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越想,男人越不高興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55
A+ A- 關燈 聽書

「門主,你……」一名年紀尚小的少女沖了過來,看見蘇雲沁這般狼狽樣,驚呆了。

門主不是應該是在宮中,怎麼轉眼這麼狼狽了?

「帶客人去休息。」蘇雲沁不想回答她。

小少女也不敢多問,只好請葉辰兄弟兩去洗浴。

蘇雲沁轉身也去自己的屋子裡洗浴。

今晚上,她要潛入宮中看看。

……

「明日選駙馬,你的計劃都想好了沒?」鳳巧巧斜倚在桌沿邊,抱著手臂。

周茵茵正在擦拭著手中鋒利無比的匕首。

「當然,明日,就是他蘇鵬的死期。」

弒殺皇帝可是大罪。

不過她可以肯定,蘇鵬是不敢處死她的,畢竟她有娘親。

鳳巧巧依舊抱著手臂,蹙著眉道:「這個天玄帝,為何至今還未來?信既然已經寄出去了,他應該早就收到了。」

天玄帝才是她們鳳族最大的敵人。

雖然這個年輕帝王登基之時,鳳族人已經被驅逐出天玄,可在鳳族人的心中,所有天玄人都是罪人。

周茵茵撇嘴,「也許是我們太低估了蘇雲沁在他心底的位置。否則,他怎麼會不來呢?」

鳳巧巧特地讓蘇小陌在信上寫「爹爹,娘親想你了」,這麼一句話,若是感情真的深厚早已來了吧?

這個念頭剛閃過,忽然有一名下屬敲了敲門。

「何事?」

她們二人這次來也帶了不少下屬,只是全部都喬庄成皇宮侍衛罷了。

「天玄帝已經入了帝都,現在已經準備入宮了。」

兩人一聽,相互對視一眼。

周茵茵驀地站起身來,「我要去看看,這天玄帝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鳳巧巧連忙也跟上周茵茵的腳步。

天玄帝來了,她莫名興奮而緊張。

宮門口,一輛奢華的馬車駛入皇宮中。

鳳巧巧拉著周茵茵站在不遠處觀看,瞧見那輛馬車,她因為緊張情緒,不由得抓緊了周茵茵的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因為抓得緊,把周茵茵給抓疼了。

「你抓得這麼緊做什麼?」

鳳巧巧才連忙鬆開了周茵茵的手,「我緊張。」

周茵茵白她一眼:「緊張什麼,那人又不會吃了你。」

不會吃她,可是那個嗜血殘忍的暴君可是會把人折磨到痛不欲生。可怕的威名在外,誰都會緊張。

她要憑一己之力殺了這暴君……恐怕有點難。

……

御書房。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娃娃一聽是天玄帝來了,興奮地從椅子上跳下來。

「是爹爹!」蘇小陌說道。

「別急,等爹爹來找我們。」蘇小野拉住蘇小陌。

爹爹真的來了。

那假扮娘親的女人逼他們寫信時,他們知道那女人可能是沖著爹爹而來,但他們更篤定爹爹強大到不至於被一個女人給弄死。

再說了,娘親現在不在,他們需要爹爹。

蘇岳沒有出去迎接,此刻坐在他兒子的椅子上,看著兩個娃娃如此興奮的樣子,輕哼了一聲。

「恐怕過了明日,你們就要叫其他人做爹爹了。」

「太姥爺,為什麼這麼說?」蘇小野轉過頭來。

蘇岳摸了摸蘇小野那柔軟的髮絲,輕聲道:「他現在來有什麼用,哼,你娘出事八成都是他的仇敵乾的。」

他其實一開始是真的欣賞風千墨,可他發現他家孫女自從和風千墨在一塊兒后,就沒有安穩過。

每次都是在最需要那男人時,他都不在。

現在選駙馬,風千墨竟然來了。

他這個做爺爺的也開始不滿意了。

「千洛叔叔應該沒事了吧?」蘇小野明智地轉移話題,「千洛叔叔傷的這麼重。」

那日可把兩個孩子嚇慘了,幸虧太姥爺派人把他們接走了。

至今,那兩個女人也沒有動靜,而他們也沒有輕舉妄動。

蘇岳明白孩子的心思,不再多說。

門忽然開了。

玄衣男人踏入屋內,但卻戴著一張鬼面面具。

蘇小陌看著男人,驚喜的神色頓時一收,撇了撇小嘴:「怎麼是你,慕容蜀黍。」

慕容無心。

不是他想要的爹爹。

蘇小野也略微失望地初夏眼帘,眸光暗淡。

被兩個孩子嫌棄了,慕容無心面具后的嘴角抽了好幾下。

他答應某男來,還要被人嫌棄,真是憋屈。

……

銀魂門。

蘇雲沁換洗乾淨衣裳后,門被敲響了。

「怎麼了?」她抬起頭來問道。

「門主,那位……那位葉公子,不讓我們給他刮鬍子。他自己颳得滿臉都是血的。」

蘇雲沁將衣裳穿戴整齊,走了出去,看著小少女一臉驚恐的樣子,眯了眯眸子。

「我去看看。」

身邊有姦細,她現在是明白了。

只是姦細是誰?

