還插在她的身上。

說話的少年年紀約莫十三的模樣,蹦蹦跳跳地到了那具身體的旁邊,將掩埋在沙土下的身子想翻過來,卻被那名高大的男人給叫住。

「呃,呃呃呃!」男人發出破碎的聲音,手上還帶著些動作。

他是個啞巴,無法說話,只能用手勢提醒少年不要亂動。

少年當真不動了,抬起頭看向男人。

葉辰走過去,仔細檢查起這具「屍體」的情況。

……

蘇雲沁感覺腹部有些痛,這種痛是一種被利刃貫穿了身體似的難受。

她這是要死了?

可沒道理啊,蠱后在身體里,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死了。

「呀!」恍惚間,聽見了一道少年的驚叫聲,緊接著,她感覺到橫插在身體里的長劍被一股力量給抽了出去,讓她狠狠吐了一口血出來。

「啊呀,她沒死!」少年驚叫著。

她虛弱地睜開眼睛,想看一看到底是哪個混蛋在她耳邊咋咋呼呼,不過……映入眼帘的卻是一張大鬍子臉。

這人滿臉的鬍子,好像是很長時間沒有打理過自己了,看起來頹廢不已。

可他的一雙眼睛卻清澈明亮,像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男人。

她張了張嘴,但乾涸的喉際發不出聲音。

「她是不是要喝水?」少年又叫道,慌忙從懷中掏出水壺,遞到蘇雲沁的嘴邊。

她有了水,貪婪而大口地吞咽起來。

葉辰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目光一下便落在了她的腹部上,瞳孔驟然一縮。

不止他,他身邊的少年也驚奇地又開始咋咋呼呼叫起來。

「哇塞,大辰哥,你看她地腹部,傷口自己在癒合。」

這速度快得讓人害怕。

若是正常人一定會把蘇雲沁當成怪物,否則正常人哪裡可能會有如此驚人的自愈能力。

但少年和葉辰吃驚之餘,並沒有立刻丟下蘇雲沁走掉。

蘇雲沁奄奄一息的樣子,似是觸動了葉辰的心。

他上前將蘇雲沁小心背在了背上,看向少年,用破碎的聲音呃呃呃了幾聲。

少年與他相依為命,早已看懂了他的意思,忙不迭點點頭。

被背起的蘇雲沁才明白,這大鬍子是個啞巴。

她現在很累,也懶得去細想別的事情,索性便將側臉靠在了葉辰的背上,闔上了眸子。

她沒死……

她想了想之前那馬背上的紅衣女人,蹙了蹙眉。

無冤無仇的,她們卻要她的命。

那叫周茵茵的女人也是莫名其妙就冒了出來,在這之前,她壓根不知道有這人。

……

蘇雲沁被葉辰背到了一處簡陋的屋子裡。

這屋子都是用黃土搭建起來,窗戶和門都沒有遮擋的東西,破舊不堪。

她往四周看了看,最後目光落在了那一高一矮的二人身上。

高大的男人滿臉鬍子,看不清楚容貌。

矮小的少年皮膚有些黝黑,應該是長期被這風沙和烈日給曬的,皮膚略有些粗糙,但他的五官很深邃,眼睛很大,眼窩下陷,鼻樑直挺到如同被刀割過似的。

「多謝……你們。」她動了動唇,輕聲問出了問題。

少年聽見她說話了,湊到了床榻邊,「姐姐,你傷的好重呀,別說話,我去跟大辰哥哥弄些吃的過來。」

蘇雲沁頓了頓,瞥了一眼葉辰。

葉辰也點了點頭,雙手做著手勢,像是手語。

可她也看不懂手語。

「好。」她勉強揚了揚唇角,算是給了他們一個回應。

雖然身上有蠱后,看這傷勢,沒有個兩天是好不了的。

蠱后讓她撿回了一條命,但也沒有功效神奇到馬上讓她的所有傷都癒合。

她隱隱有些不安。

那些人……絕對是故意沖著她來的。

她的行蹤又是如何讓那些人如此了如指掌的?

