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當真不坦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55
A+ A- 關燈 聽書

吉祥擔憂地看向雲輕歌,卻不料王爺一把將車簾拽下,阻隔了她的視線。

車簾被拽下,車廂內陷入了一陣陰沉的黑。

雲輕歌抿唇,「你嘛?剛剛不是你讓我離遠點,我按照你吩咐,你還想怎樣?」

男人不言不語,只是深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她說完這話也發現他不說話,頓覺自己這樣情緒失控的自己實在不反常,她斂了臉上的怒氣,撇開頭去。

「你在跟我使性子?」耳邊傳來男人稍稍沉靜的聲音。

她咬唇:「沒有,我可不敢。」

這話,可絲毫沒聽出她不敢的意思。

夜非墨鬆開了她的后衣領:「輕歌,你有多少事瞞著我,你心知。你是因為昨晚上我生氣離開所以跟我使性子?還是因為我不肯與你洞房生氣?」

雲輕歌:「……」

搞得好像她很不矜持似的。

她咬著唇不說話,視線落在了馬車外,不想與他說話。

這是個死結,她無法解開。

大反派這男人敏銳得厲害,當然知道以前她忽悠他的那些話都是假的,所以一直說她心中有隱瞞的事情。

可她也想說,但一個謊言就要用無數個謊言來圓,導致她根本沒有辦法說實話。

而他,就是因為她隱瞞他太多事,所以他生氣。

當然,他生氣是情有可原,她自己呢?

她也在情緒崩潰邊緣。

下巴一緊,男人兩指鉗制她的下顎將她的臉扳正,讓她正對自己的雙眸,冷沉地開口道:「當真不肯坦白?」

他在等她願意坦白。

雲輕歌咬唇:「我沒什麼好坦白的。」

他捏著她下顎的手緩緩鬆開。

之後,他再不言語,闔上了眸子,馬車內靜得出奇。

直到馬車停下,青玄的聲音在馬車外小心翼翼響起:「主子,王妃,已經到了。」

……

夫妻二人入了宮宴,自然表面戲要做足。

大家也沒有察覺到夫妻二人之間的怪異。

雲挽月和夜天珏坐在一側,而夜天珏目光正盈盈看著秦暮雪,心思早已不在這宮宴上了。

雲挽月這些日子受夠了這股憋屈感,看著他們二人當著這麼多達官顯貴的面都眉來眼去,氣得恨不能捏碎手中杯盞。

她轉回頭,看向靖王和雲輕歌,眸一眯。

雖然這二人和平日里沒什麼區別,可今日雲輕歌並未推夜非墨的輪椅,而是由青玄推著,而雲輕歌的表情也似乎有幾分僵硬。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今日宮宴本就是為了給魏王設宴,所以夜傾風所坐的位置離帝位很近。

少年一朝回帝都,清俊如冠玉的面容很快就吸引了在座的官宦世家的姑娘們。

太后瞄著少年,捏著杯盞的手很用力,面上還要佯裝無事般笑著說:「這麼半年多不見傾風,倒是發現傾風長大了。」

夜傾風看向太后,如玉的面容上綻開一抹笑意,很淡,甚至還帶著幾分譏諷。

「在外風餐露宿,怎能不長大?」

那陰陽怪氣的語氣,惹得太后心底不快。

她知道夜傾風這是想回來報復她的!

當初.夜傾風可不就是被她和皇後娘家一同陷害的,小小年紀被削去了王爺爵位趕出帝都去邊境服役,卻不想這小子倒是有能耐,竟是連叛軍都能建立。

太后一直在心底不信,畢竟夜傾風是什麼性子,她很了解。

夜傾風性格衝動易怒,暴脾氣,只需要一點很快就燃。

若非不是有高人在背後指點,夜傾風怎麼可能會做到今日這樣?

與她同樣想法的還有皇帝。

雖然這次招安之事是夜非墨提出的,他也並非是完全願意,只是如今事情已成定局,他心底更好奇的是誰指使夜傾風集結叛黨的?

此人用心險惡……

「傾風,你過來,跟朕去御書房。」

夜傾風眨了眨眼,輕應了一聲,起身跟上皇帝的腳步,回頭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夜非墨。

此刻看著被皇帝帶走的夜傾風,雲輕歌目光收斂下來,往四周看了一眼。

雖然夜傾風出現了,但不曾見到溫情。

之前夜非墨說讓夜傾風處置溫情,不知道處置得如何,但憑她對夜傾風的了解,是絕對不會下殺手。

剛剛她入宮宴,因為跟夜非墨鬧著彆扭,索性便東張西望,也察覺到夜傾風似乎根本沒有再關注秦暮雪了。

看來少年還不懂什麼是愛情。

她垂下眼帘,卻還是不動聲色地往旁挪動身子,和男人保持著距離。

這樣細小的動作,可都落在了遠處的雲挽月眼中。

雲挽月眯眸,也察覺到了他們夫妻兩之間似乎也在鬧矛盾……

看來,如今日子不好過的還有她的好妹妹。

……

御書房。

「傾風,你跟朕說說,到底是誰教導你集結叛黨的?」

夜傾風抱著手臂站在一側,面上可不見任何的恭敬之意,面容上更顯輕佻,聳聳肩說:「我若是說出口,父皇是不是就要將此人除掉?」

皇帝:「……」

這不是廢話。

若不是除掉,等著那人造反?

「我可不會告訴父皇,父皇現在大病初癒,還是好好想想怎麼對付太后和皇后吧。」

看著少年絲毫沒有尊敬的模樣,皇帝很氣惱,但同時心頭也有些小小自責。

孩子沒有教導好,都是他這個做父皇的,以前沒想過如何教導孩子,如今再來怪罪孩子也無用。

「罷了,你下去吧。」

夜傾風目光閃了閃,忽然問道:「父皇打算如何給太后治罪?這次給您下毒之事,必須要有證人……」

他可不是關心皇帝老頭兒,他只是順道幫哥哥把太后這礙事的老女人除掉。

若是日後,也好走許多。

皇帝眸光一沉:「朕已經派人去尋那位墨大夫,只要墨大夫願意出來指證。傾風,我也知你心頭對朕有恨意,只是很多事不是一個人能隨便做決定。」

夜傾風輕輕撇嘴,但抱著的手臂還是放了下來。

他倒不是不肯接受皇帝的道歉。

道歉與否,對他並無意義。

他從小就和夜非墨一樣,從來沒有得到過父親的關愛,對他們這些皇子來說,有無父皇都一樣。

這才是有來後來他們毫無顧忌集結叛軍的心思。

因為不在乎,所以才會豁得出去,膽敢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