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我們原諒他好不好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6:01
A+ A- 關燈 聽書

「你有沒有愛一個人,愛到無法自拔?」他看葉知秋,眉心裡帶著沉重。

葉知秋響了片刻,點頭:「愛過。」

「讓你對你心愛的人放手,你做得到嗎?」

「當時是覺得,離不了,放不下,可是當對方真的離你而去后,你才會發現,她在與不在其實沒有什麼分明,因為若你愛,即便她不在你身邊,你也依然愛。若你不愛,即便她日日睡在你的身邊,你也沒有辦法在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無奈,苦笑。

就像安然與安心於她而言的意義一般。

不得不承認,在感情的問題上,葉知秋這個比他小几歲的男人,比他通透。

喬御琛未動,葉知秋凝眉:「我知道,你現在最怕的是失去她,可是我告訴你,物極必反。我太了解安然了,像你一樣了解,你現在是當局者迷,我現在比你清醒,我能正確的分析這件事情的利弊,所以你必須得聽我的,你一定也不希望,逼的安然離開這裡吧。」

喬御琛未語。

的確,他現在太害怕會失去安然了。

比小時候,害怕失去父愛的時候還痛苦。

林管家上前:「少爺,這事兒就聽葉少的吧,我也覺得,你要給夫人一點時間,這樣纏著夫人,不是辦法。」

喬御琛點頭,「好,我走,不過臨走之前,我想上去見見他。」

葉知秋嘆息:「好,我等你。」

「不用,你們兩個先走,我也有許多話,想要跟她聊聊。」

「別逼現在的她做任何選擇,她給不了你正確的決定。」

「好,我明白了。」

葉知秋看了林管家一眼:「我們先走吧。」

「好的,葉少,請。」

兩人一起離開,喬御琛邁著沉重的步伐上樓。

他來到安然房門口,敲了敲門。

「資本家太太,我可以進來嗎?」

聽到這聲稱呼,安然捂著自己的心臟,閉目,不語。

喬御琛的聲音有些悲傷:「我就當你同意了,我進來了。」

他轉動門把,推門走了進來。

安然此刻就在床尾的地毯上,盤膝而坐。

喬御琛走上前,在她對面兩步的地方停下,單膝支地,半蹲在她身前。

「剛剛知秋已經跟我說過了,我一會兒就先離開這裡,給你空間和時間,讓你好好的冷靜冷靜。」

安然閉目,不看他,不對話。

喬御琛看著這樣的她,更是難過:「曾經我以為,這世上沒有愛情,可是後來,我遇見了你,我相信了,這世界上,真的有一種感情,是可以讓兩個人的心慢慢靠近,相伴白首,不會厭倦的。

曾經你問過我,為什麼當初你跟我提條件的時候,我會答應你,畢竟當時,我真的可以拒絕。其實有的時候,我自己也想不明白,直到最近我看到了一句話,『始於心動,終於白首,擁之則安,伴之則暖。』因為這句話,有些事情,我好像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你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存在,我不會說什麼甜蜜的情話,也不會孩子氣的弄什麼架勢跟你表白,我今天進來,只是想要告訴你,如果當初我們沒有發生那麼多事情,現在也不會有那麼多故事。

能夠遇見的都是天意,雖然我們的相遇,打開方式錯了,可是我還是想說,能陪在身邊讓自己舒服的人,一定是最好的。

因為有你,我每天都過的很幸福,所以對我來說,你就是最好的。錯的人遲早都會走散,而兩個人註定在一起的人,不管饒多大一圈,最終都會回到彼此身邊的。我相信,你對我來說,就是那個對的人。」

見她一動不動,連一絲一毫的反應都沒有,他心痛不已:「我今天離開這裡,不是為了放棄你的,我只是想要給你時間考慮,不管你要怎麼懲罰我,我都認,只是別放棄我,放棄屬於我們和孩子的幸福,好嗎?」

他說完,站起身:「一個人也要好好的吃飯,別讓我擔心,我的手機24小時都會開機,只要你一通電話,我可以為你上刀山下火海。」

他往前傾了傾身,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我先走了,我會在金沙灣等你的消息。」

他起身離開。

安然睜開眼睛,瞬間就哭成了淚人兒。

她起身,走到窗邊,輕輕扯開窗帘的一角,往外面看去。

喬御琛在院落里還抬頭往她房間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安然往一旁縮了縮,他沒有看到,只是片刻后就離開了。

