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以後離我遠點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23
A+ A- 關燈 聽書

眼看著刀尖再次逼近自己,雲輕歌將手中的毒藥倏然潑向了溫情的臉上。

溫情連忙豎起刀刃阻擋了潑過來的毒藥。

「輕歌!」恰恰這時候夜無寐沖了過來。

雲輕歌回頭看見他,有些意外。

他難道跟著她?

刀刃沾染了毒藥,刀刃上散發著幽深詭異的綠色,看著甚至有些滲人。

「呵呵,你倒是給我了一個好武器。」溫情低低地笑起來,又撲向雲輕歌。

今日她是冒著豁出去的心思堵在此處,只要殺了雲輕歌,只要把這女人弄死……她就再也不擔心雲輕歌會搶走她的墨哥哥了。

刀刀帶著殺氣逼近他們,這時候夜無寐反應極快,拉著雲輕歌的手臂閃躲溫情的招數。

「你沒有武器?」雲輕歌閃躲之時忍不住問。

夜無寐閃躲之餘瞥了她一眼,唇微動,卻沒有聲。

他以為,在帝都不會有危險。

更何況……

夜非墨那卑鄙的,囚禁他那些日子可給他下了不少毒,害他到現在為止身子都未曾恢復。

溫情彷彿著了魔,一雙眼睛赤紅不已,怒吼了一聲:「你護著她幹什麼?滾開!」

於是,更是刀刀逼近夜無寐。

速度越來越快,雲輕歌也察覺到夜無寐的呼吸逐漸重了,連忙道:「你別管我了……」

「唔!」一聲悶哼,有人一劍從後方刺進了夜無寐的後背。

「夜無寐!」

……

左逸軒被吉祥拉著來到巷尾時,瞳孔微微縮了縮,疾步上前。

巷尾里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吳王?」等他趕到的時候,就只看見了倒在地上的夜無寐,還有蹲在一旁給夜無寐止血的雲輕歌。

「怎麼回事?」他大步走過去,眉眼沉沉。

「來不及解釋,我現在給他止血,趕緊尋個安全的位置我給他拔劍。」

左逸軒瞥向夜無寐,目光深沉,轉頭給了書童一道眼神。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無寐的劍傷是在後背,此刻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不醒了。

雲輕歌抿唇,心頭沉了幾許。

溫情這女人還留有了後手,剛剛溫情跟夜無寐打鬥時,有黑衣人從後方冒出來,直接刺了夜無寐一劍,最後便隱匿不見了。

而溫情,也被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另一名黑衣人給劫走了。

她知道她現在不能亂,尤其是還有傷患在身邊。

「大人,我叫來了人和車。」

「去得間酒樓。」左逸軒吩咐了一句,大步就走。

雲輕歌連忙跟上他的腳步,忽然走在前方的藍袍男人頓住了腳步。

她疑惑地也跟著停下,問:「丞相大人,怎麼了?」

男人俊逸的面龐不動聲色地染上了一絲彆扭,瞄了一眼她身上破碎的外袍,隨機褪下了自己的外袍遞給了她。

「額?」

雲輕歌剛想拒絕,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很無奈。

在古代,雖然外袍裡面明明還穿著衣裳,可對女人來說已經是非常不雅的。

她只能接過,道謝:「多謝丞相大人。」

她沒想到,這位丞相大人竟然如此溫文爾雅,若是站在敵對角度來看的話,這男人必然是夜非墨的敵人。

左逸軒聲色都淡淡的:「王妃不必道謝,畢竟是舉手之勞。」

言罷,抬步往前走。

即便是沒有外袍,可男人依舊還是挺拔如玉。

……

得間酒樓。

「外傷之餘還有毒,這可真夠狠的,嘖嘖。」

剛剛跟著左逸軒到門口,屋內就傳來了另一道陌生男人聲音。

雲輕歌輕揚了揚眉梢。

看來這位丞相大人本是要在此見人的吧?

「吳王傷勢如何?」左逸軒推開屋門踏入。

此刻雲輕歌才瞧見屋中除了趴在塌上奄奄一息的夜無寐之外還有一個男人。

乍然看過去,這男人樣貌竟和左逸軒有幾分相似,不過仔細分辨發現還是有很大區別。不過男人的俊逸樣貌更偏凌厲,不似左逸軒那般溫文爾雅沒有攻擊性。

「叮,主人,這位是西秦國的梁王哦。」

梁王?

雲輕歌用一種很詭異的視線在左逸軒和這男人身上掃過。

不過也只是掃了一眼,她也沒有多過關注,反而看向夜無寐說道:「我來給他解毒,你們可以出去嗎?」

她此言一出,令兩個男人同時看向了她。

「靖王妃會解毒?」左逸軒聲色帶著一抹深意。

雲輕歌很平靜地說:「嗯,二位請儘快離開,我給吳王解毒,不要耽誤治療時間。」

終於,二人不再逗留。

她走到軟塌邊,挽起衣袖,把夜無寐的衣袍給退了。

「你說你,身子不好還逞什麼能,真是服了。」

她從空間里取出了葯,一邊替他把劍拔掉一邊替他撒葯。

興許拔劍的動作太大,把夜無寐給痛醒了,冷不丁悶哼了一聲。

吉祥站在一旁都不敢看了,連忙用雙手捂住了眼睛,覺得此刻場景及其詭異。

唯有雲輕歌,很是淡定。

「劍傷沒有傷及要害,要是再往裡刺一分,你估計就得回到現實世界去了。」

夜無寐低低哼了一聲才道:「我回不去。」

「額?」死了都回不去?

「你若不回,我死了便是死了。」

雲輕歌瞳孔瞪大:「這系統這麼坑爹殘忍的?」

「嗯。」

不知為何,她倒吸了一口涼氣。

倒是吉祥,壓根聽不懂他們二人說什麼,歪了歪頭。

「王妃……那個……」

直到吉祥出聲,雲輕歌才想起這丫頭還站在這兒,「你先出去,記住,今日之事你什麼都沒聽到。」

吉祥也明白,退了出去。

不知是不是錯覺……

她總覺得王妃跟吳王好像很早很早之前就認識了,而且感情還頗好的模樣,王爺這下完了,有這麼大的情敵在身邊,咋還敢把王妃扔在大街上!

……

雲輕歌替他敷了解藥和外傷葯后,才起身。

「傷口都替你處理好了,這事情我會問清楚的,你以後還是不要靠我太近了。」

正趴著的男人自嘲地勾了勾唇角:「你這麼急著與我拉開距離,難道他就會全心全意信任你?」

雲輕歌蹙眉。

「你敢說,他所作的一切都能告知你,讓你清楚?今日之事,若不是他沒有提前告知你,又怎麼會誤傷。」

「夜無寐,不管怎麼說,日後你離我遠點,這樣你也不會受傷。」

她又道:「我都答應你了,咱們繼續維持朋友關係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