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丞相大人救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16
A+ A- 關燈 聽書

聽見如妃被叫走,夜非墨抬起眼眸看過去,眸子眯成狹長,視線銳利如刀。

……

宮宴結束后,雲輕歌起身,見男人還坐在那方,便想了想這次吵架的事情多少也是她不對,她便主動示好。

「王爺,我推你回去吧。」

青玄一聽,心下一陣驚喜。

太好了,王妃主動示好,這代表著夫妻二人和好的可能性很大。

然而,男人卻只是寡淡漠然吩咐:「青玄,推本王上馬車。」

大概還在氣頭上。

青玄看著雲輕歌站在一側目光略有些失落的模樣,多少還是同情王妃不肯上前。

夜非墨見侍衛不動,便自己操縱著輪椅走人。

青玄心咯噔了一下,連忙疾步追上他的輪椅。

人走了,徒留下雲輕歌站在原地。

這時有二人經過她時頓住了腳步。

「靖王難道與靖王妃吵架了?」

這道溫潤的男音,正是剛剛在大殿上把太後送上死路的丞相大人。

雲輕歌轉回視線看向他,左逸軒和夜無寐是並肩走出宮,二人相貌非凡,一位俊雅一位溫潤,此刻若非不是雲輕歌知道夜無寐對自己的那點心思,她都要覺得這二人極為登對了。

「丞相大人原來還會好奇別人家務事。」她隨口說了一句,抬步往外走去。

夜無寐抿唇,看了一眼左逸軒道:「左相,本王先告辭了,下次有時間本王再去左相府上喝酒。」

「去吧。」男人慢條斯理地低下頭整理了身上的深藍錦袍,這二字之中還暗含著幾份嫌棄。

夜無寐也不好解釋什麼,大步就走。

看著人走遠了,左逸軒輕輕勾了勾唇角,笑容有些嘲弄。

他大概是最不能理解這些人的情情愛愛的,尤其是還是為了那樣一個長相極丑的女人,可不正是奇怪嗎?

他搖了搖頭,一旁的書童立刻問道:「大人,咱們回府嗎?」

太抬眸看了看天色,慢悠悠地道:「天色還早,先去得間酒樓一趟。」

……

雲輕歌到達宮門口時發現馬車不見了。

她不得不感嘆一句,大反派這小氣鬼。

雖然關於她是穿書的事情瞞著他,可這種事情即便是說出口他也會覺得是一種荒唐可笑至極的事情吧?

誰會願意相信自己只是書中人物。

她抬步往外走。

吉祥問:「王妃,王爺他……說是有事先走了,讓我們在這兒等青玄回來接我們。」

雲輕歌看了一眼天色,唇角勾起一絲淡漠的弧度,很淡,淡到彷彿讓吉祥懷疑只是錯覺。

「不用了,我們去隨便逛逛吧。」

太后必死無疑,只是這件事情,若是沒能把皇后拉下水的話,這才是最虧的事情。

雲挽月會放任這件事情?

憑她對雲挽月的了解,肯定不會。

又走了一條街,吉祥發現雲輕歌走的方向根本不是在往王府走,便急切地問道:「王妃,咱們走的好像不是回府的路呀!」

確確實實不是回府的路。

雲輕歌看了這丫頭一眼,解釋說:「回府做什麼,跟你家王爺吵架嗎?」

吉祥:「……」

她心底想,以王爺的性子應該是不可能跟王妃吵得起來的。

只是……

「王妃,王爺吩咐今日宮宴結束后讓您儘早回府,不要再在街上逗留了。」

「不管他。」

吉祥滿臉黑線。

結果,在巷尾口一道刺目的銀芒晃過,刺得二人眼睛皆是微眯了起來。

空氣中瀰漫著危險的殺氣。

雲輕歌下意識便將吉祥拉扯至了身後,淡聲說:「溫情,既然來了也不必躲躲閃閃,出來。」

從一開始她便知道溫情是沖著她來的,從剛開始假扮「墨大夫」,到現在。

夜非墨必然知道,所以才會叮囑吉祥催促她早些回府。

她心中有所猜測,才會故意不等夜非墨的馬車,出現在此。

吉祥一臉驚恐:「王妃,你……」

不等吉祥把話說完,自黑暗處慢慢走出了一名身形與雲輕歌極像的人。

吉祥記得她,自然下意識驚呼:「這不是那位大夫?」

剛剛在大殿內與太后對著乾的人,為何轉個身竟然手握著長刀逼近她們了?

雲輕歌低聲道:「待會兒你自己跑,別管我。」

「那怎麼行!」吉祥驚得跺了跺腳。

那方溫情已經低低地冷笑起來:「雲輕歌,你是不是因為我沒死而很意外?」

「我不意外。」雲輕歌聳聳肩。

她並不意外,甚至是她意料之中。

畢竟夜傾風不是大反派,做不到那麼果斷決絕。只是令她不滿的是,他分明都知道溫情來假扮了自己這「墨大夫」的身份,卻故意把她扔在大街上。

「今日就算是墨哥哥來,我也會讓他眼睜睜看著你死在我刀下!」

她說著,手一揚,原本只有匕首長短的刀瞬間變成了大長刀,一步步逼近雲輕歌。

興許是長刀太重,她抬起要費力,便拽著刀撲向了雲輕歌。

「王妃!」吉祥此刻早已被嚇白了一張臉,竟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跑!」

雲輕歌一手抓住溫情握著刀的手,呵斥了一聲吉祥。

她記得溫情只是一名大夫,根本不會武功,這會兒竟然能提得起這麼重的大刀,有沒有搞錯?

吉祥在原地跺了跺腳,轉身跑出了巷子,她要去拉救兵,結果就瞧見了丞相和他的書童慢悠悠地從前方而過,似是要去往得間酒樓。

她疾奔過去喚道:「丞相大人,救命!」

左逸軒頓住腳步,差異看向喚住自己的丫鬟。

……

巷子里,雲輕歌阻擋溫情手的力氣漸漸弱了下去,發了狠,一腳踹向了溫情的腹部。

但,令人詫異的是,溫情能敏銳地閃躲過。

「你會武功?」雲輕歌皺眉。

「是,我會武功。你們不知道的還多著呢!」她嗤笑著說罷,又是一刀砍了過來。

這樣沉重的長刀,若是讓雲輕歌徒手抬起來恐怕都難,而溫情竟然還能用它來發動招數。

她微微往後退,堪堪避過刀鋒,但身上的衣裳還是隨著這顧並不顯凌厲的刀鋒划碎了。

「主人,給你毒藥。」

就在這時,系統非常自覺地從空間里篩選出了毒藥遞給了雲輕歌。

打不過那自然只能用陰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