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你餓不餓?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4:22
A+ A- 關燈 聽書

第252章你餓不餓?

瑾萱回過神來,還沒開口臉先紅了三分。

她身側的手不自覺的抓了抓身側的裙擺,「公子言重了。」

眼神瞟向他處,不敢去看面前的男子。

容敬本就不是話多的,瑾萱眼神飄啊飄,總是不自覺的要往容敬身上飄去。

兩人相顧無言半晌,容敬估摸著宴席快要開始了,他身為小妹的娘家人不在怎麼能成。

於是,容敬向明顯不在狀態的瑾萱告了聲罪,「喜宴在即,在下先行一步。」

「嗯。」瑾萱輕輕應了一聲,待容敬漸行漸遠后,她轉過頭去看著他的背影,眼中一抹晶亮閃現。

隨後突然意識到她出來時做什麼的,連忙加快腳步向前走去,心中盤算著,不知他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待回去后,她定要尋得那名男子。

戰王府特開了一處院子作為擺下喜宴之地,來往的小廝面上無一不帶著喜氣洋洋的笑意,坐在喜宴上的眾人發現一個奇怪的事情,戰王府中沒有丫鬟婆子,只來來往往的小廝.

清一色的男子侍者,這讓參加喜宴的夫人們再一次羨慕容離的運氣。

她們是過來人,自然之道府里丫鬟多尤其是漂亮的丫鬟代表了什麼,若是不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保不齊哪個就爬了主子的床。

到時輕則當個無名無份的通房,重則抬成姨娘也不是不可能。

若是再懷了身子,當真什麼都要分人家一份。

夫人們自然不希望自家疼愛許久的女兒過那樣的日子,若是天下男子都能像戰王爺這般該多好。

將羨慕的目光投向謝菡,她還真是好命,女婿是戰王不說,還是個專情於她女兒的戰王,想想提親、迎娶的場面,她們家的女兒,何時才能遇到這樣的男子喲。

謝菡和容源,已經調整好心情,此時分席而坐,兩人臉上滿是喜悅。

女兒有個好歸宿比什麼都強,送嫁時的難過時心情和環境使然,一旦想明白了,便只余欣慰之感。

男女不同席,此時來參加喜宴的賓客自然按老規矩坐下,各自找了各自相熟的人圍在一桌說話。

不一會兒,今日的正主兒出來了。

人都說春風得意心情爽,今日看到的戰王果然將這句話演繹的淋淋盡致,平日總是面無表情的他,此時唇角邊的笑意,自結親看是便沒停止過。

喜宴一開,新郎便要向各位賓朋敬酒,夏侯襄向來不按常理出牌,他現在的心思早就不在喜宴之上,喜房內離兒還在等著他,他怎麼能在這邊浪費過多的時間?

直接提壺給自己的杯子里斟滿了酒,夏侯襄以最快速度挨桌轉了一遍。

眾人目瞪口呆,剛剛才看到戰王站在頭一桌,沒一會兒就到最後一桌了?

舉著杯子倒了桌前也不說話,仰頭將一杯酒飲下,直接走向下一桌。

那速度之快,閃瞎眾人的狗眼,只在容丞相與皇上那桌微微做了些停留。

一圈酒敬好,整個喜宴的流程算是徹底走完。

至此,他與容離的婚禮落下帷幕,之後的喜堂中便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大家吃吃喝喝其樂融融,遠遠看上去還真是熱鬧非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夏侯襄不想多留,是以擱下酒杯說了一句,「今日多謝諸位前來,本王銘記於心,現下本王有些不勝酒力,還請諸位恕罪。」

眾人忙表示理解,剛剛喝那麼快,不蒙才怪。

他又行至夏侯贊與皇后桌前,一拱手說道,「勞煩皇兄、皇嫂代為款待,我有些醉了,得去歇歇。」

夏侯贊一愣,旋即點頭道,「皇弟自去歇息吧,這裡有為兄,你就放心吧。」

夏侯襄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現在這些不是什麼大事,他又不好拒絕,還不如早早答應了夏侯襄,只當是賣個面子出去。

「謝皇兄。」夏侯襄微微躬了躬身,隨後大步流星往外走去。

眾人看到哪裡有不明白的,戰王怕是擔心新娘等急了,趕忙回去陪伴佳人吧?

女子又一次羨慕起容離來,她還真是修了幾輩子的德,今生才有如此福報。

夏侯銜一個人默默的喝著悶酒,根本不理會身邊的人或事,他一想到今晚容離和夏侯襄將要發生的事情,便忍不住的心中煩躁。

他與離兒還未圓房,這是不是就說明,今日過後,離兒便徹徹底底的成為夏侯襄的人了?

夏侯銜著鬧的再次執起酒杯一飲而盡,他之前為什麼就不想與離兒圓房呢?

明明他才是最先得到離兒的,結果卻眼睜睜的看著夏侯襄擁有她。

不甘心。

他怎麼會甘心?

坐在他旁邊的皖月,此時的表情和動作與他如出一轍。

夏侯襄急急忙忙的回去,為了什麼,她不是傻子當然看得出。

容離一定是使了什麼狐媚手段,勾的夏侯襄眼裡只有她。

拜完天地入洞房。

兩人已經結為夫妻,入洞房在再合理不過的事情,可是皖月心中一口氣梗在嗓子眼,上不去下不來,唯有一口口的灌酒,方能緩解她此時情緒的波動。

在別人眼中,她已嫁給夏侯銜,若是在對夏侯襄有意難免會背上罵名。

現在時機還不成熟,她不能意氣用事。

不過就是圓個房嘛,她…不生氣!

夏侯銜與皖月二人,不管心中再如何不服氣,都不能表現出來。

坐陣的皇上與皇后還在,他們哪敢造次?

積德的容離絲毫不知道喜堂中那些心理活動豐富的人到底如何想,她剛剛坐在飯桌前,拿著筷子正要夾菜,這時房門被推開,穿著大紅喜服的夏侯襄步入房內。

「這麼快?」容離拿著筷子忘了夾菜,驚奇的看向正在關門的他。

自己剛收拾完沒多久,他不是去前面招呼客人了嗎?

「已經招待完了,剩下的有夏侯贊。」他行至桌前,來到容離身邊坐下。

容離嘴角抽了抽,也就他敢直呼皇上名諱吧。

「餓不餓?」容離將手裡的碗筷遞給他,這些她都沒用過,還是乾淨的。

丫頭們在夏侯襄進屋的當口,便識趣的都退了出去,她們捂嘴笑著跑到早就收拾好的廂房,嘰嘰喳喳的自行說話去了。

夏侯襄看著容離遞過來的碗筷,順著碗碟向上看去,蓮藕似得小臂在赤色廣袖下,顯得更加白皙。

他舔了舔嘴角,現在是有些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