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知道為什麼放你離開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6:24
A+ A- 關燈 聽書

葉知秋給了安然一晚上的時間考慮。

第二天一早,安然給葉知秋打電話,她告訴他,她願意去留學。

葉知秋中午的時候先去了一趟御香海苑,見安然。之後又去了金沙灣,見喬御琛。

只是兩天不見,喬御琛的樣子,只能用狼狽不堪來形容。

「我說喬御琛,你好歹也是這北城的神話,若是被人看到你這副邋遢的樣子,像個鬍子拉碴的大叔,你這個神話,在別人眼裡估計就要破滅了。」

「女人都守護不了,做神話有用嗎?」喬御琛眼神裡帶著疲憊:「如果能守護的了安然,我寧可只做一個平凡的男人,每天上班下班,回家炒兩個小菜,陪老婆孩子一起邊吃著晚餐,邊聊今天都發生了些什麼,問一下孩子在學校過的怎麼樣,幫孩子輔導一下功課……」

喬御琛說著,忽的搖頭諷刺一笑:「可是這些,對我來說,就像是在做夢一樣,根本就不可能實現。」

葉知秋在他對面坐下:「的確不可能實現。」

喬御琛嘆口氣:「你今天怎麼會過來的?」

「為了安然。」

喬御琛正色了幾分:「安然?她怎麼了?」

葉知秋從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遞給他。

喬御琛只看了一眼,臉色都冷了。

因為這是一份離婚協議書。

喬御琛看著他:「是她要你送來的?」

「安然說,讓我救救她,她太痛苦了,想要結束這段婚姻,重新開始。」

喬御琛搖頭:「我不會在這份文件上簽字的。」

葉知秋將文件放在了桌上。

「簽不簽字是你的問題,送不送,是我的問題,安然視我為最重要的朋友,我不能在這時候不管她,她想要離婚,我只能幫她做這些了。」

葉知秋說著抱懷:「喬御仁生前也給雅音留了一份離婚協議書,可雅音直到現在,也沒有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所以,直到現在,我也不確定,他們兩個到底算是離婚了呢,還是沒有離婚。」

喬御琛凝眉,葉知秋是在提醒他。

他將離婚協議書拿起,看了一眼。

「財產,孩子,她什麼都不要?」

葉知秋點頭:「看了這份離婚協議書,你就該知道,她這次想要離開你的想法到底有多麼的決絕了,你阻止不了她,我也幫不了你,我怕我若說的太多,她以後會連我都不信任了,這樣一來……我們就更無法幫她了。」

喬御琛苦笑一聲:「我想過,我可能要失去她了。」

葉知秋伸手點了點那份離婚協議書:「起碼,最後的決定權在你手裡,只要你不簽字,那你們永遠都是夫妻。」

「可是,安然那裡應該沒有那麼容易應付過關吧。」

「我會把她糊弄過去的,從前,她一直想出國留學,我跟她說,我送她出去讀四年書,她答應了。正好,你們兩個現在都需要時間來緩和這件事。」

喬御琛握拳:「四年,太漫長。」

「是啊,四年,太漫長,可對安然來說,應該比那四年牢獄之災要容易度過,畢竟,這是做她一直以來都想做的事情,我們不該阻攔她。」

喬御琛嘆口氣:「如果我不同意的話……恐怕也沒有用吧。」

「的確,現在的你,留不住她的人,與其如此,不如讓她痛痛快快的離開,期間,你可以多去磨她,女人最禁不起的,就是男人的軟磨硬泡,她的心很軟。」

喬御琛盯著離婚協議書看了半響,這才將協議書隨手放進了抽屜里。

他從錢包里掏出一張卡,遞給葉知秋:「這張卡,以你的名義給她吧,如果知道是我的,她一定不會要的。」

葉知秋接過:「這個功勞,我就不跟你搶了,就按照你說的做,讓你供她讀書,你心裡也能好受一點。」

喬御琛凝眸:「多謝。」

葉知秋嘆口氣:「我先回去了,她要離開之前,我會通知你的。」

「好。」

知道喬御琛在離婚協議書上籤了字,安然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她並不覺得高興,可也不認為有什麼不對的。

畢竟,這是她想要的結果。

接下來的半個多月,喬御琛再也沒有來找過她。

她忙著找學校,查資料,辦簽證。

她選擇了美國的康奈爾大學,因為這所大學是雷雅音極力推薦的,當年她和喬御仁都在這所學校讀的書。

學的則是當年喬御仁學過的專業,酒店管理。

雖然有些倉促,但在當下的她看來,一切都是最好的選擇。

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她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離開的前一天晚上,她去葉知秋那裡看孩子。

