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你這是害哀家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02
A+ A- 關燈 聽書

宮宴很無趣,雲輕歌坐在位置上不斷打著呵欠。

她昨晚上沒睡好,腦子裡胡思亂想著,自然就會失眠。

她不斷打呵欠的模樣惹來顧思如的注意,如妃當即走到雲輕歌的身邊,「輕歌,你是困了嗎?」

聽見如妃那溫柔至極的聲音,雲輕歌輕輕眯了眯眸子,點點頭。

點完這番頭,又故意用眼角餘光掃向夜非墨。

身邊的男人無動於衷。

倒是如妃,見雲輕歌動不動就瞄向夜非墨,腦子裡已經腦補出一場大戲,昨晚上一定是夫妻兩同房來,所以才會讓雲輕歌這麼疲勞。

於是乎……

她忽然伸手推了推夜非墨的肩膀,不悅地道:「非墨,你怎麼照顧媳婦的?你看看你都把她累壞了,早些帶她回去休息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非墨被推了一把,額際上青筋暴跳,眯眸不悅地看向顧思如。

他彷彿是在用眼神說,顧思如這事兒想的太多!

「快,帶輕歌回去休息。」

「本王不回。」男人冷沉著開口,帶著一種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固執和怪異。

聽見這話,雲輕歌並不意外,甚至在心底輕輕嗤了一聲,知道他們這段冷戰恐怕要持續好幾日吧……

顧思如不可思議地看著夜非墨。

男人的面容雖然掩在面具之下,但不用看她也知道他肯定是臭著一張臉。

原來是二人吵架了。

她露出一份恍悟的笑,「既然如此,那便罷了。」

夜非墨蹙了蹙眉,總覺得顧思如笑的很是不懷好意。他是她從小帶大的,雖然不是親生母子,可卻勝似親生母子。

此刻看著顧思如不懷好意的笑容,夜非墨低冷地警告:「你別想什麼餿主意,我們夫妻之事用不著你來插手。」

「你當我很閑呀,管你破事。」顧思如說罷,轉身走了。

雲輕歌:「……」

她才是最無語無辜無奈的那一位才對。

這時,門口傳來來動靜。

帝王與夜傾風回到宮宴上,他們竟身後還帶了一名陌生人。

大家面面相覷。

而太后和皇后同時看向了他們身後的人,面色皆是大變。

雲挽月也看過去,秀眉隨即擰在了一起。

「墨大夫?」太後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下意識地抓住了杯盞,咬牙切齒地說了三個字。

她自從知道皇帝身子痊癒之後,廢了不少人力搜尋這「墨大夫」的下落,但奇怪的是此人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她派了這麼多人都沒有消息。

原來是被皇帝藏好了。

雲輕歌自然也看見了這名大夫,身形與她很像,臉上貼著的是她當時充當「墨大夫」的易容人皮。

她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他的目光也冷冽地看向那方,男人周身散發的冷意及其駭人,會凍傷人。

她也把之前二人吵架的事情拋諸腦後,隨機問道:「人是你安排的?」

男人睨她一眼,不說話。

剛剛才冷戰過,他看上去並不打算與自己多說。

雲輕歌抿唇,見他那眼神便失去了所有要問的心思。

大反派這死男人真的一點都不可愛!

此刻,皇帝坐在龍座上沉沉地問道:「今日趁著大家都在場,墨大夫,你說說,朕這次病倒之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太后心狠狠往下沉。

她明白了,這是皇帝故意的,趁著宮宴想把她思路上推。

呵呵!

「回稟皇上,您身上並非是病而是有心之人給您下的毒,並且此毒是每日都哄騙皇上吞服,可見其心可誅。」

此話一出,大殿內此起彼伏地響起了倒抽涼氣的聲音。

大家都明白了皇帝今日並非是為了特地慶祝魏王回帝都,而是……追查背後下毒之人。

因為情況有變,夜天珏也慌忙從秦暮雪身上收回視線。

「嗯,帶人上來。」皇帝很滿意這位大夫的回答,並且還時不時用眼神輕蔑嘲諷的掃了一眼太后。

今日這下毒之罪,就算是太后,也難逃死路!

太后略帶有些坐立不安,但還是強裝著鎮定,說:「此人可真是大膽,竟然毒害當今皇上,確實該處置!」

皇帝輕輕嗤笑著,「母后所言極是。倘若此人是朕的長輩,那就更該死。」

長輩二字被皇帝咬的很重。

太后僵硬地看著皇帝,一字一頓問道:「陛下這話中有話。」

「母后心中有愧才會聽出話中有話。」皇帝面無表情地說著,臉色也逐漸陰沉。

這時候一名小太監被扔在了大殿內,他渾身上下都捆綁了繩索,被扔在地上時還在掙扎著。

「皇上,皇上饒命!是太後娘娘指示奴才這麼做的,太後娘娘還說,日後只要皇上服用了此葯必然能延年益壽……」

「呵呵。」皇帝冷笑,偏頭看向太后,「母后,他說是您害朕呢。」

太後面容大變,猛地站起身來怒喝道:「你少在這兒胡說八道,哀家如何會害了自己的兒子,你可真會挑撥離間!」

小太監跪在地面上瑟瑟發抖,聲音細如蚊蚋:「皇上,是太后……確確實實是太后,還請陛下饒奴才一命。」

命都要沒了,小太監也自然不怕太后地怒吼。

「皇上,毒我也已經問這位小太監要了一份,在此。草民就是奇怪了,為何這麼明顯的毒藥,太醫院的太醫們為何會看不出皇上中毒病症呢?」

這位「墨大夫」淡淡說著,連面容都是沉靜的。

因為「墨大夫」的聲音也用了變聲的藥物,此刻更是嘶啞,可即便是如此也並未削弱這位大夫身上的凌厲之氣。

雲輕歌更好奇這位大夫會是誰?

皇帝冷冷看向太后。

太后捏著杯盞,臉色越來越難看,「皇上看著哀家做什麼?哀家豈是這種人?」

「呵呵。」皇帝冷冷笑道,「母后剛剛不是說,害了朕的人其心可誅,既然如此,母后難道就沒有要解釋的話?」

其心可誅!

真正可誅的正是太后,下面眾臣都不敢吭聲了。

「眾愛卿可有何話要說?」皇帝目光掃了一眼那方的眾位大臣。

突然丞相起身拱手道:「皇上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還是太後娘娘犯得錯誤。」

「左逸軒!你這是害哀家?」太后聽見丞相這麼說,氣得發狂,怒吼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