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不認識我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7:33
A+ A- 關燈 聽書

如果顧瀾之就是九年前那個彈奏著鋼琴曲喊我小姑娘的男人,那我和他分開之後再一次的遇見是在季暖的貓貓茶館外我所看見的那抹熟悉背影。

猶如多年前那般令人深刻,與記憶中的那個溫暖男人重疊在一起。

那時季暖還問我,「笙兒,你幹嘛哭啊?」

我也不想哭,可那抹背影我追隨了九年,

是我流淌在血液里,刻在骨子裡的東西。

是我在這個世上唯一且僅剩的貪戀。

我清晰的記得,那晚音樂會結束之後,我倉惶的起身去後台找他,可是一無所獲,我心裡失落的要命,不甘心的離開了音樂館。

當我踩著高跟鞋緩慢的走在街道上的時候,眼前的地上突然拖出了一個斜長的身影,我驚喜的抬頭聽見他眉眼盈盈的笑說:「小姑娘,你又跟著我……」

那時的『顧霆琛』才是我心底真正愛著的男人。

那晚,他是專門在那裡等著我的。

也是在那晚,我喊了他顧霆琛。

他明明知道我認錯了人卻不糾正我。

他明明知道我一直在等他卻從不給我解釋。

他是溫潤,但他也冷酷殘忍。

……

梧城的天一向多雨,我回來的這天也是陰沉沉的,在我回梧城以前楚行就撤銷了我的死亡報告,也就是說我立下的那份遺囑還沒有生效。

時家雖然掌在顧霆琛手中的,但名義上仍是我的公司。

不過我不在意,我回來並不是要和顧霆琛爭什麼的。

我只是固執的想要一個答案。

我想要見見顧瀾之。

我想與他談談。

就當是斷了自己這九年的追隨。

可九年的執念又豈能說斷就斷?!

我拖著行李箱往機場外走去,剛坐上車就接到季暖的電話。

我做完手術病情穩定之後季暖才放心的去找了陳楚生,兩人現在什麼狀態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察覺到現在的季暖比以前要幸福的多。

她語氣擔憂的問我,「笙兒,你現在的狀況怎麼樣?」

我在S市住了兩個月的院,病情有所好轉,雖然沒有徹底消除腫瘤,甚至隨時都有危險,但是醫生說我現在能夠多活一兩年的。

而且只要好好接受治療,撐到他們研發出新藥物就能治我的病。

我沒太放心上的說:「挺好的,至少有希望。」

猶豫了一會兒,季暖擔憂說:「楚行說你回了梧城。」

我伸手理了理大衣裡面的裙子,回答道:「嗯,剛到機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季暖瞭然的問:「你要去找顧霆琛還是他?」

季暖口中的他指的是顧瀾之。

我失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隨之季暖問了我一個致命性的問題,「笙兒,你因為認錯了人三年前才義無反顧的嫁給了顧霆琛,覺得他是你深愛的男人,雖然這個真相很殘酷,但真正和你相處三年的並和你有了關係的是顧霆琛。」

季暖頓住,一字一句道:「甚至在沒有知道真相之前,你滿心裝著的都是顧霆琛,你有沒有想過,你愛的究竟是九年前那個顧瀾之還是如今這個跟你相處三年,傷害你三年,讓你嘗到愛情苦痛的顧霆琛?」

季暖問我,到底愛著的是誰……

我的愛似乎被一刀劈成了兩半。

她問的太突然,我回答不上這個問題。

季暖的聲音從遙遠的另一端傳來,清清楚楚的說道:「顧瀾之出現在你的生命里可以說是曇花一現,他的出現或許是命運的安排讓你認識顧霆琛!笙兒,我看的明白,你喜歡的是那個有血有肉在你眼前的男人。」

季暖的話擊中了我的心臟,我之前從沒有去想過這些問題。

因為這個問題是我至今都想不通的。

如果真如季暖所說,那我回梧城的目的又在哪兒?

可是我的心告訴我一定要回梧城。

我閉上眼睛,故作雲淡風輕的說:「我有自己的考慮。」

想了想,我好奇的問:「你怎麼一直幫顧霆琛說好話?」

季暖的這個以德報怨似乎太過了。

被我這樣一問,季暖有些尷尬的說:「我是在擔憂你。」

應該是怕我問什麼,季暖匆匆的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后我腦海里一直在想季暖說的話,這些問題都是我避免不了的,我自己至今都沒有找到一個正確的答案,沒人能給我解答。

一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了時家別墅門口,我拖著行李箱下車瞧見站在門口的男人怔住,下意識的問:「顧霆琛,你怎麼會在這兒?」

眼前的男人兜著一件白色的襯衫,領間系著一條黑色的領帶,白皙的手腕處掛著一串打磨光滑的佛珠,我記得他以前不戴這類飾品的。

此刻他眸光淡淡的望著我,淬著柔光,像是深深地旋渦將我吸納進去,在其沉溺。

許久,他皺著眉頭,嗓音陌生的問:「你認識我?」

我錯愕的目光望著他,「你不認識我?」

他冷淡的看了我一眼,隨之轉身離開了這裡。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我心裡充滿了難以置信,趕緊給顧董事長打電話。

後者接到我的電話很驚訝的喊著,「笙兒,沒想到你還會聯繫我……」

對於我還活著的事情顧董事長一點也不感到驚訝,畢竟在我回梧城之前楚行就放出了我的消息,顧家作為大家族對這些事是很敏感的。

更何況,時家還沒有真正的到他們手上。

「我剛剛遇見顧霆琛了。」我說。

他詫異的問:「你們見過面了?」

我困惑的說:「嗯,他不認識我。」

顧董事長想了想解釋道:「他從你的葬禮上回來后就住了一段時間的院,再之後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起時笙這個名字他會疑惑的問起是誰,我們察覺到不對勁就帶他去醫院檢查,醫生說霆琛現在的狀況是選擇性失憶。」

所以,獨獨的忘了我對嗎?

我三年前認錯了人本來就是一場笑話。

現在顧霆琛忘了我……

我簡直是笑話中的笑話。

在意嗎?!

不在意,我真的不在意。

可心底卻有隱隱的失落。

「哦,我知道了。」

我正準備掛斷電話,顧董事長忙說:「他們沒有結婚。」

我下意識問:「什麼?」

他著急說:「霆琛和沈如嫣沒有結婚。」

他們結沒結婚與我沒有太大的關係。

「哦,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

顧董事長問:「嗯,誰?」

「顧瀾之在哪兒?」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