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本王不是好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31
A+ A- 關燈 聽書

「果然,女人都是寡情的,你還真是夠薄情啊。」男人悶悶地說罷,將臉埋入了枕頭中。

「行了,讓左逸軒派人送你回王府吧。」

雲輕歌心頭有些煩躁。

她當然知道他今日受傷全是因為她,也是救了她一命。

「多謝你了。」

她輕嘆了一聲,將空間里配好的葯放在桌邊,「記得按時敷藥。」

言罷就走了。

夜無寐聽見了腳步聲遠去,才微微抬起頭看向門口,苦笑。

她這麼急著與他拉開距離,反倒是顯得他自作多情了。

等人走了,梁王才入了屋中,嘖嘖了兩聲:「瞧瞧你今日這模樣,不就是一個女人,你這副模樣,可不像你呀。」

夜無寐橫了他一眼,不說話。

「不是我說,那女人要姿色沒姿色,更何況還是個有夫之婦,你看上她什麼呢?」

夜無寐低聲喃喃:「對你們這些沒有感情的怪物,你們是不會明白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雲輕歌回到王府,朝著左逸軒的侍衛道了一聲謝,才入了王府。

入府後,她腳步越發快了。

吉祥跟在她身後幾乎是要追著跑才能追上她的腳步,「王妃,王妃,您慢些。」

雲輕歌打住腳步,回頭吩咐吉祥說:「你不用跟著我。」

言罷,她直直朝著書房方向而去。

吉祥站在原地暗暗叫著糟糕,知道王妃如今正在氣頭上,指不定又要和王爺鬧一場。

……

書房門「碰」地一聲巨響被人踹開了。

正在桌案邊的男人聽見動靜,倏然抬起頭,目光忽然一滯,落在她身上這明顯披著的左逸軒的外袍,眉攏起,幽邃的瞳孔里有暗沉的光。

「夜非墨,你讓溫情假扮『墨大夫』,又將我丟在街上,你是想弄死我呢還是想弄死誰?」

她怒氣沖沖的。

她從來沒有生過這麼大的氣,尤其是今日這事兒結束后,她胸腔有一股怒意和寒意。

男人起身,走近她。

「你受傷了?」

他手伸來,卻被她給打掉。

「你知道我遇刺了?」她冷著臉問。

他面無表情地回答:「嗯,本王知道。」

雲輕歌看著他理直氣壯的回答,一時間竟覺得有些好笑,譏諷的笑問:「你知道?所以後來兩名黑衣人是你派去的人,是你讓人刺了夜無寐一劍,又讓人帶走了溫情?」

她簡直不可置信!

溫情沒被處死這事兒已經是她心頭的一個疙瘩,可看夜非墨這男人那並無特別反應的神情來看,溫情不死夜都是他默認的。

這一刻,一股涼意從腳竄上背脊。

男人淡聲:「是本王派人去帶走的。」

雲輕歌眸中氤氳了些許難以言說的情緒,攪動著一顆心有些難受。她轉身就走,不想再與這男人多說。

可人剛到門口,一陣涼風拂過,一隻手臂摁在了門上將她的出去的路堵死了。

「幹什麼?」

她惱怒地抬頭瞪他。

「你生氣?」他涼涼啟唇。

此刻男人的面容上沒有面具遮擋,俊美絕倫的面容上更似覆著一層寒霜。

「我不能生氣?」她提高了音量問。

他扯了扯唇角,薄唇邊的笑意絕艷而又寒涼:「因為本王派了人刺了吳王一劍,你生氣?」

「我生氣是因為這個?」她真是被這男人氣笑了。

她若是生的是這個氣,就沒必要跟著他鬧騰了!

下頜一痛,男人兩指捏著她,迫使她抬頭。

「不是這個,又是什麼?」

「放開我,我要出去。」她冷冷說了一句,一把揮開他鉗制自己下顎的手。

本就是有些力道的捏著,這麼一揮開自然是揮不開。

「輕歌,我再問你一次,夜無寐與你是何關係。」

他鬆開了她的下顎,手臂勒住了她的腰際,將她抵在了門上。

前路後路都被堵死了。

雲輕歌抿唇。

「若不說實話,信不信,我現在便可以去取了他的命。」

雲輕歌皺眉:「你有病?你現在拿其他男人來威脅我?夜非墨我告訴你……唔?」

話都沒說完,就被他攫住了唇。

……

「給我一個解釋,很難?」他捏了捏她的臉頰,眉眼中迸射的危險光芒越發陰沉。

「我跟夜無寐什麼關係都沒有!倒是你,你默認夜傾風放走溫情,再讓溫情來取我性命,你何必繞這麼大彎子!」

雖然知道溫情來取她命這事兒確實不能怪夜非墨。

可此刻,她心頭怒意正盛,自然不管什麼。

吼完,唇被他兩指捏住。

她皺眉,不爽。

「溫情沒死,並非是我授意,傾風優柔寡斷無法殺她,也是我的錯?」

「可不是嘛……」她低聲嘀咕。

他又道:「我只是讓傾風派人假扮大夫,自然不曾知道他讓溫情假扮的大夫,離開皇宮我已經命吉祥警告你在原地等青玄,你為何不等?」

「我心情不好。」她撇開頭,想避過他那極強勢的氣息。

最過分的是,說話就說話,非得來個門咚。

若是按照他這麼解釋,他事前並不知道溫情活著,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竟然動了惻隱之心把溫情放了,還鋌而走險讓溫情來扮演大夫。

他也是在剛剛宮宴上才察覺到溫情假扮墨大夫,但又因為生氣不想與她共坐一輛馬車,又把她丟在宮門口。

嘖……

這男人,她真的不知該說什麼。

「心情不好?」他把她的臉擺正,迫使她直視自己的眼,「可還有什麼疑問?」

「所以你就是故意讓人刺了一劍夜無寐的。」

「是。」他絲毫不否認。

雲輕歌真是無語了。

「輕歌,我不是好人,你該明白。你若是再與他靠太近,我一定殺了他。」這陰沉的語氣,寒涼而寡淡,危險至極。

像一隻蟄伏已久的野獸,隨時會撕咬了敵人。

雲輕歌抿唇,還沒有說話,他的氣息驟然拂近,一字一頓送入她唇間:「記住我的警告。」

「還有,不許再隨便穿其他男人給的衣袍!」

這衣裳怎麼看怎麼礙眼。

……

夜色涼薄,雲輕歌吩咐管家派了兩名小廝去把北院收拾乾淨。

「王妃,為何突然要收拾北院啊?」吉祥好奇寶寶狀問道。

雲輕歌看了一眼完全在狀況之外的丫頭,悶聲說:「我要回北院休息。」

丟下這句話,她朝著北院的方向而去。

吉祥站在原地愣怔了好半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