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救命恩人傅儒初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3:13
A+ A- 關燈 聽書

他們踢打了足有十分鐘,見她忽然就一動不動了,幾人對望一眼,快速的逃離。

安然像是喪家之犬一般,躺在海邊。

她沒有暈倒,只是已經沒有力氣掙扎。

踢打結束,她躺了足有半個小時,才慢慢的抬起酸疼的胳膊,將麻袋從頭上扯下。

她趴在地上,身體動不了。

從身邊摸索到手機,她撥打葉知秋的電話,可是葉知秋的手機沒人接。

她實在是太疼了。

除了葉知秋之外,唯一能找來救她的人也就只有……喬御琛了。

她呼口氣,抖著手找到了喬御琛的電話撥了過去。

半響,電話那頭傳來喬御琛冰冷的聲音:「有事?」

「救……」

她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卻傳來安心嬌滴滴的聲音,「御琛,誰打來的呀。」

安然的心,頓時如死灰一般。

她似乎忘記了,在這所城市,想要置她於死地的人並不多。

可電話對面的這兩人,就是其中之一。

她自嘲一笑,直接將電話掛斷。

寧可狼狽的死去,她也不該求他。

她剛剛是瘋了。

電話忽然切斷,喬御琛蹙眉,這個女人要做什麼?

九?她的聲音氣息不太對。

他抬頭看了看時間,九點了。

「御琛?」

喬御琛回神,望向安心:「怎麼了?」

「我在跟你說話呢,你都不理我,」安心撒著嬌:「喏,我剝好的香蕉給你吃。」

「你吃吧,我沒什麼胃口。」

「剛剛誰打來的電話啊,這麼快就掛斷了。」

喬御琛表情淡淡的:「打錯了。」

「你的手機號這麼特殊,竟然還有人會打錯?」

喬御琛挑眉:「女人若總是太過疑心,就會變的讓人厭煩。」

安心愣了一下,她笑:「我哪有疑心你啊,我的意思是,這是誰呀,這麼不長眼,你這種級別的號碼,竟也會打錯,這香蕉你真的不吃啊,那我可就吃咯。」

「吃吧,」他站起身:「好了,時間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了。」

安心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御琛,今晚……就留在這裡陪我好嗎?」

喬御琛沉聲:「這裡是醫院,我沒有辦法保證睡眠,明天我還有很重要的公事要處理。」

安心嘟嘴:「可是……」

「你要懂事,我說過了,不懂事的女人,難登大雅。」

「好吧,」她雖然覺得委屈,可卻還是乖乖的鬆開了他的手。

「明天你還會來看我的對嗎?」

「再說,」他說完就已經轉身出去。

安心勾唇一笑,心中暗暗得意:安然,看到了嗎,他愛的人,還是我。

安然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身邊忽然有一道高大的身影走近。

「小姐,小姐你沒事吧。」

這聲音……真好聽。

她迷迷糊糊的看了對方一眼,可是卻並沒有看清,「救……救命。」

她拼勁全力說完,人也已經暈了過去。

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她人在醫院的病房。

身側坐著的男人,穿著一身寶藍色的西裝,五官立體,好看的像是神之手鐫刻出的藝術品。

見她醒來,男人聲音磁性的響起:「小姐,你怎麼樣?」

她費力的扯起了嘴角:「先生,是你啊。」

肝臟手術前,她每天早上都會晨起跑步。

有一天剛跑了沒多遠,就下起了大雨。

她在距離她家幾百米之外的鄰居家門口躲雨。

不過幾分鐘,就看到他冒著大雨沖了過來。

兩人禮貌的點了點頭。

她本以為,他也是躲雨的。

可沒想到,他竟然用鑰匙打開了她身後那道門。

她不好意思的讓了讓。

他禮貌的問道:「小姐,這雨不像是會停的樣子,你要不要先進來躲躲?」

她連忙搖頭:「不用了,我借你家屋檐躲躲雨就好了,謝謝啊。」

「那……我先進去了。」

她點了點頭。

那次一面之緣后,兩人晨跑再遇到時,就會禮貌的點頭問候。

真沒想到,這次竟然是他救了自己。

都說遠親不如近鄰,這話,她現在是真的信了。

男人優雅的勾了勾唇角:「這種情況下,我很難說很高興見到你,因為差一點,你今晚就沒命了。」

她點了點頭:「謝謝你,救了我。」

「不用客氣,你也住在御香海苑吧?」

她點了點頭,「我住在你隔壁那棟。」

他優雅的笑了笑:「我猜我們應該就是鄰居,畢竟我們那一帶住的人不多,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傅儒初,很高心認識你。」