林管家一直在門口,喬御琛出來后,他上前問道:「少爺。」

「我先回去,你就留在這裡照顧她。」

「那安安呢?」

喬御琛想了片刻:「把安安留在這裡吧,讓她看著安安,才能不捨得。」

「可是夫人現在的心情不好,奶水也必然會受到影響,如果繼續讓安安喝夫人的奶水,只怕……對安安的身體不會太好。剛剛葉少離開之前,讓我們把安安送到他那裡,他已經跟雷小姐商量過了,雷小姐說,她奶水很足,可以幫忙一起餵養安安。」

喬御琛沉默。

林管家道:「少爺,我知道你現在和夫人的心情都不好,安安暫時交給葉少和雷小姐,你也可以放心,葉少不會虧待安安的,你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解決跟夫人之間的問題。」

喬御琛點頭:「就這麼辦吧。」

他說完,拉開門上車,司機將他帶走。

林管家進屋,讓兩個月嫂和兩個保姆跟他一起出了別墅,又派司機將他們送到了葉知秋那裡。

他自己和另一個阿姨留在別墅里照顧安然。

他將安氏集團的公事抽時間處理完后,就一直呆在客廳里。

十點半的時候,安然穿著羽絨服下了樓。

林管家起身,迎了過來:「夫人,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哪裡嗎?」

「林管家,你怎麼還在這裡?」

「少爺不放心我,讓我在這裡照顧你。」

「不用了,」安然淡定的道:「我不會做傻事的。」

「夫人,即便不是為了少爺,為了楠楠,我也必須留在這裡照顧你,請你就別再趕我走了。」

安然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往門口走去。

林管家跟著往門口走去:「夫人我給你開車吧。」

「不用了,我不遠行,就是要在海邊跟我媽說會兒話,你別跟出來了。」

林管家想了想,點頭:「好的夫人。」

他將安然送到門口,目送安然一步步的往海邊走去。

他沒敢回屋,就站在門邊的方向望著遠處的安然。

她走到海邊,慢悠悠的跪在了沙子上。

海邊的海浪聲有些大,他聽不到她到底說了些什麼。

安然跪在那裡,額頭低低的壓在沙子上。

「媽……」

她聲音不大,可能是害怕被遠處的人聽到,也或者,是因為自己覺得有些話,沒有勇氣被媽媽聽到。

「對不起,我愛上了一個……害我沒能見到你最後一面的男人,因為他,我沒能聽到你的臨終遺言,沒有好好的告訴你,我有多愛你,沒能留住那個孩子。

我不知道,那個孩子到底會多埋怨我這個媽媽,做為這世上,唯一能幫助他的人,我卻竟然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他一定很恨我吧,不然也不會離我而去了,對不對。」

安然眼淚滴答滴答的滴落在了砂粒上。

耳邊全是呼嘯的風聲。

這是她第一次沒有勇氣,看這片往日里多半都很平靜的海。

她總覺得,是媽媽生氣了。

因為她愛上了她本來該最恨的人。

想到喬御琛,安然忽然間就覺得心痛不已。

「可是媽媽……那個男人,喬御琛,他也很無辜,他不是故意傷害我的,他是被人傷害,不得已才強暴了,也是被人陷害,才跟安心在一起,為了報答安心,所以才報復了我。

如果從一開始他就知道那晚的那個人是我,他一定會善待我,一定會一早就娶我,彌補對我的傷害的。因為他真的不是一個那麼壞的人,他很好,人很好,心很好,一切都很好。

我們原諒他好不好,我們就當做所有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好不好。我們把所有恩怨都一筆勾銷好不好。媽,你能不能告訴我,我要怎樣才能以妻子的名義,繼續留在他身邊呢。我不想離開他,真的不想,我不想從此以後,只是他的過去,只做他生命里的過客,我想做他一輩子的心尖寵,我想聽他叫我一輩子資本家太太,我想一輩子都能擁抱著他入睡,我想每天跟他恩恩愛愛的,讓安安生活在一個幸福的家庭里……

嗚嗚,可是,媽……我該怎樣才能看到他的時候,不想起五年前那晚發生過的那些事情呢,我該怎麼才能忘記監獄里受過的那些苦,忘記那個孩子,忘記我的悲傷和痛苦,還有一定要殺了那個男人的誓言呢。

媽……我該怎麼辦,我要怎麼做才能讓自己不要這麼痛。我要怎麼才能跨過這道鴻溝,怎麼做。」

海風刺骨的寒涼,她已經完全感覺不到了,她只能感受到心底的寒氣,在一點點的吞噬她的靈魂。

忘記過去的一切,她做不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