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是時候說再見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6:09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在海邊跪了足有半個小時,一動不動。

林管家覺得實在是不放心,連忙踩著柔軟的細沙快步跑了過去。

他站在安然身後兩步之外:「夫人,你沒事吧。」

安然抬起頭,擦掉了臉上的淚痕,搖了搖頭:「我沒事。」

她撐著站起身,可是腳下卻一軟。

林管家上前將她攙扶起:「夫人,你這才出了月子沒幾天,千萬不能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這風實在是太涼了,你還是趕緊回屋去吧。」

安然點頭:「好,我知道了。」

林管家攙扶她回到了別墅。

剛剛在路燈下,林管家沒有看清楚她的臉。

可是進了客廳后,明亮的燈光卻讓他瞬間就看到了她已經哭紅腫的雙眼。

看到林管家的視線,安然連忙別過頭。

「別告訴喬御琛,我先上樓去休息了。」

林管家一臉的懺悔:「夫人,真的對不起,我要是早知道你要顧雲清的生日,是為了解開密碼的,我說什麼也不會告訴你的,是我打亂了少爺的計劃,毀了你們的幸福。」

「這件事與你無關,不管我什麼時候知道,事實都已經存在了。」

「可是起碼,你們還能多幸福幾天。」

「這樣虛假的幸福,要來有什麼用呢,」她眼底裡帶著悲傷:「直到剛剛,我才終於想明白,安心還活著的那幾天,他為什麼總是躲著我,原來他是知道了真相,他不敢面對我。我不知道他最後到底是用了多少勇氣,才可以在看到我的時候裝作若無其事的。但我想,那一定不容易。

跟我在一起,他一定也很痛苦,因為看到我這張臉,他也會想起自己做過的那些事情,他或許無辜,可他還是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在自己的身上。一段婚姻,只有兩好才能合一好,可現在……我們都不好。」

林管家垂眸:「可是少爺他,對你是認真的,即便是自己營造出來的夢,他也在努力的維護,對於他來說,不管這夢有多痛苦,只要有你,他都會堅持。」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搖頭:「可是我不願意堅持,林管家,別再勸我了,我現在腦子裡真的很亂,亂到甚至不知道我剛剛到底跟你說了些什麼。」

林管家沉只能沉默:「那夫人……早些休息,有什麼需要,就叫我,我就在樓下。」

「林管家你也很忙,不必管我,我沒事的。」

她說完,就上樓去了。

回了房間,她將門關上,背倚靠在門上,眼神有些發直。

婚姻,幸福才有存在的必要,如果這段婚姻已經是戰戰兢兢的存在,那不就是名存實亡了嗎?表面的假象,要來有什麼用。

她走到床邊坐下,脫掉外套后就躺在了那裡。

第二天清早,她眼底發澀,生疼。

這一晚上她都沒睡著,因為心裡太亂了。

阿姨給她送了早點進來,她看了一眼,毫無食慾。

早餐被原封不動的端了下來。

林管家看了,只是嘆氣。

中午,午餐她只吃了幾口,因為實在是吃不下。

想到夫人從昨晚開始就已經沒吃飯了,他想了想,只好給金楠打了電話,讓金楠來幫忙給安然做一頓午餐。

金楠來了之後,沒有上樓去見安然,而是直接進廚房做午餐。

兩點她才將午餐做好端出來,直接上樓。

她在門口敲了敲門。

「然然,是我。」

聽到金楠的聲音,安然從床上坐起身,「楠楠姐,進來吧。」

金楠推開門,端著餐盤來到床頭櫃旁放下。

「我聽大叔說,你三頓飯沒有吃了,你這是打算要成仙了?」

安然笑了笑:「反正安安現在在知秋和雅音那裡,我也不需要餵奶,吃不吃對我來說無所謂。」

「可這頓飯你必須要吃,知道為什麼嗎?」

安然搖了搖頭。

「因為這是我親手做的唄,」她盛了一碗粥出來,用湯匙盛了一勺遞到她傳遍:「楠楠姐,我吃過了。」

「大叔說,你飯菜加起來吃了不到半碗,你這麼大個人,吃這麼點東西怎麼行呢,給個面子,再吃點嗎,我做了一個多小時呢。」

安然眼眶有些紅:「我真的吃不下,現在即便給我天上的蟠桃宴,我也吃不下。」

金楠將碗放下,看向她:「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是不是跟喬總鬧彆扭了。」

安然苦笑,如果真的只是鬧彆扭倒好了。

「楠楠姐,我只是心裡有些不太舒服,我知道你擔心我,你的關心和擔心,我都收下了,我保證,我一定會儘快調整自己的情緒,讓自己恢復到從前的狀態,但是現在……我真的沒有辦法吃,我的胃裡感覺滿滿的,張開口都覺得噁心,所以別勉強我好嗎。」