安然感嘆,真是好聽的名字,跟他的人一樣儒雅。

「很高興認識你,傅先生,我是安然,安然度日的安然。」

病房的門忽然從外面被人推開,葉知秋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

看到他,安然的心也安了。

他上前,握住她的手:「天殺的,誰他媽乾的,老子要滅了他們。」

安然抿唇:「別這樣,我已經不疼了,你怎麼跑來了。」

「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忙一些事情,手機沒在身邊。看到你的電話給你打過來的時候,有人接起,告訴我你住院了。」

安然看向傅儒初:「傅先生,謝謝你。」

葉知秋這時才將注意力放到了傅儒初的身上,他只看了一眼,就有幾分驚訝的道:「傅總?」

傅儒初看向葉知秋:「葉公子,好久不見。」

安然有幾分驚訝:「知秋,你認識傅先生?」

「是啊,我們在生意上有些往來,傅先生,今天是你救了安然嗎?實在是太感謝你了。」

傅儒初依然是優雅的樣子:「看來,安小姐是你的女朋友。」

「她是我的發小,我們一起長大的,感情非常好,比親兄妹之間還好,總之今天實在是謝謝你了。」

傅儒初眉眼不易察覺的挑了挑:「不必太客氣,既然葉公子來了,我就不在這裡打擾了,一會兒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安然想起身去送,可是卻有些費力。

傅儒初道:「安小姐不必起來了,好好養身體吧,葉公子,安小姐一會兒還有一個片要拍,你記著點兒吧。」

「好的,我去送送你吧。」

葉知秋將傅儒初送出了病房。

她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安然側頭看了一眼,勉強抬起手,將手機拿起,掛斷,關機。

車上,喬御琛有些怒氣,她竟掛了他的電話?

再打過去,已是關機。

他冷眼對司機道:「去御香海苑。」

司機掉頭,將車開到了別墅門口。

喬御琛下車,看著一片漆黑的別墅。

是家裡沒人,還是她故意裝睡躲著他?

他找到備用鑰匙,將門打開,開燈進去轉了一圈,車在,可她竟然不在?

這個時間,她還會去哪裡?

喬御琛心裡本來很憤怒,可現在卻因為她不見了,心裡有些擔憂。

他轉身出了別墅,給譚正楠打電話:「派人去調查一下安然的下落,若是沒有頭緒,就從葉知秋開始查。」

「是,boss。」

病房裡,葉知秋送完人回來,在她病床前坐下:「知道是誰嗎?」

「我當時被人蒙住了頭,不過我覺得,這事兒跟安家人脫不了干係。」

看著她臉上的淤青,葉知秋握拳:「他們這是想卸磨殺驢呀,對一個女人下這樣的狠手,真他媽不是人。」

安然笑:「卸磨殺驢的事兒,他們做的還少嗎?不用氣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得意的還是他們。」

「你他媽能別這麼淡定嗎?我就不信,你一點兒都不生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表情淡定極了:「氣?我不氣,我只會想辦法,報復回去。」

看到她狠戾的眼神,葉知秋蹙眉:「你想幹什麼?」

安然挑眉:「你別管了,我反正已經有辦法了。」

「你要做什麼,我來幫你做。」

「我不會拉你下水。」

「你丫的,我還是外人嗎?看著你被人打成這樣,知道我心裡多難受嗎?剛剛傅總說,你幸好被送來的及時,不然你命都沒了。」

「他們本來就是往死里打的,今晚能撿回一條命,當真多虧了那位傅先生。」

「哦對了,提起傅先生,我跟你說,你一定要記住,跟他保持點距離。」

「為什麼?」

「他人是不錯,做生意也很成功,可他克妻呀,娶了兩個老婆,死了兩個。」

安然無語的白了他一眼:「我跟他只是鄰居,你扯遠了。」

「現在是鄰居沒錯,可難保你一個大姑娘,守著這種帥氣、成熟有魅力又有責任心的男人,會不春心蕩漾,萬一你哪根筋打錯了,真跟他好上了,我還得提心弔膽的怕你被剋死。」

安然睥睨了他一眼:「行了,你別亂說了。」

「我跟你說真的,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八字不好,閨女都不敢放在身邊養,不過現在的小姑娘都很勇敢,明知道他克妻,還一個個的硬往上撲,他身邊的女人關係也不簡單,總之你聽我的就對了,走走走,我帶你去做檢查。」

葉知秋上前攙扶她,她吃痛的嘶了一聲,額頭上的汗都冒出來了。

「怎麼了怎麼了?」

「會痛。」

「那怎麼辦?」

「你去找護士要一個輪椅過來吧,我自己慢慢的挪過去。」

她現在身上都是淤青,會受不了。

葉知秋點頭,出去借輪椅了。

他走了沒多會兒,病房的門再次被推開。

「怎麼這麼……」快字還沒說出口,她就發現,門口的人不是葉知秋,是她此刻最不想見到的喬御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