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不愛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6:17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瞳孔微縮,反手握住她的手,搖頭。

安然對他笑了笑:「繼續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

「我們不分開,也不說再見,而且,我們也不會互相折磨,我們……」

「可我們已經在這樣做了,你告訴我,現在的你,快樂嗎?」

「只要你能快樂起來,我就可以快樂。」

安然眼眶裡夾著豆大的淚珠:「我想快樂,可是我不快樂,喬御琛,我們別再勉強了,分開吧。」

喬御琛很堅定的搖頭。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錯,你別離開我,好嗎?」

安然拳心微微握緊了幾分,感受著他緊緊包裹著她手心的溫度。

眼淚一滴一滴的滴落。

「我已經沒有辦法再欺騙我自己了。」

「你不必欺騙你自己,我改,所有我犯下的過錯,我全都承擔,你想要怎麼對我,我都認了,只是,不要離開我,我現在,我現在已經不能失去你了,給我一次機會。」

「我們繼續留在一起,能改變什麼?除了你更加懺悔,對我更加好,我更加痛苦,對你越看越受傷之外,我們還能改變什麼,喬御琛,我真的做不到,我明明知道,你也是無辜的,你不是故意的,可是我自己的心卻無法原諒你。」

喬御琛伸手,將她緊緊的摟在懷裡:「別這樣。」

「我們不可能再繼續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了,不管我怎麼勸慰我自己,我都做不到,我不想傷害你,可是我真的已經儘力了,我可以欺騙自己一時,難道,我能欺騙自己一輩子嗎。我真的沒有辦法,真的做不到,這段婚姻,我放棄。」

「我們之間,還有安安,我不求你忘掉過去,可是為安安想想,好嗎?」

「我不是一個好女人,好媽媽,是我的自私,讓安安無法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安安我會帶走,反正,我們早就過了半年之約,早就該分開了,這一年的時間,就當是我……是我偷來的。趁著我還沒有愛上你,現在分開,正是最合適的時候。」

聽到她最後一句話,喬御琛的心一陣酸澀,她不愛他?

「你說……你還沒有愛上我?」

安然閉目,用力的點頭。

他不會知道,她是使出了多少力氣,才做到的。

喬御琛苦笑,沒有嗎?

明明,他能夠感受到她對自己濃濃的依戀,可是卻沒有愛上嗎?

「我們離婚,重新開始各自的新生活吧。」

「我不會跟你離婚的,」喬御琛看著她,眼神裡帶著堅定:「我絕不離婚。」

「我心意已決,離婚後,除了孩子,我什麼都不要,我願意凈身出戶。」

「我不離婚。」

安然看著他:「你何苦如此執著呢,這樣對我們兩個又有什麼好處呢?」

「不管你要怎麼懲罰我,只要我們兩個人不離婚,孩子就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我就是你的丈夫,你就是我的妻子,哪怕你一輩子都不能原諒我,我們之間,也有這段婚姻做維繫,我不會跟你變成陌生人的。」

「即便離了婚,你依然是安安的父親,我也依然是安安的母親,這沒有什麼改變。」

「總之,我絕對不會離婚。」

安然站起身:「如果你一直這樣執迷不悟,那我們只能起訴離婚了。」

「然然,即便打官司,你也贏不了我的。」

「你和孩子,我都不會放手,我可以給你短暫的自由,但我不會對你放手。」

安然一臉失落的望著他,這樣的糾纏毫無意義。

「你不是說,想要彌補,想要懺悔嗎?這就是你彌補和懺悔的態度嗎?」

「我可以犧牲一切,財富,未來,都可以,但唯獨不能犧牲你,這是我的底線。」

安然伸手捂住眼睛,不想讓她看到自己委屈的淚水:「我不是你的底線,你是我最恨的人,你知道,讓我跟我最恨的人在一起生活,我有多苦嗎,我不想傷害你,更加不想傷害我自己,雖然給不了安安完整的家,但我們對安安的愛,永遠都不會少。」

