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9章 國師的記憶2

發佈時間: 2020-12-21 03:40:03
A+ A- 關燈 聽書

縱使知道不是鳳天瀾,可這抹背影,對他實在太有吸引力,就算前面有危險,他也要過去,過去看看她,甚至想抱抱她。

那種感覺很強烈,是哪怕要他的命,也一定要去做,要去完成的想法。

國師朝著她走去,越來越快,到最後幾乎是小跑著的過去,而他幾乎失去了理智,甚者忘了自己是誰,只想看看她,只想給她一個依靠。

那抹紅影,聽到了聲響,回頭望了過去,看到他,卻是揚起笑,「是蒲夏啊。」

小跑的國師,在這一瞬,仿若被定住了一樣,眼裡只有她的笑,笑的很美,可卻也很悲,她的雙眸,滿是淚水。

這一瞬,他忘了一切。

耳邊就只有她那甜甜的,清脆的,好聽的聲音。

是蒲夏啊。

從未有過一刻,覺得自己的名字,從別人口中喊出,會這麼的好聽,似天籟之音。

而在她轉身的瞬間,他也記起了她,邁著沉重的雙腳,一步步的走向了她,然後在她身側坐了下來,「雲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在她轉身,在她笑的一瞬,在她開口的時候,他便想起來,她是誰了。

她是雲漪。

而他是蒲夏。

雲漪將手中的酒罈,遞給了蒲夏,「他讓你來監視我的吧。」

「不是。」蒲夏說道,「無涯讓我來照顧你,怕你受傷,務必保你平安。」

「呵呵。」雲漪嘲諷的冷笑著,又掏出了一壇酒,揭開,張嘴,猛灌著,淚水混著酒水,滴滴滾落。

「真是可笑啊。」

蒲夏側頭看著她,「不,這是真的,你誤會了無涯,他不是那種人。」

「那他為什麼還不來找我解釋呢?」雲漪抬眸笑看著蒲夏,「我等了他一個月,我每天都在等他的解釋,我無時無刻都等著他來找我,哪怕他解釋,哪怕背上那不孝的名聲,我都還願意相信他,可他沒有解釋,沒有!」

這才是她最可笑的地方。

「他……」

雲漪仰頭,又大口的喝著酒,她的衣襟早已被淋濕,可她顯然已經不在意,她醉了。

也對,她是醉了,若她清醒了,怎麼可能對他和顏悅色,怎麼可能這般跟他說話,又怎麼可能吐露心聲。

「蒲夏,我沒等到他的解釋。」雲漪放下酒罈,低著頭,帶著哭音,「一個月了,什麼解釋都沒等到,等到的是他帶兵攻打魔域,殺了無數魔人,等到的是他的趕盡殺絕。」

蒲夏側頭看著雲漪,月光之下,他看到了她美麗的側顏,只是那一顆顆掉落的淚珠,十分的刺眼,她的話,更是刺的人心疼。

「無涯,他……有苦衷的吧。」蒲夏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幫無涯說話。

因為事情真相如何,他也不知道,目前他所知道的都是表面上的,而這一個月,無涯也確實帶兵攻打魔域,魔域沒了明凰的庇護,淪陷的很快。

可他看過預言,無涯待她,是真心喜歡的。

無涯那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來,他是絕不相信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