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喬御琛的嫉妒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6:38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看著他,點了點頭:「謝謝。」

他抿唇笑了笑,這才離開。

房間里一下子變的安靜了下來。

她回身,倚靠在門邊,垂眸。

好想……他。

安然深吸口氣,挽起袖子,將行李箱拎到了一旁,開始收拾屋子。

雖然已經是深夜,可卻並沒有耽誤她的勤勞。

反正她也睡不著,索性就把屋子從頭到尾收拾了個乾淨。

此時,北城金沙灣別墅,喬御琛將手機緩緩的放到了桌上。

對面的林管家問道:「少爺,怎麼樣,夫人已經安全抵達了嗎?」

「她是跟傅儒初一起回的御仁那裡,他們從飛機場開始,就已經在一起了。」

喬御琛的表情並不好:「這個傅儒初,從一開始就對安然沒安好心。」

「少爺,有沒有可能是偶遇呀。」

「這種偶遇的幾率,很大?」

林管家道:「傅儒初的企業,從一年前就已經開始往美國轉移了,他最近一直在美國,可能真的是巧合呢。」

「他許久不回北城,怎麼就偏偏在安然要離開的時候回來了?我懷疑,他根本就是回來接安然的。」

他說完,立刻就站起身往外走:「林管家,幫我訂機票,我要去美國。」

「少爺,」林管家上前擋住了喬御琛的去路:「冷靜點。」

喬御琛凝眉:「我沒法兒冷靜,傅儒初一直以來都是個很強大的對手,現在,他們又在同一座城市,剛剛安然還把他帶回了家,我不敢想象,以後會發生什麼。」

「夫人如果真想跟傅儒初發生什麼,早就會發生了,不會等到現在。」

喬御琛搖頭:「不行,我還是不放心。」

「少爺,夫人不是個亂來的人,而且,你們這段感情剛結束,她也不會有那種心情跟傅儒初亂來,你現在若因為擔心就衝到美國去,萬一夫人起了叛逆心理,逃跑了呢?我們不是說好了嗎,要給夫人一點時間。」

喬御琛想了想,終於轉身回到了座位上:「多派幾個機靈的人,守好她,她的一舉一動,我都要知道,最重要的是,不能被她發現。」

「放心吧少爺,你看,夫人這不是前腳才遇到傅先生,你後腳就知道了嗎。」

喬御琛凝眉,眼神微微眯起,這個傅儒初要是敢跟他搶老婆,他就跟他拼個魚死網破。

安然收拾完,已經是夜裡兩點多了。

或許是因為太累了,她沖了個澡,躺在床上,沒幾分鐘就睡著了。

第二天上午,她就接到了傅儒初的電話。

傅儒初約她一起吃午餐。

安然還沒起床,她看了看時間,九點半。

「傅先生,吃飯的事情,過幾天好嗎,我這幾天要去語言學校報道,還要安排好多事情,等我都辦妥當了,可好?」

傅儒初想了想:「也好,總之有什麼需要就只管找我吧。」

安然點頭:「好。」

掛了電話,她就起身,收拾了一下,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或許是因為日子過的充實。

轉眼半個月過去,她竟然覺得就像是眨眼度過了一般。

她每天都把自己磨的很累。

有的時候,實在沒有什麼事情了,她就躺在床上瘋了一般的背單詞。

背到不知不覺的睡著。

而這段時間,喬御琛也一通電話都沒有給她打過。

有的時候,她會拿著手機看半響。

可是看完,她又會自嘲的笑。

她到底在期待什麼呢?

反正,即便他打來了,她也沒有勇氣接,所以何必期待?

像個傻瓜一樣。

周六,她主動的給傅儒初打了一通電話,想要請傅儒初吃飯。

這幾天,傅儒初每天都給她打電話,也會提一下吃飯的事情。

她拖了這麼久,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傅先生,那我們去哪兒,我這幾天就是兩點一線,對周圍的環境也不太熟悉。」

「就去你家吧,外面的飯菜我也吃膩了,想自己做點兒正宗的中國菜來吃。」

安然猶豫了一下:「那我得出去買菜。」

「不用了,你在家等著吧,我自備,半個小時後到。」

安然點了點頭:「好。」

傅儒初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來了。

大包小包的拎了不少的菜。

安然看到他這架勢,不禁笑道:「你這是把超市都搬來了吧。」

「也沒有那麼誇張,可能是因為沒吃早飯,去了超市,看到什麼都想吃,所以我就每樣都買了一些,我們今天中午能吃多少就做多少,吃不完的,你慢慢做。」

安然抿唇:「你這是來幫我充盈冰箱來了。」

傅儒初拎著東西進了廚房,安然要進去幫忙,他道:「給我圍裙,你就在最後進來做一碗面就好,剩下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啊?」