……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蘇雲沁已經能夠在床榻上翻身,身上的痛意沒有那麼明顯。

她長長舒了口氣,轉頭看向在外面弄食物的二人,不過一會兒,便有清香的餅味飄了進來,讓她確實餓得不行。

很快,少年手捧著一張大餅走入,放置在簡陋的桌上。

「姐姐,這是剛剛烤好的,我喂你吃?」

「我不用喂。」蘇雲沁自己強撐著身體坐起來,看了一眼那大餅,上面還灑了芝麻,香氣四溢。

她吞咽了一口唾沫。

少年瞧見她饞嘴的模樣,連忙撕下一半的餅遞給了她。

蘇雲沁將餅撕成一塊一塊地往嘴裡塞,邊吃邊問:「我姓蘇,你們叫什麼名字?」

「這是大辰哥哥,我叫小辰。」

大辰小辰?這名字真有意思。

蘇雲沁看了一眼滿臉鬍子的男人,又轉回視線問道:「知道這兒有沒有一種叫九曲靈蛇的蛇?」

他們應該是這兒的土著人,必然對這當地的東西非常了解。

「九曲靈蛇?」少年抬起頭來,笑了笑,搖頭說,「這玩意在兩年前可能還有,現在早已絕跡了。」

「為什麼?」蘇雲沁愣了一下。

少年哀嘆地說道:「還不是前兩年有外人遷移到這兒來居住,不知道這些人要做什麼,大肆獵捕九曲靈蛇,這種毒蛇本來就少,這麼一獵殺,至今絕跡。」

蘇雲沁一聽,緩緩放下了手中的餅。

這麼說,她這完全是白來了一趟?

她想起那日漠北王單雲那意味深長的笑,非得讓她去漠北尋九曲靈蛇的斬釘截鐵的樣子,看來是早已猜測到她會來撲一個空。

「姐姐,你是哪裡人呀?」

「帝都。」蘇雲沁收斂情緒,復又一臉無所謂似的吃餅。

她如此警惕的人都能被暗算,真是栽了個大跟頭。

……

帝都,皇宮。

「陛下,公主回來了!」御書房,一名太監風風火火地走入,一臉興奮地說道。

蘇鵬立刻擱下了手中的毛筆,驀地抬起頭來。

「她回來了?」他臉上的喜色是不加掩飾的。

最近他一直有股不妙的預感,總覺得蘇雲沁離開凶多吉少,這會兒聽說蘇雲沁回來了,心底那顆大石終於放下了。

「公主已經回宮殿去了,好像還救了個人。」

蘇鵬一聽,立刻起身,「擺駕。」

……

蘇小陌和蘇小野正坐在花園裡,看著蘇岳一個老頭玩著棋盤。

兩個娃娃誰都沒有心思去摸棋子。

直到腳步聲傳來。

「公主回來了!」靜容急急忙忙跑了過來,喘著氣,驚喜地說道。

這些蘇岳也把手中的棋子扔在了桌上,忙不迭地起身,「雲沁回來了?」

「娘親!」

果然他們一抬頭,便瞧見了幾人從宮門外走入。

為首的正是他們的娘親,一身白裙,氣質依舊絕艷。

而她的身後則是一位被兩名宮人攙扶著的女子,這女子的右腳受了傷,走路一瘸一拐。

蘇小陌率先起身朝著那方女人奔了過去,清脆而熱絡地叫道:「娘親,你總算回來了!」

只是,剛剛撲倒女人的身邊,伸手抱住了女人的腿時,他皺了皺自己的眉。

這好像不是娘親身上的味道?

娘親身上沒有這麼濃郁的香味,太濃郁反而會刺鼻。

蘇小陌眼神一凜,慢慢鬆開了手,往後退去。

他抬起頭來看向這和他娘親一模一樣的女人臉,心底駭然。

「怎麼了,娘親回來了,你好像不是很高興?」女人出聲,在蘇小陌的面前蹲下身來。

聲音和蘇雲沁的極像。

但蘇小陌心底完完全全肯定,這絕對不是他娘親!

蘇小野仔細地看著這白衣女人,發現哥哥的反應有些反常,輕輕眯了眯自己的眼眸。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岳滿心想著蘇雲沁終於回來了,根本沒有注意到兩個孩子的表情,起身朝著「蘇雲沁」走近。

「雲沁,你可算是回來了。」

言罷,他掃了一眼「蘇雲沁」身後的女人,眼眸赫然瞪大。

身後的女人……樣貌看上去不過才十六的模樣,可那五官,太像了。

「這是……」

「爺爺,這是我在路上救下的姑娘,她受了傷,我便將她帶了回來。」

「哦,這樣啊,派人給姑娘安排一間屋子吧。」蘇岳不疑有他,點點頭,轉頭吩咐了一聲宮人去準備房間。

鳳巧巧看著蘇岳如此相信自己,嘴角輕輕揚了揚,「爺爺,我有些累,我先去洗洗再與您細說。」

「好好好,靜容,去給你家小姐準備熱水。」

靜容領命當即離開。

「你回來也好,爺爺先走了。」蘇岳嘆息了一聲,一雙渾濁的眼睛里滿是慈愛。

說完這話,他往外走。

鳳巧巧看著他的背影,目光一下便陰沉地落在了眼前的兩個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