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沒資格說她是乞丐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48
A+ A- 關燈 聽書

鳳巧巧一愣,低下頭看,發現竟是蘇小陌抓著風千洛的手,一雙眼睛在暗夜裡亮的像只幼虎,銳利而充滿攻擊性。

「皇嫂,你以前可從來不打孩子。雖然嘴上說打,可從來不會真的打。」

「千洛……你誤會了。這孩子是自己撞上樹的,我怎麼可能打孩子呢?」鳳巧巧尷尬地解釋著。

風千洛冷笑。

他雖然平時嬉皮笑臉,可真正到殺人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手軟!

他大步逼近鳳巧巧,「你說,他自己撞上樹的?」

鳳巧巧點點頭。

下一刻,風千洛伸手扼住了鳳巧巧的脖頸。

「說,你是何人!」

這女人的臉,竟是和蘇雲沁一模一樣!若非不是因為蘇小陌告訴他,他剛剛差點就認不出了。

「呵呵呵……」鳳巧巧絲毫不懼,直視著風千洛,「你若是殺了我,你也別想知道蘇雲沁在何處了。」

風千洛的眉一皺。

「殺了我,你們永遠都別想找到她。」

這話,輕飄飄地散在風中,詭異地冷。

風千洛緩緩放下了手。

剛放下手,忽然腹部一痛,他瞪眼,低下頭看,腰際赫然插上了一把匕首。

「你不敢殺我,可我,卻敢殺你。」鳳巧巧手中的匕首狠狠插進了風千洛的腹部,下一刻,鮮血染紅了他雪白的袍子。

「啊!千洛叔叔!」蘇小陌瞳孔瞪大,猛地上前,點住了風千洛幾個穴位。

他雖然跟著蘇雲沁學了不少醫術,可他的點穴力道不夠,根本點不中。

風千洛捂住傷口,咬牙。

他太大意了!

「放心吧,死不了,這個位置,不是什麼大傷。」

鳳巧巧笑眯眯的,上前將匕首從風千洛的腹部上猛地抽了出來。

「唔!」風千洛身子一顫,重重倒在了地上。

「千洛叔叔。」蘇小陌撲到了他的身邊,哭了。

豆大的淚珠灑在風千洛的身上。

此刻正在屋子裡的蘇小野爬了起來,聽見了動靜,爬上了窗口往外看,心底赫然一震!

鳳巧巧看了一眼地面上的血跡,蹙了蹙眉,轉頭想去尋找靜容,可看了半天都不見靜容的身影。

呵!那侍女倒是跑得快!

「派人把這裡清理乾淨。」她瞥了一眼風千洛,暗想就是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張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想著想著,她晃了晃頭轉身回屋去了。

周茵茵從床底下爬起來,微微鬆了一口氣。

「幹得好。」她誇讚。

「放心吧,他死不了,也不敢把我怎麼樣。」鳳巧巧道,「畢竟蘇雲沁的下落在我這兒。」

蘇雲沁的下落……

周茵茵也笑了。

死都死了,哪裡來的下落。

蘇小野則是匆忙在藥方里抓了些止血的葯,沖了出去,也顧不得快速跳動的心臟,將葯一股腦地塞在了風千洛的腹部傷口上。

這一刀,沒有傷及致命之地。

還有挽救之地!

只要止血!

蘇小野臉上雖是讓人驚詫的鎮定,眼底全是鋒芒和緊張焦灼。

蘇小陌獃滯地站在一側,竟然第一次發現妹妹的過人之處。而他,傻乎乎地站在那兒,手足無措。

風千洛原本即將要闔上的眸子,此時此刻費力地睜開一條縫隙看向蘇小野,最後也來不及說什麼,緩緩闔上了。、

……

靜容匆匆忙忙尋到了蘇岳。

蘇岳正在院子里哼著小曲兒,下著棋。

靜容跑的太倉促,最後直接撲倒在了蘇岳的腳邊。

「靜容?你怎麼了?」看著突然撲到自己腿邊的少女,蘇岳愣了一下,一臉不解。

「太上皇……出事了!」靜容抬起頭來,一雙眼眶紅通通的。

蘇岳將她扶起,「慢慢說。」

靜容急急忙忙將院子里所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他。

萬萬沒想到那是假的蘇雲沁!

現在只有那女人知道蘇雲沁在哪裡,他們又不敢輕舉妄動。

蘇岳聽完靜容的話,氣的一掌拍碎了棋案:「好生猖狂!」

他起身,吩咐:「小一,小二,去把我的兩個曾孫接來。」

放在那女人身邊,他不放心。

……

三日後,古周國公主要選駙馬的事情傳遍了整個天下。

雖是公主的身份,但畢竟是帶著兩個四歲孩子的女人,讓不少男人望而卻步。

甚至,還有不少傳蘇雲沁是個醜八怪,是個四十歲的半老徐娘,甚至更有誇張的是蘇雲沁身上都是病。

此刻蘇雲沁坐著葉辰弄得破舊馬車駛入帝都,不過這一輛馬車卻在帝都大門口被攔住了。

「你們不能進去。」大門的侍衛瞧見這麼破爛的馬車,再瞧見趕馬車的葉辰衣衫襤褸,滿臉大鬍子,更加不想讓他們進去了。

蘇雲沁扯開滿是補丁的車簾。

「為何不讓進,我們既不是通緝犯也不是叛亂分子,古周國有何律法不讓人進入了?」

「你這小娘子挺橫的嘛!這兩日公主選駙馬,外來貴公子很多,你們這種要飯的乞丐,不許進入。」

蘇雲沁翻白眼。

公主選駙馬?哪來的公主?