她依依不捨抱著安安,可是,再不舍,也只能分開。

因為分離,是為了以後更好的重逢。

安安睡著,她在安安的臉上親吻了一下,這才離開。

從葉知秋家出來,喬御琛的車就等在門口。

他雖然刮掉了鬍子,穿著與以往一樣的帥氣,可是在安然的眼裡,此刻的他,卻有些憔悴。

喬御琛道:「你要回去嗎?我送你吧。」

葉知秋挑眉,看了喬御琛一眼,這才對安然道:「行了,看來有人送你了,我就不去送你了,路上小心點。」

安然點了點頭,葉知秋轉身回了別墅。

喬御琛拉開車門:「上車吧。」

安然呼口氣:「你不是要進屋去看安安嗎?」

「安安可以等到明天再看,可我聽說,你明天就要走了。」

安然點頭:「嗯。」

喬御琛表情裡帶著一抹悲傷:「我明天公司里有事,可能就沒有辦法去機場送你了,今晚就讓我送你吧。」

安然沒有反對,上了車。

喬御琛親自開車,兩人肩並肩坐著。

兩人沉默了足有五分鐘,喬御琛一直在想,不能浪費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可明明一肚子話要說,話到了嘴邊,卻不知道到底要先說什麼好。

安然雙手交疊:「以後安安,就拜託你了。」

「他是我的親生兒子,我一定不會虧待他的,你放心吧。」

安然點頭:「嗯,我相信你。」

「這幾天,我就會把安安接回家了,你去了國外后,一開始可能會不適應,我會每天都跟你視頻,讓你看看安安的樣子。」

「不用了,他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越是看,就越會放不下的,你一定可以照顧好他的,所以……不必視頻了。」

「你是不想見到我吧,那我讓林管家給你發視頻吧。」

「不用,我是怕我自己會因為太想念,而放棄了自己的學業,既然要出去讀書,我就會專心好好讀的。」

安然側頭看向窗外。

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良久后,安然忽然道:「給安安找后媽的時候,希望對方是個和善的人,不會不喜歡他。」

「我不會再找的,你放心吧。」

「我沒有什麼不放心的,即便你再找,也是應該的事情,」她說著深吸了一口氣:「從我們都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已經不是夫妻了,我們都有資格開始新的生活。」

「你已經做好要迎接新生活的準備了嗎?」

安然點頭:「嗯,我不想一直沉浸在過去,無法自拔,也不想總是想過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是誰說過的,人生苦短,不可以浪費自己可以珍惜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不想等我死之前,會後悔自己這輩子太委屈自己。」

喬御琛嘆口氣,沒有做聲。

安然咬唇:「所以,你也好好的過,找個合適的女人一起生活,一起幫你撫養安安,再為你生更多的孩子,幸福一些吧。」

喬御琛看了她一眼,除了她,他的心,已經無法再容納任何人了。

「這四年的時間,我們都用來冷靜一下,我全心全意的撫養安安,你認認真真的好好學習,四年以後,我們再決定,要不要重新開始新生活,好嗎?」

「四年的時間很漫長,」在安然看來,四年,就足以讓他忘記自己了。

「我知道,知道我為什麼答應知秋,要放你走嗎?」

安然看他,他認真的開著車,看著前方,「為什麼?」

他聲音幽幽,唇角帶著苦澀:「因為他說,再漫長的四年,也敵不過你那四年的牢獄之災。那四年,已經過去了,我無法彌補,那我就用四年的時間,靜心的等你回來。」

安然閉目,交握的雙手握的更緊了,「別等我,我不會回頭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我已經決定了,不管你會不會回頭,我都會堅定不移的等著你,等你四年後,再給我一個答案,對我來說,今天的分離,不是真正的分離,四年之後你的決定,才能左右最終的結果。」

他眼神中布滿沉痛。

他也打算,用四年的時間,給自己畫地為牢,好好的嘗嘗,四年錐心刺痛的滋味。

他每天都會想念她一千遍一萬遍,以此來警告自己,提醒自己,她是為什麼離開自己的。

她離開一天,他就想念一天。

她離開一年,他就想念一年。

若她一輩子都不會回到自己身邊,他就想念她一輩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