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沒來由的醋也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02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抬眸,直視著他黑曜石般的眸子。

他的黑眸深沉如墨,眸光卻是璀璨萬千。

她咽了咽口水,才低低地解釋道:「當時進不來城門,我只能這麼做……」

「你知道我想問的不是這個。」他赫然打斷她的話,「剛剛那兩個男人,你該給我一個解釋。」

蘇雲沁一聽,愣了好半晌,差點想笑出聲。

「兩個男人?那個十三歲的少年能叫做男人?」

她還真的佩服他,這種沒來由的醋也能吃。

男人的眼眸一沉,將她更緊地抵在門上,忽然俯下頭來,灼熱的呼吸盡數拂在了她的臉上。

「你替他刮鬍子?」他沉沉地問道。

「呃……」這是重點嗎啊喂?她覺得這不是重點啊!她有很多重要事情要與他說,可他倒好,竟是說這些不痛不癢的事情。

他的呼吸拂的很近,灼熱地擾亂她的思緒。

蘇雲沁輕輕咬了咬下唇,慢慢道:「你別鬧了,我有事情跟你說。他們救了我命,我見那男人是個啞巴,想給他治病。但他滿臉鬍子,他自己又不會刮,我沒法檢查。」

她的解釋,他還算滿意,但他沒有馬上放開她。

「發生了什麼?」他沉沉地問道。

他知道肯定出事了。

因為蘇小陌送來的信,並非是上次那隻白鴿送的,而是其他信鴿送的。小風子曾說過,銀魂門的信鴿都是一樣的。因此,那隻鴿子讓他猜測是有問題。

他來了,正好在城門口看見了她。

衣衫襤褸,頭髮凌亂,臉上都是灰,像個小乞丐。

剛開始他以為可能是長得像,畢竟當時距離有些遠。

他命令金澤一路跟隨,發現竟真的是蘇雲沁。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說來話長,你打算這樣壓著我,讓我這麼說?坐下來,我慢慢與你說。」

男人眼神一深,將她抱起,走到了桌案前落座。

他將蘇雲沁置於腿上,親密地圈著她。

洗浴過後的小女人,身上有一股清涼而沁人的香氣,淡淡的像是花香,又似她身上與生俱來的體香。

蘇雲沁此刻無法,只能乖巧地坐在他的腿上,把之前遭遇的一切都告訴了他。

在說到自己被人暗算差點捅死的時候,明顯感覺到腰際上的大手赫然一緊,將她死死箍進了懷裡,恨不能將她揉碎進懷中。

待將這一切說完后,她默默抬起頭來看向他。

男人的黑眸中積聚著驚天動地的怒意。

「為何這些事千洛沒告訴孤?」他沉斂了一絲怒意,心情更加糟糕。

「他如何知道?」蘇雲沁拍了拍他的胸膛,「幸虧有蠱后,否則真的,你都見不到我了。」

「不許胡說!」他俯下頭,重重咬了一口她的紅唇。

光是聽,他便覺得心有餘悸。差一點,他便真的和他的小女人陰陽相隔!

「現在鳳族人和周茵茵應該假扮著我在宮中,他們的目標,必然是你。既然她們想玩,咱們跟她們演場戲。看樣子,鳳族人應該沒派幾個人來。」

他沉沉嗯了一聲,眉心深鎖。

就知道沒有將鳳族趕盡殺絕是錯誤至極的事情。當初父皇還尚在世時,他便說過應該將鳳族趕盡殺絕,不過他年紀尚輕,大家都覺得他不過是年少輕狂罷了。還有人打著得饒人處且饒人的理由勸說父皇。

他轉回目光,看著懷中眼神鋒利詭譎的女人。

「你假扮我侍女,乖乖待在我身邊。」

「好。」她應了一聲,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這次僥倖活下來,我對蠱後有了新的想法。」