她蹙眉,又問了一句:「哪個公主?」

「我們古周國只有一位公主。」侍衛板著臉。

葉小辰也探出了小臉來,試探性地觀察著蘇雲沁的臉色。

姐姐的表情很冷峻,看上去非常不高興。

怎麼回事?

蘇雲沁捏住車簾,算是明白了。

那些鳳族人是想要假扮她?呵!

那叫周茵茵的女人可真是有膽,嫌命太長了吧!

「你若是不讓我進去,我便說你非禮我。」蘇雲沁眼神一凜,緩慢地解開了衣扣。

這舉動,讓城門的侍衛驚呆了。

「你!」

「蘇……」這時候跟在他們後方的馬車的男人看見了蘇雲沁,驚訝地喚了一個字,卻又忍住了。

聽見這聲音,蘇雲沁從馬車上下來,看向後方。

看見這廝,她的表情是不悅的。

「漠北王。」

單雲坐在馬車上,一個女子正傾倒在他的懷中,溫香軟玉在懷,手中是葡萄美酒,他這模樣好不愜意。

偏生,在他懷中的並非是那日與他成親的聖初月,而是一名五官極其深邃而妖嬈的女人。

「哈哈,真的是你,可真是有意思啊!竟然進不了城門。」他哈哈大笑起來,笑容中並不顯絲毫嘲弄之意,只是純屬好像聽見了一則笑話似的。

他朗笑著打量著眼前的蘇雲沁,看著她這一身破爛不堪的衣裳,還有那一頭凌亂無比的頭髮,臉上還有些髒兮兮的。

他是第一次瞧見這麼狼狽的蘇雲沁。

竟是覺得格外有意思。

蘇雲沁雖然穿著狼狽,可那雙寒冽凜然的美目卻瀲灧的驚人。她冷冷勾了勾唇角,想到了主意,抬步朝著後方的單雲靠近。

「你!就是你個負心漢!你把我和我孩子拋棄了,害我們淪落至此,小辰,過來見你爹!」

說罷,她轉頭喚了一聲葉小辰。

葉小辰本來還有些木訥,被哥哥推了一把,連忙從馬車上下來,朝著單雲忸怩地叫了一聲:「爹。」

這「爹」可真是年輕,好像和他哥哥的年紀差不多了……

被這麼一叫,單雲臉抽的厲害。

蘇雲沁,算你狠!

因為蘇雲沁的馬車在前方堵住了,無法讓後面的人和馬車進入,一時間大家都圍了過來觀看,不由得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大部分人都在指責是單雲這個負心漢,負了蘇雲沁。

單雲沒辦法了,只好轉頭對著守衛道:「放他們進去!」

他取出了腰牌給守衛看。

侍衛看了一眼漠北王的腰牌,連忙放行。

蘇雲沁輕嗤了一聲,轉身走上馬車,讓葉辰操縱馬車入城。

單雲坐在後方,倒也不惱,眼神灼亮。

這個女人還是這麼有意思。

懷中的妖嬈美人忽然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胸脯,柔聲細語問道:「王上,您在看什麼呢?難道那個乞丐有我好看?」

「乞丐?」單雲低下頭看了一眼懷中妖嬈至極的女人,再想想剛剛蘇雲沁那潑辣狡黠的樣子,頓時什麼心情也沒有了。

他忽然伸手將懷中的美人丟下了馬車。

「你可沒資格說她是乞丐。」言罷,他命車夫往城門走。

被甩下馬車的女人臉色頓時大變,連忙追上去叫道:「王上,王上,你等等我啊!」

邊追邊哭,一張精緻的妝容都哭花了。

……

蘇雲沁告訴葉辰銀魂門在何處,指揮著葉辰去銀魂門。

她的身上傷口已經痊癒,腹部上甚至看不出任何的傷痕,彷彿根本沒有受過傷一般。

這一刻,她才明白,蠱后這東西真的是個好東西。

哪怕縮短壽命,現在這樣的危險時刻,有蠱后也許是一種自保方式。

經過這次沙漠之行,她對身上的蠱後有了重新的定義。

下了馬車,請兩人入銀魂門。

至於宮裡的事情,她需要重新計劃。

鳳族人這次沖著她來,是布置了周祥的計劃,對手的計劃讓她猝不及防。

最怕的就是這樣躲在暗處不動聲色的敵人,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招招致命。

葉小辰牽著哥哥的手走入銀魂門的醫館,他們是第一次進城,尤其是葉小辰年紀尚小,看著四周的布置一臉艷羨和驚詫。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富麗堂皇。

「讓人給你們安排房間。大辰,你這鬍子,該颳了。洗乾淨我給你看病。」

葉辰漠然點點頭,掃視著四周的目光緩緩落回蘇雲沁的身上。

她……就是蘇雲沁?

古周國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