現在她回來了,鳳族人恐怕也知道了她活著歸來的消息了吧?

他們的最終目標是風千墨,她必須想法子跟風千墨聯繫上。

思緒紛飛中,她已經走向了葉辰的屋子,便看到了葉辰正刮下一撮鬍子,不過把臉給刮傷了。

「你別動!」她低喝了一聲。

葉辰被她呵斥的聲音給驚住了,當真沒有再動。

他看著她,神情一如往常的漠然,眼底卻有了光華。

女人洗浴過後,換了一聲乾淨雅緻的白裙,長發如流雲般垂落至腰際,隨著她大步走上前來的動作,裙擺飛揚,好似將透射而入的陽光也給攪碎成絲絲縷縷的美。

她絕美的五官在這樣素淡的顏色下,依舊美得驚心動魄。

女子的美,是讓葉辰心跳加快的美。

他努力保持著臉上的平靜,心底早已波瀾起伏。

蘇雲沁上前劈手奪過了他手中的刀,替他修理鬍子。

她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不會打理自己的男人。可能是因為她所見到的男人都是些皇族子弟,他們不需要自己打理。

蘇雲沁替他將鬍子一撮撮刮掉,慢慢,一張容顏便顯露出來。

五官比葉小辰的更加立體,猶如刀削般深邃,因為鬍子長期遮蓋臉,倒是顯得膚色並不深,而是非常健康的小麥色。

這男人的容貌屬於俊朗型,若是再打扮打扮,走在街上必然吸引人。

葉小辰坐在一旁,雙手托腮,古怪地看著他們二人。

他發現,哥哥臉紅了,哥哥的耳朵也紅得彷彿燒起來了。

蘇雲沁卻很淡定,像個沒事人。

畢竟在她面前的男人,她只是當個病人。

「你被動,我去拿布巾……」

「這位公子,您要找誰?您不能進去!」門外的少女的聲音打斷了蘇雲沁的話。

蘇雲沁手中還拿著剃鬍子的刀,聽見動靜看向了門外。

沉穩的腳步聲傳來,顯然那名少女沒有成功攔住來人。

門本就是虛掩的,隨著腳步聲越來越靠近,讓屋內的蘇雲沁心情有些緊張,竟是下意識地屏住呼吸。因為心思都在門外,她還保持著原本的動作。

這腳步聲……太熟悉了。

倒是葉辰和葉小辰二人一臉不解。

門緩緩被推開,一人跨過門檻走入。

蘇雲沁的雙眸始終盯著門,眸光一瞬不瞬。

待瞧見走入的男人,她的眼眸瞬間亮了幾許。

真的是他,風千墨!

他今日沒有穿那一身素雅的墨袍,而是一件深紫錦袍,錦袍上綉著栩栩如生的蛟龍,似要自他衣裳上張牙舞爪飛出。

男人那一張俊美到讓人窒息的容顏,這一刻迎著光走入,彷彿能逼退世間所有繁華。

萬千光華,都及不上他分毫。

蘇雲沁還保持著原本的動作,忘記了自己該做什麼。

風千墨踏入門檻,目光掃了一眼她正握著剃鬍子的刀,輕眯了眯眼眸。

他的小女人,正在給其他男人剃鬍子!

這個認知劃過,他的臉上就是大寫的不悅。

「你是哪位啊?」葉小辰懵懵地問道。

蘇雲沁這才慢慢放下了刀,跟葉小辰吩咐:「小辰,你給你哥哥擦擦臉。大辰,我等會兒再過來給你看病。」

言罷這話,她走向那俊美挺拔的男人,「去我書房。」

她不知道他怎麼知道在這裡尋到她的。

待二人離開,葉小辰看向哥哥,說道:「大辰哥哥,我覺得那個男人跟蘇姐姐有不一般的關係。」

他一臉肯定。

葉辰垂眸,看著滿地的鬍渣,微微抿唇。

確實不一般。他也清晰看見了,蘇雲沁剛剛反常的模樣。那是怎樣的情緒?是見到自己心儀之人時的欣喜緊張期待,在見到真的是自己所想的那個人后,一臉驚喜之色。

原來……她心中已經有了別人了。

……

蘇雲沁將風千墨領到了書房,將房門給闔上。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她轉過身來問道。

她相信她現在回來,皇宮裡的爹和爺爺都不知道。

風千墨上前一步,將她抵在門上,垂眸看著懷中的小女人。

這麼久不見,他發現他的小女人皮膚似乎晒黑了些,看上去有些憔悴。

「在城門口看見你。」他低沉出聲,打量著她。

蘇雲沁臉上的笑容微微斂了幾分。

「呃……你都看見了?」

難怪會這麼快就找到了銀魂門的醫館里。

也就是說,當時她在門口解開衣扣說單雲是個負心漢那場戲,他都看見了?

風千墨靜靜地凝視著她,沉沉地嗯了一聲,道:「都看見了。」

不但看見這些,還看見了她給其他男人刮鬍子。

越想,男人越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