「嗯?」他揚了揚眉梢。

「你我身上的蠱毒,並非是真正的情人蠱,是基於母子蠱的情人蠱。」

他頷首。

這事,他聽月淳說過。

「所以,並非是要弄死彼此才能解蠱,應該用解母子蠱的方式來解蠱。」

母子蠱的解蠱方式,就是必須要將母蠱給殺了,子蠱方能沉寂。

情人蠱則是要將母蠱或者公蠱二選一,另一方自然而然便死亡在宿主身體里。

蘇雲沁知道這些,全都是因為地宮裡的大長老給了她一本介紹蠱毒的書,讓她回去好好研習。

對於大長老,她是真的心存感激。

「母蠱很難尋,恐怕在鳳族人身上。」風千墨淡淡道。

此時此刻,他並不在意解蠱,他現在只想將這小女人抱在懷中,靜靜享受兩人依偎的時光。

這麼久沒見,他發現,他竟是錯過了她很多事。

有點不爽快。

風千墨摟著蘇雲沁腰際的手又緊了一分,將她更緊地攬入懷中。

這力道之大,把蘇雲沁都勒痛了。

「你幹嘛啊,謀殺啊?」

他沒回應,還是放鬆了幾分力道,將下巴擱置在她的肩上,臉埋在她的肩窩處,深深嗅著她身上的氣味,是貪戀的。

蘇雲沁沒有動,甚至沒有出聲打破這樣的靜謐美好。

他們應該很長時間沒有見了,細細數著日子,每天對彼此來說都是難熬的。直至如今,真正相互依偎在一塊,相互感受到彼此之間的體溫。

「千墨。」良久后,她忽然喚了他一聲。

「怎麼?」他的臉還埋在她的頸窩處。

她猶豫了一下,才慢慢說道:「倘若……我殺了你母后,你會恨我嗎?」

埋首著的男人抬起頭來,直視著她的瀅瀅雙眸。

「不會。倘若母后真的要殺你,你不必顧忌我。」

「……」這還真是親兒子啊,竟然說的這麼毫不留情。

不過,她絕對不會親自動手殺,而是借刀殺人。

鳳族人,是最好的刀。

她想起什麼,驀地要起身,「我去給大辰看病。」

他的手卻沒有鬆開。

她起身了半晌,發現腰際的力道沒有鬆開半分,她鬱悶了一下,轉頭瞪他。

「幹嘛呢?」

「這麼久沒見,就不想孤?」他啞著聲問。

蘇雲沁愣住了,才幹巴巴地回答:「想,別鬧,晚上再鬧。」

說罷,她去掰他的大手。

握著她腰際的大手抓了許久,才慢慢鬆開。

「孤陪你過去。」

鬆開了她,他也跟隨著起身。

蘇雲沁無奈,只好由著他。

回到葉辰的屋子裡,她已經取了紙筆過來,替葉辰診脈,又檢查了葉辰的喉嚨。

一番檢查診脈下來,她便提筆在紙上寫起了藥方。

風千墨站在她身側,冷戾地打量著葉辰,打量著這啞巴。

雖是啞巴,可他的樣貌長得不錯,再稍稍打扮一番,必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他的心徒然一沉。

他家小女人實在太招惹桃花了,再不鎖在身邊,只會招惹更多的桃花。

他可記得在城門口時,單雲看著蘇雲沁的眼神……那是看獵物的眼神。

原本就不爽,這會兒的不爽就更加放大了。

屋中始終瀰漫著冷氣,這股冷氣強大到讓葉小辰都忍不住抱住自己的手臂抖了抖身子。

蘇雲沁也察覺到了某男的強大製冷功效。

「喂,你站在這兒影響我寫藥方,你出去等我。」她推了推他。

風千墨不說話,只是沉沉地看著她。

「快!」她又推了他一把。

無法,某男悶悶地轉身走了。

蘇雲沁轉頭看向葉辰,「大辰,你這病不算嚴重,就是時間積累太久,需要不少時間調理身體。這樣吧,你們二人現在銀魂門裡留下,給我打工,我每個月付你們工錢,也好調理你身體。你這身體,沒有個一年半載,是調理不好的。怎麼樣?」

葉辰怔了一下,因為她說的話,讓他心底升起了一分憧憬之色。

「好好好,蘇姐姐,你真是大好人。」葉小辰連忙點頭,雙眸閃爍出了一絲淚光。

他們終於不用再乞討,可以有個正當的活兒幹了!

……

兩個時辰后,蘇雲沁易容打扮成侍女的樣子,被風千墨塞入馬車裡準備駛入皇宮。

在馬車上,某男就沒有安分過。

他把她抱在懷裡,一陣親。

只是隔著一張易容面具,終究是不過癮。

等到馬車停下時,蘇雲沁都不敢馬上下馬車,她臉色紅潤,呼吸急促,還有唇,腫的厲害。一看便知道她剛剛在馬車裡經歷了什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倒是風千墨,像個沒事人似的。

她有些惱。

沒關係,今晚上報復回來。

非得讓這男人知道,什麼叫婦綱!

她跟隨著風千墨去了御書房,領路的太監時不時瞥了一眼風千墨,有些懵。

因為,他記得前不久已經來了一位天玄陛下,這會兒怎麼又來了一位?

只是這事情稟報給皇上時,皇上毫不猶豫就同意了。

御書房內,聽見了孩子說話的聲音。

「娘親會不會有事呢?慕容蜀黍你這麼厲害,可不可以去救娘親?」是蘇小陌的聲音。

慕容蜀黍?

慕容無心嗎?

蘇雲沁揚了揚眉梢,轉頭看了一眼風千墨。

她跟著男人踏入御書房,卻沒有刻意假裝自己是侍女,一雙眸子落在了自己的一雙兒女身上。

看見兩個孩子都好好的,她心底那顆大石放了下來。

「爹爹!」蘇小野看見走入的男人,驚喜地叫了一聲。

蘇小陌正纏著慕容無心,這會兒聽見妹妹的話,忙回頭,也驚奇地喚道:「爹爹!」

兩個孩子撲了上來,一人抱住一條大腿。

慕容無心在一旁暗暗鬆了一口氣。

「你總算來了,我快要被你的兒子和女兒煩死了。」他最不擅長跟孩子打交道。

風千墨聽見他這埋怨的話,微微揚唇,笑意淺淡。

「咦?」這時候,蘇小野看見了蘇雲沁,咦了一聲,忽然意識到什麼,猛地瞪大眼睛,「娘……」