「我可以……我可以暫時不來找你,讓你好好的冷靜冷靜,也可以按照你說的做,讓你擁有一段時間的自由,但是離婚這件事,我真的做不到。」

「可我一輩子也不會回到你身邊。」

「那我身邊的位置,就為你空置一輩子。」

安然鬆開手,看著他,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是鼓足了多少勇氣,才說出了這些話。

可是現在……因為他的話,她的堅定,幾乎潰不成軍。

她自己明明也很清楚,他們之間,沒有未來了。

她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往樓上走。

喬御琛起身,望著她:「別再虐待自己的身體了,好好吃飯,不然我還會再來的。」

安然流著淚,上樓。

喬御琛在屋裡呆了片刻后,出了別墅。

林管家正在門邊,見他垂頭喪氣的出來,就知道結果不會太好。

喬御琛有些無力的伸手支著牆。

林管家上前攙扶他:「少爺,你怎麼樣。」

「安然喝了一碗粥,明天早上,你再給她送早餐,如果她不吃,就告訴她,我還會來。」

「少爺,我剛剛看你臉色不好,所以給金沙灣打了電話,那邊的阿姨說,你也一天沒有吃東西了,你這樣不行。」

喬御琛嘆口氣:「放心吧,我死不了,如果能死了,倒也好,起碼……能給安然自由了。」

「少爺,你千萬別胡思亂想,困難只是暫時的,只要你們是真的愛彼此,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喬御琛看著他,眼神里滿是悲壯:「可是……她不愛我。」

他苦笑,走到車邊,拉開車門上了車。

車子開走,林管家往樓上的方向看了看。

怎麼會弄成這樣。

安然回了房間,猶豫了好久,才撥打了葉知秋的電話。

電話被葉知秋掛斷,直接發來了視頻聊天。

她點開,屏幕里出現了小小的安安的臉。

對面很安靜,看著安安的睡顏,安然淚濕了眼眶。

她好想親親這個小傢伙啊。

過了半響,葉知秋才將視頻轉到他自己的臉上,離開了嬰兒房。

「安安很好,好吃好喝的,你就放心吧。」

安然點了點頭。

葉知秋看著她的臉;「怎麼又哭了。」

安然費力的扯出一絲笑容:「沒什麼,只是看到安安,很高興。」

「嗨,安安在我這裡,你就放心好了,我親兒子,OK?」

安然點頭:「嗯。」

「今天有沒有好好吃飯?」

「有。」

「一看就沒有,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天塌下來,有我頂著,你就別胡思亂想了。」

安然再次揚了揚唇角,可是笑容並不走心。

「你給我打電話,肯定是有什麼事兒要說吧。」

安然呼口氣,未言語。

「行了,說吧,我聽聽,你做了什麼決定。」

「幫我找律師,擬訂一份離婚協議書吧。」

「你要跟喬御琛離婚?」葉知秋有些驚訝:「安然,離開了他,你還從哪兒找一個像喬御琛對你這麼好的男人。」

「我不是非要跟誰結婚的,我一個人也能過的很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知道,你對五年前那晚的事情很介懷,可是我不是說過了嗎,你們都是受害者。」

「重點是,我們現在都不快樂,我們都沒有辦法遺忘那件事,我不想他從此以後面對我的時候,是心懷愧疚的模樣。」

葉知秋沉聲:「那跟他離婚後,你想做什麼?」

「我要離開這裡。」

「瘋了吧你,不要安安了?」

「所以我才讓你擬定離婚協議,這段婚姻,除了安安,我什麼都不要。」

「喬御琛若不放手呢?」

「那我們只能法院見了。」

葉知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你覺得自己最後贏得了喬御琛嗎?」

「可是留在這裡,我太痛苦了,我忍不住,想要見他。」

「那就見。」

「可是見到的時候,又會想起那一晚的事情,想起我媽死時孤零零的慘狀,想起監獄里被人打掉的那個孩子,我不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啊。」

安然說著哽咽了起來。

葉知秋凝眉,看著她痛不欲生的樣子。

這可真是一道越不過的坎兒啊。

「知秋,曾經是你告訴我的,遇到無解的題和自己解不開的難題時,就選擇丟棄或者跳過這道題,我現在,真的找不到任何的辦法來化解這個問題,我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除了逃避,我不知道我自己還能做什麼。」

葉知秋盯著視頻對面的安然看了良久,這才緩緩的開口道:「好,我找人幫你擬定離婚協議書,我去幫你跟喬御琛談。」

安然凝眉,沒有弄明白葉知秋的意思。

「從前,你不是很想讀大學嗎,我去跟他談,安安留下,你離開。我送你出去讀書,你就用四年的時間,沉澱自己,讓自己好好冷靜下來,想清楚這件事。

我相信,四年後的你,一定可以足夠冷靜的,給這個難解的題目一個最完美的答案。四年後,你要選擇不再回到喬御琛身邊也好,或者選擇跟他重新開始也好,我都尊重你的決定。

未來的結果,我左右不了,但我唯一能向你保證的是,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是你最強有力的靠山,這是我這個做朋友、做知己的,能夠給你的最後的退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