金楠拉著她的手:「你能不能別跟自己過不去了,人生好了就這麼匆匆的幾十年,不好的話,說不定那天就遇到點什麼意外嘎嘣結束了。

想做的事情,你還什麼都沒有做,就盡情去做,想愛的人盡情的愛,不要因為一點事情就鬧彆扭,喬總好歹也是個集團的老總,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那麼面面俱到,你哪裡不開心,跟他說就是了,別弄一些煩心事委屈自己。」

安然無奈,可這不只是煩心事。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的。」

「真的?」

安然點了點頭。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今天的大叔給我打電話的時候,聲音里真的全都是擔心,他對喬總那麼衷心,你們不好,他也不好,他不好,我也沒有辦法高興,所以……就當我拜託你們夫妻倆,好好的行不行?」

安然費力的扯出一絲安慰的笑容:「嗯,林管家就在樓下,你下去陪陪他去。」

「你這是要趕我走?」

「我是要讓你去約會,我也想一個人靜一靜。」

「那好,如果再有什麼想不開的事情,我會再來陪你的。」

安然點了點頭。

金楠下樓后,林管家跟她聊了聊,就讓她先回去了。

安然又在房間里憋了一下午,不出門,也不提任何要求。

晚上飯,她又只吃了幾口。

看這樣子,即便只是這幾口,她應該也是勉強自己吃下去的。

林管家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所以就只能給喬御琛打了電話。

喬御琛一聽她一整天都沒吃飯,立刻就無法淡定了。

他一路飆車,來到了御香海苑。

進門的時候,他黑著一張臉,林管家道:「少爺。」

「我讓你留在這裡照顧她,你怎麼能由著她不吃飯呢。」

「中午,為了讓夫人稍微吃點東西,我還把楠楠帶來給她做了一頓午飯,可是夫人說,現在即便有蟠桃宴她也吃不下。」

喬御琛眉心深沉:「是我不好,我給她帶來的傷害太重。」

「少爺,你也別太自責,傷害已經在了,你就給夫人時間,慢慢來調整吧。」

喬御琛看了一眼餐桌上的晚餐。

「你帶阿姨們先出去吧,我會帶她下來吃飯的。」

林管家點頭,領著阿姨出了門。

他上樓,敲安然的房門。

裡面沒有任何動靜。

他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安然正側身背對著門躺在床上。

他走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她的目光正幽幽的看著窗外。

她看的那麼認真,連他走近了都絲毫沒有察覺。

他彎身,將她打橫抱起。

動作很大,驚了安然一下。

安然看向他,瞳孔微微緊縮,他怎麼又回來了。

他抱著她,轉身往門口走去。

安然沒有動,也沒有反抗,就由著他將自己抱下了樓,放到了餐桌前。

他在她身前蹲下:「我以為你會好好吃飯,所以才答應離開的,可是你讓我失望了。」

安然咬唇,望著他,沒有做聲。

「安然,別用我的錯誤來懲罰你自己,你沒有做錯什麼,所以你要好好的照顧好你自己,不然……你要怎麼來懲罰我呢?」

安然眉眼間寫滿凄楚,如果真的能做到懲罰他,她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他給她盛了一碗粥,放到她的面前:「吃點東西吧,我知道你現在不想看見我,讓我看著你吃完東西,我立刻就走。」

安然自始至終,雙眸都在看著他。

有些話,她真的是說不出口,因為……她是真的不捨得,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說的話,他們兩個都會累。

與其在一起備受煎熬,倒不如……倒不如她先開口,了結了這份痛。

他們兩個可能都要用一段時間,來平息這段受過傷的感情。

平息過後,才能各自開始嶄新的生活吧。

喬御琛端起碗和勺子,盛了一勺,遞到她的唇邊。

安然沒有拒絕,張開口,將粥喝下。

兩人四目相對。

喬御琛滿眼的愧疚。

她卻滿目的悲痛。

他喂一口,她吃一口,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

過了足有五分鐘,這碗粥才被她喝完。

他用紙巾幫她擦了擦嘴。

「吃點青菜好嗎?」

安然伸手按住了他要去夾菜的手,一雙小手,緊緊的握住他的大手。

他的手,好暖,好暖。

她好想一輩子都牽著這雙手,再也不要分開,可是……

「我們,是時候說再見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