傅儒初溫柔一笑:「其實我不是為了來嘗你手藝的,我是來炫耀手藝的,等著我吧。」

安然給他找到了圍裙。

他將安然『轟』了出去。

站在廚房門口,她想起了喬御琛。

曾幾何時,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為了她而學會了做菜。

在她懷孕后,更是不讓她進廚房,偶爾也會為她做幾道小菜,來正經生活的情趣。

那時候,她明明很幸福的。

她呼口氣,選擇不再想這件事。

她敲了敲門:「傅先生,要不要我幫忙打下手?」

「不用,我能搞定,一個人更快。」

安然轉身走到了沙發邊坐下,乾等。

傅儒初將午餐做好,已經是十二點半了。

兩人坐在餐桌前,看著有魚有肉的午餐,安然有些佩服他。

畢竟,之前也嘗過他的廚藝。

所以只是看看,也知道味道真的很好了。

「好了,快來嘗嘗吧。」

安然看他,「傅先生,你到底有沒有什麼事情是不會的呀。」

「我?不會的很多,我只是為了表現我的優秀,所以撿著我會做的事情在炫耀而已。」

安然被他的話逗笑。

「來,快吃吧,別涼了。」

安然端起碗筷,開始吃了起來。

「在語言學校學的怎麼樣?」

「還行,可能是有語言環境的原因,十幾天比在國內半年進步還快。」

「也是你用功,有些二世子來到國外,一年也沒法兒說利索的英文。」

安然笑了笑:「可能因為我不是二世子,如果我能那麼悠閑,有那麼多時間,我可能也會選擇邊玩兒邊學。」

「那也別把自己逼的太緊了,人還是要學會寓學於樂。」

安然點頭:「嗯,不過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也沒有什麼好玩兒的。」

傅儒初想了想,邊吃了一口魚肉,邊道:「對了,下個禮拜一,我要去一趟丹麥出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過去?」

「丹麥?」

安然凝眉,只聽到這兩個字,就有無數回憶和感傷湧上了心頭。

「怎麼,以前去過?」

安然點頭:「嗯,去過一次,所以我還是不去了吧。」

「不是白讓你去的,我要去參加一個很重要的商業人士的生日,因為我想跟他合作,可目前,我還需要帶一個女伴,你也知道,我這個人,不太善於跟女人溝通,也不願意去找陌生人幫忙,所以,這事兒本來很久以前就已經訂好了,我卻一直沒找到隨行的人。正好你來了,跟我一起過去吧。」

安然有些猶豫。

「就當出去散心了,你放心,我是個正人君子,不會強迫你跟我做你不想做的事情的。」

安然臉紅了一下:「我不是擔心這種事情,我是……我是怕自己幫不了什麼忙。」

「你不需要幫什麼忙,就跟人家點個頭,問個好,然後別的事情全都交給我就好。」

傅儒初抿唇一笑:「你就幫我這個忙吧,行嗎?」

安然覺得自己也不好拒絕,所以就點了點頭:「好。」

「你一點頭,我瞬間心情都好了不止一倍,今天要多吃一碗米飯了。」

安然無語一笑,傅儒初的性格一直都很好,很容易感染別人。

她得慶幸,自己在異國他鄉,還能碰到這樣一個可靠的人。

因為時差的關係,第二天一早,喬御琛才接到了彙報電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知道昨天中午,夫人在安然家吃了飯,呆了三個多小時才離開,喬御琛整個人都被嫉妒沖昏了。

傅儒初,這是要跟他搶安然嗎?

他為什麼要這麼頻繁的接觸安然。

他是真的沒有辦法淡定了。

他撥了葉知秋的號碼,有些焦躁:「知秋,昨天傅儒初去了安然家,跟安然一起吃了飯,他在安然家呆了三個多小時。」

葉知秋看了看時間:「拜託,才7點半。」

「我的事情很急。」

「你們兩口子還真是……」

「怎麼,安然也給你打過電話?」

「六點的時候,」葉知秋鬱悶的坐起身:「她跟我說了,傅儒初在她那兒吃飯了。」

「他們有沒有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

「三個小時,什麼都可以做了。」

葉知秋嘆口氣:「安然不是那種不懂得潔身自好的人,別這麼羞辱她。」

「我不擔心安然,但是傅儒初呢?他在我看來,並不安全。」

「傅儒初只是去給她做了一頓午餐,順便找她幫忙的。」

「他還要找安然幫忙?」

「嗯,他想讓安然陪她去丹麥,一起參加一個商人的生日。」

喬御琛眉心微揚,丹麥?

那不是他的地盤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